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62 林惜,你很棒

    “我不选,你大可以动手,如果你承受得了后果的话。”

    他这话,换了别的人听到,早就已经心底发虚了。

    可是白枫却一点儿都不怕,他甚至笑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扣在怀里面的林惜:“林小姐,你后悔吗?你在他的心里面,也不过如此啊。”

    说着,他微微用力,林惜的脖子上很快就渗出血了:“陆言深,少废话,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

    “你的手再用一点力试试!”

    陆言深的脸冷得发青,黑眸紧紧地扣着那白皙的颈项中渗出来的血,就好像是带着刺的网一样,包着他的心,刺得他发疼,几乎窒息。

    “疼吗,林小姐?你心里面更疼吧,你看,再有几毫米,你可就彻底和这个世界拜拜了,可是你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嘴上说多爱你,现在还不是冷眼旁观?”

    他在挑拨离间,可是林惜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她不想死,她也知道陆言深不会让她死。

    那冰冷的刀尖划进她脖子的皮肤,其实她也害怕,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够表现出来。

    她看得出来,陆言深已经在失控的边沿了,这件事情,谁稳得住,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她一句话都不说,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身侧的手已经在手心抠出皮了。

    身后的男人扣着她,她就连颤抖都不能,一旦让他知道她在害怕,他就会用这一点威胁陆言深。

    所以她只能咬着牙,不管他说什么,不管他做什么,她都当听不到,她只是看着眼前的陆言深,只要看着他就够了。

    她就在他眼前呢,他怎么会让她出事呢。

    白枫低头看了一眼林惜,见她不但没说话,还没有一点的变化,他的脸色有点难堪,本来想将林惜吓到奔溃害怕,这样陆言深就好拿捏了。

    可惜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神经病,刀子都入血肉了,居然还能够跟木头一样站在这儿。

    不过那又如何,她现在还不是在他的手上,他只要一用力,不用多长时间,她就能咽气了。

    “后面的那个人再走一步试试,我会让你们的陆总后悔一辈子。”

    身后准备偷袭的男人脚步一僵,不敢再动了。

    陆言深向前又逼了一步,林惜离得他很近,他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将她拉到怀里面了。

    可是他们都知道,在陆言深将人拉到自己怀里面之前,白枫已经将林惜先杀了。

    白枫看着他的动作:“陆言深,我的耐心不太好,我数到十下,你如果不愿意把东西交出来的话,那么你最爱的林惜,就只能和你说拜拜了。”

    “10,9,8——”

    “你的刀拿开,东西我给你。”

    陆言深和林惜的事情,白枫自然也听说过的,他刚才也是想拼死一搏,毕竟这个男人的凉薄狠心,也是众所周知的。

    其实他倒是挺想陆言深放弃林惜的,毕竟他今天晚上,也未必能够逃出去,他还不如拖一个垫背和自己去死。

    可是如今陆言深选择了林惜,这倒是让他有点难以选择了。

    他能逃出去的几率不大,但也不是说一定逃不出去的,可是他看着陆言深那张始终波澜不惊的脸,却总有点那么不甘心。

    他哥哥就是死在这个男人的手上的,这一次的事情是他主动要求来的。

    东西拿不到没关系,他要是能把陆言深给杀了,也算是赚了。

    可是现在显然,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了。

    陆言深答应得快,倒是白枫突然之间沉默了一下。

    不过他也没有沉默多久,“你人太多了,我现在就算把东西拿到,也未必能走,我带着你的女人先上车,到时候我一手把你的女人给你,你一手把东西给我。”

    “可以。”

    陆言深没有拒绝,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林惜。

    白枫拖着林惜往车里面走,身后十几个人,也没有人敢动手拦着他。

    他上了车,空了一直手将车启动,然后才看向陆言深:“东西给我!”

    “你的刀先拿开!”

    “妈的,陆言深,我警告你,你不要玩花样,不然我让你的女人马上就血溅三尺!”

    他说着,伸了一只手在陆言深的跟前。

    林惜看着陆言深从怀里面摸了一个盒子出来,她知道东西不在身上,所以她并不担心。

    但是她也猜到了,身后的男人显然没有那么容易放过她,就算是陆言深真的把“东西”交给他了,估计他也还是会对着她动手。

    “陆总!”

    陆言深松手前,林惜叫了一声,白枫一怔,他反应过来,伸手一把抢过陆言深手上的东西,拿着刀的手对着林惜的喉咙划过去。

    但因为之前陆言深让他松开一点,所以那刀还是离着林惜的脖子有将近五六厘米的距离。而林惜意识到他的意图之后,她叫了一声之后也马上用力一撞。

    白枫吃痛,刀刃直接被陆言深用手拉住,他另外一只手一把拽过林惜,一下子就把人拽出来了。

    白枫不敢恋战,抬腿想踹一脚林惜,陆言深一只手搂着林惜转开,那只握着刀刃的手也松开了。

    白枫趁着这个时候把车门关了,油门一踩,车子开了出去。

    丁源看着车子开了出去,冷着脸让路口的人拦截。

    陆言深做事情向来都是滴水不漏的,丁源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了,自然也学到了什么叫做“万无一失”。

    林惜被搂住的时候心才落了下来,她抬手抱着男人的腰,没说话,可是整个人都是颤抖的:“陆总,我太没出息了,还是害怕。”

    她是真的怕陆言深听不懂她刚才的暗示配合她动手,如果光她自己一个人,就算躲过了白枫划喉的那一下,他在后面随意补一刀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陆言深刚才用手捉着刀刃,现在整个手掌都是血,有些恐怖,他只能松了扣着腰的手摸着她的头:“林惜,你很棒。”

    她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那样的笃定,他都怕自己会辜负。

    如果刚才不是她突然开口叫他,或许现在的结局,就不是这么美好了。

    失而复得也不过如此,他用力抱着怀里面一颤一颤的人,心头在这冷得让人发颤的晚上热得沸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