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65 我知道陆总不会让我出事的

    陆言深的一双眼眸,比一把刀还要锐利。

    林惜被他这么看着,她一句谎言都说不出口,也没有办法说出口。

    她低头扎进他的怀里面,声音有些抖:“怕,陆言深,我害怕。”

    是后怕。

    当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她害怕,在两个人的生死面前,这些矫情的情绪她不得不全部都压了下去。

    可是现在事情过去了,她想起来,是真的害怕。

    她一生说不上通畅顺遂,但也从来都没有卷入过这样的事情里面。

    当年在监狱里面被人那样羞辱的时候,她甚至差点熬不过去就自杀了。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心智有多么强大的人,她所有的勇气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如果不是陆言深,她不知道自己那天晚上会不会害怕得脚都在发软,更别说还能够自己一个人解决了两个男人。

    她也知道这些事情没有办法避免的,从她选择留下来的那一天开始,她总有一天要面对这些。

    而她和陆言深回去J市的事情,消息怎么封锁,都会走漏出去的。

    就算借着迁坟这么一件事情做遮掩,但是那些人根本就不会相信她们只是单纯的回去迁坟那么简单。

    林景当年都只能把那些东西藏起来,而不是选择揭发,很明显在,这其中的弯弯道道很多。陆言深也说过了,那东西,牵涉的人太多了。

    那些人的利益一旦被牵动,他们只会想方设法把东西销毁,或者杀人灭口,昨天晚上不过是开场而已,更恐怖的腥风血雨还在后面等着他们。

    她知道的,所以她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强大起来。

    可是还是没出息,还是会害怕,特别是拿着刀杀人的时候,仁慈和恐惧成了阻碍,她不得不逼着自己冷血,一刀致命,不然死的人就是她。

    陆言深显然也知道,这个社会表面太好了,可是撕开来看,那丑陋的一面,不是那么容易承受得住的。

    林惜说不害怕,他一点儿都不信。

    可是她表现出来的却是真的不害怕,就连白枫的刀抵在她的喉咙上,她也没有任何一点的动静。

    平日里面喊一下疼都恨不得自己替上的人,现在抱着他说害怕,心头的感觉很复杂,有点难受,有点酸,又有点胀。

    百感交集之下,他第一次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林惜。”

    除了这样叫着她的名字,一点点地做着事后的安抚。

    听到他叫自己,林惜抱着他脖子的手紧了紧。

    她倒是没有哭,哭没有用,平时撒撒娇卖卖乖还好,可是如果这时候哭出来,也只会让陆言深难受。

    当初是她自己选择留下来的,她不希望自己的选择却要让陆言深承受痛苦。

    她抽了口气,脸蹭着他的脖子:“我是害怕,因为我害怕我非但不能自保,还要连累你。”

    听到她的话,陆言深难得一怔,抬手将人从怀里面扒了出来,他低头吻了一下她的眼睛:“杀人的时候呢?”

    她直直地看着他:“害怕,因为生命太脆弱了。”

    可是她别无它法。

    她脖子的伤口在她睡着的时候他就处理好了,白枫是真的下狠手,他再用力一点,林惜的血管就真的被他割断了。

    他用大拇指摸了一下她的脖子:“那时候呢?”

    林惜自然知道陆言深说的是什么时候,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任何一个人,在死亡面前,都是恐惧的。

    可是那时候不一样,他在她的跟前,她虽然害怕,却也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不会真的出事的。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就笑了,微微仰头亲了那凉薄的唇瓣:“害怕啊,可是我知道陆总不会让我出事的。”

    话题那么正经,她却一点儿都不忘说情话。

    陆言深看着她,黑眸眨了一下:“这么相信我,嗯?”

    他说着,低头亲她,从那微微张开的小唇探进去,勾着她的舌一起。

    林惜有些发软,眼睛一下子就起雾了,忍不住抱着他把自己往他的身上塞过去。

    不过很快,他就退出来了,在她的唇边安抚着:“嗯?”

    “因为你是我的陆总啊!”

    她有些动情,说出来的声音有点软。

    陆言深喉结滚了滚,看着她的眼色都深了下去,“林惜。”

    他叫着她,一边将人放到床下,低头吻她:“你这张嘴是不是裹了蜂蜜?”

    怎么甜得让人说不出重话。

    “不用裹,我自产的。”

    她轻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巴,陆言深松开她:“想吃什么?”

    这会儿已经九点多了,林惜本来不饿的,听到他这么一问,大早上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吃炸鸡。

    “我想吃炸鸡,可以吗?”

    她抬手勾着他脖子,贴着他的耳边,说得勾人。

    陆言深抬手将她拉了下来,残忍拒绝:“不可以。”

    她哼了一声,拉着他的衣领将人扯下来,咬了一下他的嘴唇:“那吃你吧,陆总。”

    说着,她眼睛还故意眨了一下。

    陆言深看着身下的人,她睡衣有点乱,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左边露出了大半的轮廓,那杏眼刚才被他吻得有些情动,这个时候勾着眼角,有点要命。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会儿:“你确定?嗯?”

    说着,他低头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林惜最受不了他这样了,近在咫尺的的呼吸,那耳垂湿湿热热的,整个人都像是被泡在温水里面。

    她受不住,连忙抬手将人推开,自己坐了起来:“好吧,吃粥。”

    太饿了,她认输。

    早餐很快就有人送过来了,昨天晚上那么大的消耗,林惜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了。

    她难得吃得急,陆言深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一声不吭就在啃包子,眉头微微一动:“很饿?”

    “嗯。”

    她点了一下头,又喝了一口粥。

    他眼角微微一挑,似笑非笑:“怪不得你胃口这么大,想吃我。”

    林惜没想到他突然之间提这一茬,不小心被呛了一下,偷偷觑了他一眼,不敢造次了。

    还是吃饱重要,没有力气,就算想吃陆总也有心无力。

    不过她真的被累坏了,吃完东西之后陆言深让她回去补眠,她走了十分钟,消食之后,真的就回去睡了。

    她是真的困,还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