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61 你自己选一样

    林惜膝盖摔在地上跪着,骨头磕到地面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哼了一声。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双手就被人扣住了,她下意识想要反抗,结果男人冰冷的声音下头顶上传来:“林小姐,想让陆总收个全尸的话,我建议你不要动,不然我可拿不准我会不会手一抖,把你的耳朵,或者把你的手指给砍了。”

    男人的话让她僵了一下,最终她真的不敢动了,被身后扣着他的男人一把拽了起来。

    那男人拽着她往前面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手下:“通知一下其他人,不用追陆言深了,回大门口。”

    他刚说完,那两个男人就拿手机开始打电话了。

    天空还下着雨,林惜被人推着往前走。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故意的,走两步推她一下,她一直忍了,忍了几分钟之后,忍不住了:“你不用推我,我自己会走!”

    她绷着一张脸,倒是让压着他的人笑了:“林小姐,听说你是陆言深的手心宝,你觉得你比起那东西,是你重要,还是它重要?”

    林惜算是听出来了,这个男人显然是和陆言深有仇的。

    她抿着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男人冷笑了一下:“你现在不明白没关系,反正你待会儿就会明白的。”

    说完,他有狠狠地推了她一下。

    林惜脾气也来了,关键是她知道没有见到陆言深之前,这个男人也不敢真的拿自己怎么样。

    她停了脚步,回头冷冷地看着男人:“我警告你,不要再推我,不然我会让你只能带着我的尸体去找陆言深!”

    “妈的,你个臭女表子!”

    男人说着,扬手要打她。

    林惜双眸一冷:“你尽管打我试试,惹急了,你什么都没有,反正就是一条命!”

    她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让男人真的没敢下手打她,只是一张国字脸阴沉得很:“少废话,不想死就跟着走!”

    这一次,走在前头的人不是林惜,是他。

    身后还有两个男人跟着,刚到那门口,又有两个人。

    林惜知道,自己是不能够轻举妄动地跑了。

    门上装了报警系统,要是强行撬门,报警器会响,但是他们需要把林惜带走。

    几个人在那儿站了一会儿,林惜心里面有点急,想通知陆言深自己没事,可是又没有办法,他的手机没电了,两个人之间也没什么除了手机之外联系的工具。

    今天晚上真的是见鬼了,林惜不怕,那些人捉她,显然陆言深没什么事情。 目前为止,他们两个人都还算是安然无恙,只是她没什么本事,被人捉住了。

    正想着,扣着他的男人从翻出去的男人手上拿过一根麻绳,直接就在她的身上卷了好几圈绑着。

    林惜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是被吊起来带出去,她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是笑好还是哭好。

    原本以为这门起码能拦着他们一点儿,毕竟只要还没有落到他们老窝里面,陆言深起码还能够救她,要是被带走了,陆言深要救她,代价可就大了。

    林惜没想到,自己在这样的危难的时候,居然想的是这些事情。

    她从前可没有这么冷静,可是现在,好像知道那个男人一定会来救自己的,只要没死,只要他没事,她就没什么好怕的。

    原来嚣张真的是会传染的啊,陆总。

    真想现在抱着告诉他,她这个时候,想的竟然不是自己到底会不会有事,而是她被一根绳子吊着跟货物一样吊出了那三米多高的铁门。

    密集的汽车引擎声传来,林惜愣了一下,她刚被放到地上。

    白枫也愣了一下,但他的反应很快:“草!看什么,特么的赶紧上车!”

    说着,他压着林惜就往车里面走。

    林惜知道这个时候是丁源来了,她哪里肯这个时候走。

    她上身被绳子绑住了,这个时候人都顾着上车,眼前的男人虽然拖着她,但是显然也是急了。

    她将绳解开,然后低头直接咬在了男人的手上。

    白枫把人拽到一半,只觉得手上一疼,回头一看,林惜抬腿就对着他打了过来。

    他反应也是极快,往侧一躲,伸手去捉林惜,林惜刚好把身上的绳子结下来,借着绳子就对着男人扔了过去,趁着男人的躲的时候跑。

    只是她的运气着实不好,刚好有一个人从门上跳下来,一把就将她扣住了。

    白枫甩了一下自己的手,抬手就对着林惜的脸打下去。

    “你敢打下去试试。”

    男人阴戾的声音传来,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一门之隔的身后。

    林惜心中一喜,可是她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因为那一巴掌没有落下来,但是她的脖子很快就被冰凉的匕首抵上了。

    丁源带了不少人过来,他们现在只剩了六个人,十几个人轻易就将他们围住了。

    白枫知道这么多人突围不了的,他只要把东西要到自己走就行了,所以当机立断,直接就拿林惜威胁陆言深。

    林惜穿着中领的羽绒,那匕首抵在她的喉咙上,在月色下泛着冰冷的光。

    陆言深眼底阴戾一下子就聚了起来,他没有说话,从门翻了出来,直直逼向白枫:“把她放了。”

    他的声音很平,却冷得比这半夜里落下的雨还有更甚。

    他说完,快速地看了一眼林惜。

    只一眼,林惜眼睛也红了。

    他让她不要怕,那眼底里面的安抚让她不争气地红了眼睛。

    她并不是真的不怕死,她还有那么多的岁月要跟眼前的男人一起走下去,她怎么舍得死。

    可是刚才他不在,她只能死死地忍着自己的害怕,如今她在了,一瞬间,她仿佛所有的坚硬都不见了。

    她就只是那个被他抱在怀里面恨不得疼到心眼里面去的小女人,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却一声不吭。

    只是看着她,那眼底里面的依赖和信任炽热得几乎将他烧了起来。

    白枫不说废话,“陆言深,我为了什么你知道的,这个女人和那东西,你自己选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