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51 检讨书

    A市的第一场雪还没有来,但是今年的冬天却不见得比往年好到哪儿去。

    林惜穿了四件衣服,打底衫外面套了一件羊绒毛衣,她本来打算就这样在外面套一件羊绒大衣就算了,结果陆言深一看她,抬手就又塞了一件背心给她。

    她干脆也不穿大衣了,找了一件灰蓝色的羽绒套在外面,还没出门,她就热得不行了。

    临出门的时候,陆言深还拿了一条白色围巾给她,林惜现在裹得整个粽子一样。

    不过一出门,那风打过来,她就不后悔穿这么多了。

    陆言深在这个方面虽然是直男了一点儿,不过还是挺实用的。

    周五,墓园的人不多,大概是因为位置离市区远,林惜一下车就感觉到这墓园这边显然比市区还要冷。

    车上有暖气,林惜本来是把外套脱了的,下车的时候才穿上,围巾来不及系,风吹过来,冷得她直接抖了抖。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将人拉到怀里面,拿过围巾往她的身上圈了上去。

    昨晚这一切,他才牵着她往里面走。

    林惜七月多才来过一次,当时夏天,到处都是一片的绿树葱葱,不像现在,里面的树木都只剩下光脱脱的枝条。

    萧条得让人难受。

    林景的墓碑在中间,两个人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天冷之后,风大,墓碑上的尘土都多了许多。

    林惜拿出纸巾擦了一遍,将陆言深怀里面的干花拿过来放下去,视线落在那照片上的人:“爸爸,当年对你下手的人已经捉到了。现在这里有别的人护着我了,你就回去好好陪着妈妈吧。”

    说着,她笑了笑,指腹在那熟悉的面容上划过,半响才站起来。

    迁墓不是一件随便的事情,林惜翻了日历才翻到今天适合。

    她跟陆言深先到的,很快,工作人员也来了。

    当年林景火化的时候是她看着的,整整的一个人,往那火里面一推,出来就只剩下一个骨灰盒的大小了。

    那是她第一次接触生死,也第一次知道,所有人最后都是平等的,就算他生前再了不起,死了之后,也还不是一盒骨灰。

    “林小姐。”

    男人把骨灰盒递给她,林惜愣了愣,伸手接过,“谢谢。”

    风吹得烈烈作响,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将人抱到怀里面:“回家。”

    说着,他松了一只手,牵过她,一步步地将她带出去。

    屋子里面已经弄好供奉的神台了,林惜将林景的骨灰放到那照片的跟前,点了香插上,半响才转身关门出去。

    陆言深在打电话,明天要把林景的骨灰带回去,将他和林惜的妈妈葬在一起,这些都要提前了解好风俗和安排好。

    林惜没过去,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

    屋里面的暖气很早,他穿着一件长袖线衫,脚上穿着灰色的家居棉拖,现在正在跟手下的人安排明天的事情。

    如果林景看到的话,一定很欣慰吧,毕竟这个男人这么爱她啊。

    想到这里,她又想起昨晚睡觉前他说的检讨书,想到前天他将她拉进怀里面躲开那刀子时的脸色,舌头顶了顶牙槽,她还是决定去把检讨书写了。

    自己做事情确实是有点儿欠考虑,怨不得他总是说她莽撞。

    只是这三千字……

    林惜掐了掐太阳穴,觉得两年前自己写毕业论文都没这么痛苦。

    陆言深打完电话之后以为林惜还在小间里面,但是他推开门进去,发现林景骨灰盒跟前的香已经烧完了,可是林惜却不在这里面。

    他眉头挑了挑,转身又去了书房。

    人果然是在那儿,只是趴在书桌前,显然是睡着了。

    这会儿才两点多,书房的阳光充足,书桌的侧面就是采光的窗户,那阳光从窗户打进来,她的脸对着阴暗面,毛发绒绒的,睡得跟一只猪一样。

    走过去一看,陆言深忍不住就笑了。

    书桌上的人手上还拿着支钢笔,在垫着的纸张上晕出了一个指腹大小的黑点。

    那纸的顶上一行就三个字,十分的夺目:检讨书。

    陆总忍不住挑了挑眉,从一旁的沙发上拿过毛毯披在她身上,然后又转到书桌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点点地把那“检讨书”从她的手上拿了出来。

    林惜的字挺好看的,娟秀整齐,字如其人,一眼看过去,整洁又舒服,虽然字体纤细,但是看得出来收笔处带着几分力,就跟她这个人一样,没惹急了还好,惹急了,就张嘴咬人。

    收回林惜脸上的视线,重新看向那检讨书,

    我最爱最爱的陆总:

    今天,我满怀愧疚地写下这封检讨书,以表达我对自己前天冲动行事的惭愧之心。前天的事情确实是我冲动了,我不应该在不确定对方到底有没有武器的情况之下,凭着自己在你手上学来的几分三脚猫功夫就追上去见义勇为,更不应该在事后企图色诱我刚正不阿的陆总想要争取宽大处理。

    对于前天的事情,我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小,如果陆总没有赶到的话,我现在可能已经是挂伤的小可怜了,到时候必定会让陆总心疼万分。但是在陆总你的惩罚方式上,我个人觉得过于严厉,而且对我的三十三年来的自尊提出了莫大的挑战。陆总可以……

    她没写完,就写了大概五六百字的样子。前面的部分倒是真的在认错的,可是写到一半完全就偏题了,全都是在说他那天对她做的事情有多过分。就看了几句,陆言深就忍不住笑了。

    低头看了一眼还睡得完全不知道今夕何夕的人,眉头微微一挑,最后还是过去将人抱了起来。

    “陆总。”

    这人倒是自觉,刚把她抱起来呢,自己就会伸手勾他脖子了。

    林惜呢喃了一声,闭着眼睛往他胸膛里面蹭了蹭才安分下来。

    还真的就像是只猫,撒起娇来谁都挡不住。

    陆言深觉得她那几下就跟蹭到他心上一样,整个人都是软的。

    算了,检讨书什么的,还是不写了,反正他盯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