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53 我们死后也葬在一起

    林惜脸上的笑容滞了滞,她没喝酒,他却说她醉了,显然是在刺她。

    松开了手上的被子,她起身直接从身后抱住他的脖子,歪着头看着他:“小陆,你该不会是醉了吧?”

    陆言深勾着唇,似笑非笑的睨着她:“你叫我什么?”

    林惜刚才还挺得意的,被他这么一眼,看得心口颤了颤。抿了一下唇,在他侧脸上亲了一下:“陆总。”

    “不是这个。”

    他转了一下身,扣着她的腰,将人从身后抱到了怀里面。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上天总是偏爱的。

    大多数过了三十的女人总是有几分老态,可是在林惜的身上,根本看不出来。

    她皮肤白还好,平日里不说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二十四五岁的轻熟女她还是完全可以装得来的。

    头顶上的钨丝灯打在她脸上,带了几分滤镜的效果,倒是将人显得越发的好看。

    陆言深看着她,喉咙滚了滚,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亲了半响,然后又咬了一下,抵着她的额头直直地看着她:“小陆?”

    她笑了一下,自己动了动,贴着他的唇吻了他一下:“陆总,谢谢你。”

    他明知故问,手一边从她睡衣衣摆伸进去一边问:“谢什么?”

    林惜勾着他脖子的手紧了紧,拉直了背一边吻着他一边细细碎碎地说着:“那乡道啊,还有——嗯——!”

    他动作倒是快,睡裤的裤头方便,不同牛仔裤,大手伸进去如鱼得水。林惜猝不及防,忍不住哼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就被他的手搂着腰抬了起来。

    才穿了不到十分钟的裤子就被他脱了,房间里面冷飕飕的,林惜下意识地往他的怀里面钻。

    他显然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将其中一床被子往两个她的身上一盖,从前到后将她裹着。

    林惜摸到他的后背,没有被子,光凭着薄薄的一件睡衣哪里挡得住这零下的温度。

    她伸手将自己身上披着的被子拉了拉,然后将两个人都裹住了。

    “还有什么?”

    他一边撤回头,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林惜抽了口气,声音有点接不上:“嗯——还有,果,果园!”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突然就笑了起来:“怎么知道的?”

    不到不过十平米左右的房间里面,陆言深的笑声十分的明显。

    这个男人,不笑的时候就像是遥远的神秘行星一样,谁都想凑前看,却又不敢。可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被春风吹开的花一样,好看得让人忍不住摘了留下来。

    可是不管是花还是笑,都是留不下来的。

    林惜算是幸运了,他的喜怒哀乐,全都给了她。

    抽了口气,她才开口:“这,这么有钱,除了我的陆总,还,还有谁。”

    真是会说话,知道用“我的”。

    陆言深的吻开始往下,两个人严丝密缝地贴在一起,他的每一下,她都能感觉到一清二楚。

    外面天寒地冻的,里面热火朝天。

    那木抬的床,“吱吱呀呀”的,听得人耳朵都发热。

    陆言深缓过来,在她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转过身,将人压了下去,又重新开始。

    林惜还停在原地没缓过来,他说开始就开始,惊得她有点失控。

    身下的床不稳,总觉得老是要掉。

    床没掉,可是她听着那声音,总觉得这床晃得越厉害,陆总就越兴奋。

    她抬手抱着他手臂,试探性地贴在他耳侧问道:“陆总,你,是不是,每次回来,嗯——都特别兴奋?”

    她说得有点艰难,他低头看了她一眼,在她唇上说了一下,“你觉得呢?”

    男人的声音又低又沉,跟撩人的藤蔓一样,缠着她的心,一下子就把她的心给卷走了。

    要命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才算是安静下来,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交缠在一起。

    陆言深伸手将一旁的大衣裹在身上,将锅里面还热的水端了出来,湿了毛巾将已经没什么力气的林惜擦着。

    完全平静下来,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

    林惜抱着刚钻进来的陆言深,脸贴着他的胸口蹭了蹭:“陆言深。”

    “嗯。”

    他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拉着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闭着眼,等她开口。

    “我们死后也葬在一起吧。”她说着,顿了一下:“就好像我爸爸妈妈一样。”

    “嗯。”

    “你说了你会比我走得晚的,你记得提前吩咐好。”

    “嗯。”

    “我爱你。”

    “嗯。”

    怀里面的人已经睡了,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脸色是从未有过的柔和。

    他以为自己会孤独一生的,可是她却说“我陪你”,现在,就连死后,她也还会和他在一起。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完满了。

    冬天好眠,昨晚闹了两次,睡得不算早。

    林惜却还是在五点的时候习惯性睁开了眼睛,黑暗中,半响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J市。

    她其实还困,只不过是习惯了这个点起床,想起不是在A市里面,林惜闭着眼睛,又睡过去了。

    这一觉,直接就睡到八点多,天色已经有点蒙蒙亮了,可是房间里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没有暖气的屋子里面冷得更冰库一样,林惜光是动了动手,透了一点点风,就已经受不了了。

    “醒了?”

    这时候,身侧的陆言深也开口了。

    她借着窗外那不太明显的光转身看了他一眼,然后抬头亲了他一下:“早安,陆总。”

    “早。”

    陆言深刚睡醒,开口的声音哑哑的,十分的性感。

    林惜抬手摸了摸他下巴,果然指腹上有毛毛的刺感。

    痒痒的,勾得她心头也跟着发痒。

    她忍不住张嘴咬了一下:“还不起床吗?”

    他低头看着她,眉头挑了挑,没有说话啊,意思十分明显。

    林惜笑了笑,收回手:“起床了,快起床!”

    话是这么说,自己却完全不动。

    陆言深看着她,抬手直接把她压到跟前,低头直接吻了下去。

    他的吻向来都是带着长驱直入的气势的,这一回也不例外。林惜这个守城门的人向来都守不到十秒就叛变了,这一次也不例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言深才松开她,手掐了掐她的脸颊:“起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