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54 哪里都好

    林惜其实对林景说的中学并没有什么印象,那时候林景和她妈妈定情的地方,七八十年代的人就是这么纯真浪漫,表个白,都还有个定情的地方。

    不是花前,就是月下。

    林景说过很多次,可是从前,她从来都没有留意到。

    这一次回来J市,除了要将林景和她妈妈葬在一起,最重要的还是要将那些林景临死都没有交出来的东西找出来。

    其实她也不确定,但是林景和秦秀秀都是同一个镇上的,两个人上初中的时候认识的,确实高中的时候在一起的。

    像那个时候,敢早恋的人,还真的没有多少。

    林景从小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所有后来和秦秀秀结婚了,他都是把蓝溪村当成了自己家。

    那棵树还在不在都不好说了,毕竟时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从车上下来,林惜看着那高中的门口,已经翻新过好几次的学校了,如今哪里看得出来,在几十年前,这也还是一所学校,就跟新建的一样。

    刚进去就有人招待他们了,林景当年发达了,捐了不少的钱重建学校。

    操场已经铺了塑胶跑道了,但她还是第一眼就看到那棵树了,光秃秃的,十几米高,不说,谁都不知道,这树能有几十年的历史。

    林惜不想人打扰,让副校长回去了。

    今天是周日,高三的学生下午才回来,现在学校里面静悄悄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我爸爸说,我出生的那一年,他在这儿埋了一坛女儿红。”

    她说着,抬腿走过去,岁月年久,可是她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林景做的标记了:“是这儿。”

    那上面写了一个惜字,林景以前就跟她说了,等她结婚的那一天,就找人挖出来,然后跟他女婿两个人把这坛酒喝了。

    现在他女婿来了,可是他却不在了。

    还是有点伤感。

    林惜抽了抽鼻子,陆言深已经拿着小铲在挖了。

    林景给学校捐了好几百万,学校留一棵树不算是什么大事,当年林景把酒埋下去的时候,校长都看着,很显然,这棵树是没人敢挖的,除了她。

    陆言深劲大,没一会儿铲子就铲到那酒坛子了,林惜也看到了,却被惊了一下,视线落在陆言深的脸上,忍不住就笑了:“陆总,你知道我爸爸为什么埋这一坛酒吗?”

    他抬手让她走远,顺道抬头看了她一眼。

    林惜弯着眼睛就笑了:“我爸爸说,等我结婚那天,他就抱着这坛酒跟他女婿喝了,一人一半,喝不完,就不许我嫁给他。”

    她刚说完,一个大坑就出来了,陆言深扔了铲子,看了她一眼,大长腿横跨在两边,抬手将那木箱拖了出来。

    是个五十厘米乘五十厘米的方形箱子,林惜从包包里面摸了一把从陆言深那藏库里面顺来的小刀递给他:“用这个啊,陆总。”

    这天寒地冻的,用手,可心疼人了。

    陆言深伸手接过小刀,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拿着小刀把箱子四边撬开。

    他没说话,林惜却知道他什么意思,识趣地没事说话。

    撬出来之后,里面就一个酒坛,陆言深把小刀递给她:“拿着。”

    她刚伸手接过,他就把那酒坛拿起来了。

    林惜着急着别的,看了好几眼:“没有吗?”

    “嗯。”

    陆言深心思缜密,他说没有,显然是没有的。

    林惜眉头一皱,“可是——”

    “先回去。”

    他用一只手拎着酒坛,另外一只手牵着她,也没说什么。

    林惜心情有点低落,她满怀希望以为东西就在这儿,可是林景是真的铁了心不让她知道的,就连一点点的线索都不给她。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陆言深,注意到她的视线,他转头看了她一眼,“我刀怎么到你那儿去了?”

    秋后算账。

    林惜绕着另外一只手抱着他,“别生气,我拿来防身。”

    他冷哼了一声:“那把不适合你,回去再挑另外一把。”

    倒是没想到他说这话,她看了看周围,沉沉的一片,没什么人,她踮脚飞快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陆总,你真好。”

    “哪里好?”

    他侧头看着她,似笑非笑。

    林惜眉头一挑,“哪里都好,特别是——”说着,还故意顿了一下,“床上功夫最好。”

    这张嘴,真是百无禁忌。

    陆言深看着她脸上挑衅的笑容,牵着她的手紧了紧,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狠狠地摁了一下。

    林惜的笑容浅了下来,不敢再说下去了。

    毕竟在老虎pp上拔毛,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林景的这一坛女儿红,埋了三十多年,将近五斤重。

    两个人回去吃了午饭,林惜原本以为是下午回去A市的,这一趟过来就两件事情,林景的坟已经迁好了,他埋的东西也挖出来了,只不过不是她们想要的东西。

    林惜有点失望,现在纪司嘉失踪了,陆言深忌惮着背后的“周先生”,对李森和成韵两个人还不能动手。

    许慧君虽然被捉了,可是陆博文按兵不动,这风平浪静的底下藏着的波涛汹涌正在卷席而来。

    可是对他们有利的证据还拿不到,这无疑是站在野兽的口中,稍不小心,就被吞下去了。

    “林惜。”

    她撑着下巴,坐在那不过三十厘米高的小木椅上发呆,陆言深拎了挖出来的那坛酒,站在门口看着她。

    这正午还算有点阳光,从他的身后打着,他整个人陷在背光中。

    可是她一抬头,就发现陆总的双眸有些亮。

    她看着,忍不住就笑了:“怎么了,陆总?”

    “过来。”

    他招了招手,没有过多的解释。

    林惜站起身走到他身边,陆言深伸手将门关上,然后牵着:“我们去看看爸妈。” 他的声音很淡,这是她第二次从他的口中听到他叫自己的爸爸妈妈爸妈。

    林惜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只觉得这个时候,自己的生命是真的和他的交缠在一起了。

    她的视线落在他手上的那坛酒,突然就明白他的用意,笑了一下,握紧了他的手:“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