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64 冷战对夫妻感情影响很大

    一整晚都睡不好,最后也就睡了那么三个多小时还不到四个小时。

    林惜洗完澡出来,人是清爽了不少,但是精神还是有点怏怏的。

    陆言深已经打完电话了,听到她从浴室出来的动静,转身直接就走向她。

    林惜正在抹护肤品,冬天干燥,洗完澡不护肤,脸很难受。

    他坐在床上,单手搂着她的腰直接就将人抱到怀里面了。

    林惜腰上被人踢了一脚,虽然有衣服挡了一点力度,可是男人的力气本来就大,打斗中本来就是用了死力气的,那几层衣服能帮她挡了一刀已经很幸运了,哪里能挡得住那么硬的一脚。

    她一下子没忍住,忍不住哼了一声:“嘶——”

    陆言深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了,松了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抬手就拉她身上的睡衣:“哪里疼?”

    冬天的睡衣虽然是长袖的,可是衣摆设计比较宽松,整体设计都是比平时穿的衣服要方便很多。

    陆言深的手一拉,那截柳腰就露出来了,白皙的皮肤下,那淤肿的地方十分的明显,也十分的刺眼。

    黑眸微微一沉,陆言深收回视线,低头看着林惜的脸:“没受伤?”说着,他冷哼了一声:“林惜,你现在长本事了,都学会撒谎了!”

    他说着,手提着她往床上一放,直接就起身出去。

    林惜以为自己把人气走了,下意识就伸手去拉他,手拉住了衣摆。

    陆言深回头看着她,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全都是凌冽的冷意:“放手。”

    “不放,你别生气,我不是存心骗你的,我一时之间忘了!”

    又开始卖乖卖可怜。

    陆言深看着眼下的人,又气又无奈,“松不松?”

    林惜见他脸色这么难看,直接就床上站了起来,从身后把人抱着:“不松,你别生气啊陆总。”

    她哄过他太多次了,一开始的时候还会被他唬住,后来次数多了,除非他真的像上一次那样,说什么都没用,不然她一般都是这么赖着的。

    “别生气,冷战对夫妻感情影响很大啊。”

    陆言深被她直接就气笑了,伸手拉了一下她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腕,林惜以为他要将她拽下来,她双腿也勾了上去,将人死死地扣住。

    “我去拿药箱。”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林惜有些讪讪,松了手,自己跳回去床上:“哦。”

    陆言深没有看她,抬腿就房间外面走。

    林惜抬手掀了了衣摆,她其实都没有仔细地看过腰上的那一块淤肿。

    之前在车上的时候可能是人太冷了,睡了一觉之后,整个人都范松下来,现在就觉得疼了。

    这一脚真的是狠了,怪不得陆言深看到之后脸色直接就变了。

    她的皮肤本来就白,巴掌大的淤肿在腰背上,真的十分的打眼。

    刚把衣摆放下来,陆言深就拎着医药箱回来了。

    林惜连忙坐好,抿着唇看了他一眼,刚好这时候陆言深正看过来,视线落在她的脸上,“趴下。”

    这个时候,林惜哪里敢说什么,连忙趴在了床上。

    衣摆被拉了起来,浓烈的药酒味飘来,身后的男人一声不吭,林惜整个人都是绷着的。

    陆言深倒了药油在手上,看着绷得跟木块一样的林惜,抬手轻轻拍了她一下:“你紧张什么,说谎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吗?”

    他声音不轻不重的,可是林惜就是怕他这样,毕竟秋后算账真的不要太吓人。

    不过他开口了,她也微微松了口气,起码还愿意开口。

    人松了下来,大掌也落在了她的身上,手掌心揉着她的腰背,林惜忍不住叫了一下:“疼——”

    “忍着!”

    他一点儿情面都不讲,就只有这么两个字。

    林惜不敢再叫了,咬着牙眼睛有点湿。

    是真的疼,不是她故意博取可怜的。

    将近十分钟,陆言深才松了手,将她衣摆重新放了下来,伸手一把将人拉了起来:“还有哪里?”

    林惜抬头看了他一眼,想说没有了,可下一秒就听到他说:“你自己说,还是我把你脱光了,自己找?”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瞒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林惜抿了一下唇,自己把左肩膀上的衣服往下一拉,那肩骨上面也肿了一块。

    不过因为肩膀细小,手上面积看着没有像腰上那么严重。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她的衣服,有点嫌弃:“把衣服脱了。”

    林惜看了他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知道是不容置喙,只好将衣服脱了,可是她身下什么都没穿,她连忙把被子拉过来卷着自己。

    不过就那么一下,黑眸也将一切都收尽眼底了。

    他没说话,又倒了点药酒在手心,抬手就摁在了她的肩膀上。

    陆言深的力气大得很,林惜咬着牙没叫出来,可是差点就哭出来了。

    她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

    又过了十分钟,大手收起来的时候,林惜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她抱着被子直接就将自己摔在了床上,捞过被脱掉的衣服穿上。

    “过来。”

    陆言深洗完手出来,坐在床边伸手拉她。

    她迟疑了一秒,最后还是没反抗,顺着被拉着的手腕,任由他将自己拉到怀里面。

    林惜脸上有道伤口,不过不严重,只是破了皮,现在都已经开始结痂愈合了,只是在那么白皙的一张脸上十分的打眼。

    陆言深一眼就看到了,他自然也想到她这道伤口的大概来历。

    要是当时林惜她的反应慢一点,这伤口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不是脸上被开一刀,就是脖子上被扎一刀了。

    怎么想,都是心惊胆战的。

    他低头吻了吻她那道伤口,比起刚才的凌厉,如今他倒是难得带了几分温情。

    林惜抬手抱着他,微微眯着眼,身上的沐浴露味道和他的交缠在一起,她忍不住叫了他一下:“陆总。”

    声音颤颤的,显然是带了几分劫后余生的依赖。

    他松开了唇,低头抵着她的额头,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害怕吗?说实话,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