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59 活捉,能威胁陆言深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伸手牵过她:“跟紧我!”

    林惜虽然现在体能不错,可是跑不快,这是硬伤。

    这村子挺大的,深夜突然闯进来陌生人,到处都是狗吠的声音。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天空中还是飘着细细密密的雨丝,打在脸上,冷得让人发颤,可是谁都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去管这些。

    村子里面养狗的人家不少,两个人跑过一段路就有狗吠声,这很容易暴露,但也没有办法。

    狗叫声越来越激烈,林惜知道是身后的人追上来了。

    她下意识地紧了一下牵着陆言深的手,注意到她的动作,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林惜,别怕。”

    黑暗中,男人的眼眸里面笃定又温柔。

    明明他们落在下风,可是她就是,真的不怕啊。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陆言深带着她转进了右边的巷子,这里有几乎老房子,外面的枯枝落叶一叠叠的,小院子的铁门被风吹得摇摇晃晃。

    这显然是没有人住了。

    陆言深的动作比她的话还快,抬手直接就将她抱进了院子里面去,然后自己翻身就跳了进去。

    红砖房前头的是木门,上面上了一把锁。

    林惜眉头一皱,不远处的狗吠声越来越明显,那些人离着他们越来越近了。

    陆言深飞速地看了一眼周围,在那破旧的窗户扳了一段铁丝,对着那锁头捣鼓了一会儿,铁栓就被他拉开了。

    门推开,很浓的尘土腐味,可是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

    房子不大,厅看起来就只有十平米左右的大小,右侧有一条路通进去里面,左侧靠着厅的是一个厨房,左边是两间房间。

    还有个阁楼,两个人没有上去。

    陆言深绕了一圈,又回到小厅,看着林惜:“你在这里,我引开他们,到时候你出去把他们的车抢了。”

    他说着,突然想起什么,眉头皱了起来:“那防护门你能翻过去吗?”

    刚才是他将她撑上去的,她自己一个人,三米的门不算很高,但翻过去也是有点难度的。

    林惜点了点头:“我能翻过去。”

    她就算是爬,也要爬过去!

    他们四辆车,就算一辆车就两个人,他们也很吃亏,而且也不知道他们带了枪还是刀,对于手无寸铁的他们,陆言深再能打,带着她这个拖油瓶,总是吃亏的。

    陆言深看着她黑眸一沉,也没多说,手摸了摸她的脸:“真乖。”

    看着他就出去引开人了,林惜还是忍不住拉住了他,不等他开口,她直接勾着他的脖子,仰头就吻了上去。

    十几秒的吻,是林惜先松开的:“陆总,我等你。”

    他做什么决定她都支持他,她都会在安全的地方等他来。

    这是她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月色很暗,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他只能看到她的一双眼眸。

    明明想要将她护在麾下的,可是每一次都不得不将她带进来这样危险的境地里面。

    一时之间,心口思绪复杂,却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两秒,他张抬着她的脸,狠狠地亲了一下:“好。”

    说完,他没有再停留。

    林惜看着他推门走出去,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扣着,可是她也知道,她不能意气用事。

    陆言深很快就跑走了,脚步声渐渐地远,狗吠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林惜在屋子里面站了五分钟,刚想推门出去,突然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她手微微一顿。

    陆言深想要引开他们固然没有错,可是他们人多,一旦分开来了,也不是那么容易跑得掉的。

    不过显然,现在大部分人都被陆言深引开了,她这个时候不跑的话,到时候让人发现他们两个人分开了,有人要捉她去威胁陆言深,这事情就更难办了。

    林惜第一次痛恨自己路痴的,进来的时候陆言深带着她跑的急,她也没有记路,这会儿跑了十分钟,林惜还是没找到他们进来的门口。

    “汪——”

    突然的一阵狗吠声,她惊了一下,脚下的青石路被雨水打过之后滑得很,她就往后退了一步,结果没站稳,人直接就摔了。

    她抽了口气,手上火辣辣的疼,可是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刚才那一声狗吠,也不知道有没有引起注意。

    林惜连忙跑起来重新跑,她很倒霉,刚跑出小路口,就碰上两个追他们的男人了。

    心底低骂了一下,她想往回跑已经来不及,人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了。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开口:“活捉,能威胁陆言深!”

    林惜抿了一下唇,身体做了防备状态。

    她其实除了和陆言深交过手,还有上一次和韩振的意外,她没有跟别的人交过手了。

    这一次的来人显然不简单,看着就像是职业打手。

    林惜知道自己不能虚,可是她还是有点渗汗。

    男人先出的手,林惜身体本来下腰,在对方收回腿的时候又飞快地伸手扣着对方的脚踝,用力的往前一拽,她身体沿着男人的腿往前移开。

    对方有半刻怔忪,但是显然也是有经验的,手上的匕首在夜色下泛着寒光。

    林惜下意识地偏头躲开,另外一个男人的腿已经对着她的腰踢过来,她往左侧躲,但是还是被对方踹了一下。

    幸好力度都卸去了,不算很疼。

    “她能打,留命就行了。”

    留命就行,伤了也无所谓。

    林惜用舌头顶了顶牙槽,她有些恼火,因为自己手无寸铁。

    这一次,是林惜先出的腿,陆言深教她的假动作,她晃了一下,实际没有多少力气,那个男人往后一躲,林惜的目标是他手上的刀。

    她手捏着他的手腕,手指一用力,掐着他,对方有一寸的松劲,林惜就趁着这一点机会,把那匕首夺了过来。

    听到后面急速的风声,她下意识地避开,那刀从她肩膀划过去,膨胀的羽绒服顿时就开了一道口子。

    林惜倒抽一口气,幸好冬天衣服多,不然这一刀下来,她胳臂得出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