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57 把她的魂都勾走了

    村口的路有点窄,陆言深开的越野不太适合停进来,所以就停在了村口。

    索性他们的房子离村口并不算远,但也还是有一段距离。

    门口守了人,屋子里面有人,显然他们很快就会发现陆言深和林惜不见了的。

    半夜的风就好像是不安分的小孩一样,不断地嘶吼,气温比白天下降了几度,林惜,刚从被窝里面出来,林惜冷得有些发颤。

    手被男人紧紧地牵着,月色下,他走在前头,林惜只能够看到他瘦削的侧脸。

    村口有一盏路灯,刚装没多久,应该是陆言深修路的时候顺带让人把村子的基本设施也增添了一些。

    黑色的越野车旁有两个穿着黑色夹克衫的男人,其中一个男人的脸上带着一道很长的伤疤。

    林惜被陆言深拉着藏在转弯的一块大石头后,风在耳侧呼呼地过,陆言深捏了一下她的手,一边盯着那两个人一边吩咐:“你在这里等我。”

    他的态度很强硬,起身之前还用力地在她的手心摁了一下。

    这是警告,让她不要轻举妄动。

    手一松,陆言深已经起身了。

    夜色黑,那两个男人站在灯光下抽着烟,一人站着一边,骂骂咧咧地聊着天。

    陆言深冲出去的时候,是斜对着他的男人先看到的。

    男人刚想开口,陆言深已经先动手将背对自己的男人先解决了。

    “草!”

    斜对着他的男人反应过来,将手上的烟一扔,从怀里面拿了把瑞士军刀出来,对着刚回防的陆言深就刺过去。

    陆言深的反应很快,身体往后歪的时候伸手避开刀锋顺到男人的手腕,大拇指掐着某一处微微用力一转,男人吃痛,手上一松,刀从他的手上滑了下来。

    男人的反应也很快,手上的刀被卸了,他趁着陆言深卸刀的空档抬腿朝他踢过去。

    两个人离得近,陆言深松开手往后撤的时候,还是没有躲开男人腿的距离,只好微微一偏头,那腿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干脆不躲了,伸手在他的腿上,用手肘狠狠地往下一撞,男人急促的叫声没来得及发完整就被陆言深绕到身后将头一扭,直接晕了。

    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陆言深拉开了车门,回头看着那石块后面躲着的林惜:“林惜!”

    林惜第一次这么真切地看到陆言深出手,他的动作干净利落,每一下都是又狠又快。

    原本还有些担心的,现在看到躺在地上的两个男人,心底里面的担心全都转化成另外的一种情绪。

    女人都是慕强者,少女时代的时候虽然觉得街头混混不务正业,可是眼光又忍不住被吸引。

    如今林惜不是少女了,可是心理也一样。

    她见过陆言深很多面,冷傲的、狠戾的、优雅的,或者是在她的身上失控的、温柔的,却第一次见他这样野性的一面。

    听到他叫自己,男人的声音低沉醇厚,在这样的深夜里面压着,就一声,就把她的魂都勾走了。

    她连忙起身走过去,绕到已经开了门的副驾驶,拉着手环正准备上蹬上去,陆言深已经附身过来将她抱上去了。

    “系安全带。”

    他把她放到座位上,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吩咐她。

    林惜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拉着安全带扣上。

    这时候,越野车从空地开上前面的马路,长不见头的马路上,车子急速飞驰。

    林惜从口袋里面摸出手机,才凌晨一点多,他们本来打算凌晨三点走的,可是那些人根本就不给他们这个时间。

    车子开了十分钟,一路上都没碰到其他什么车,陆言深才将车速慢了下来,侧头看了她一眼:“怕吗?”

    她摇了摇头,“我不怕。”

    她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今年春节回来的时候也发生过被人追车的事情,那时候她是怕的。

    可是今天晚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担心,却没有半分的恐惧。

    看着她的黑眸微微一沉,他从方向盘上空了一只手,身下来摸了摸她的手,凉冰冰的。

    事发太突然,林惜只来得及套上毛衣和羽绒,围巾都没有拿,本来就不抗冻的人,就在外面呆了不到十分钟,人顿时就冷下来了,脸也被风吹得发红。

    陆言深看着她发红的鼻头,眉头微微皱了皱,伸手开了暖气:“你睡一会儿。”

    说着,他伸手从后面翻了一张毛毯出来,扔到她身上:“盖着。”

    林惜伸手抱过,却睡不着,见他态度强硬,只好披在自己的身上,侧着头一双杏眸直直地看着他:“你刚才有没有受伤?”

    她的位置有视觉死角,只看到那个男人晃出来的刀,但是却没看到陆言深怎么躲过去的。

    但那一脚落在他肩膀上的,林惜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没有。”

    他回答得干脆,林惜也没有再问,在这样的时候,确实不应该关注在这一点上,毕竟对方还有没有人守着他们,谁都不知道。

    “手机给我一下。”

    他的手机没电了,幸好林惜临走之前对着床头上的手机一掏,塞进了自己衣服的口袋里面。

    她也没问,直接把手机递过去,陆言深却没接:“不用了,你拨个号。”

    他在开车,不方便,林惜点了点头,听着他开口说数字,手在点号。

    是丁源的号码。

    林惜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开了外放,大半夜的,丁源接第一遍没接,第二次才接起来的。

    “陆总?”

    声音有点沉,显然是刚睡醒。

    “我在回A市的路上,他们的人刚才来了,路上可能有人追过来,你派些人过来,定位林惜的号。”

    他说得很简洁清晰,丁源一听就明白了,“我明白了。”

    陆言深看了林惜一眼,她把通话挂了,眉头微微皱了皱:“他们还会在路上拦我们吗?”

    “嗯。”

    这一趟,本来就是凶多吉少,他们为了不惹人耳目,就只有两个人回来,可对方凌晨摸进来,显然是不信他们是真的回来迁坟。

    而他们事实上也不是真的迁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