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66 口气倒是大

    陆言深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床上的人已经睡得很熟了。

    房间开了暖气,林惜睡得特别好,他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半响也拉开被子钻进去和她一去睡过去了。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沉了,这十二月份的A市天黑得早,这会让虽然才下午四点多,可是这几天的天气不好,前两天一直下雨,所以天本来就有些沉。

    陆言深在她身侧,还没醒,房间里面的光线并不强,她勉强能够看清楚他的面容。

    之前没有仔细看,视线都在他受伤的手上了,现在才看到他下巴的左下方有一道很明显的伤痕,大概五厘米左右的长度,接着脖子下去,不仔细看是留意不到的。

    林惜能想象出来这伤口是怎么来的,就跟她脸上的那一道伤痕差不多。

    这一次的事情可以说是凶多吉少了,对方来的人多,她们的运气还不好,都已经把车给甩开了,结果中途却没油了。

    林惜忍不住伸手碰了碰,指腹刚落下去,陆言深就醒了。黑眸有些沉,不过很快,就亮起来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眉头微微一挑,刚睡醒,声音有些沉:“还饿吗?”

    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有点懵:“不饿啊。”

    “你胃口不是挺大的吗?”

    他说着,拉下她的手,低头开始亲她,先落在眼睛上的吻,然后又移到脸颊,偏到她的耳侧,吻着她灵敏的地方。

    林惜突然就反应过来了,想到自己之前招惹他时说过的话,主动仰头吻上了他的下巴。

    陆言深咬了她一下,“嗯?”

    人刚睡醒,声音还有点沉,尾音被他挑着,勾得人心痒痒的。

    她的呼吸被他吻得有点重,嘴唇颤了一下,停了一下,抬手推了他一把,然后翻身压在了他的胸口,张嘴就含住了他的喉结。

    黑眸微微一暗,大手落在她的身后,从睡裤的边沿顺进去,指腹沿着那挺翘的弧度往下翻找着。

    林惜颤了一下,口一松,抬头看着他带着几分挑衅地笑了一下:“现在有点饿了,嗯——”

    他的手指先打头阵,那种挨不着边却又撩动的感觉让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惹了起来。

    陆言深坐了起来,抽回手,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抬手拉着她的衣摆:“伸手。”

    林惜难得脸烫,没敢在作妖,乖巧地抬起自己的手,让衣服被他抽出来。

    他抱着她重新压了回去,拉着她的裤子:“腿。”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她的胸口亲着,她也没反抗,抬手勾着他的脖子曲起了腿,双手从他的脖子后面顺到前面,开始解他衣服的扣子。

    那些扣子的孔小,她解得慢,最后干脆抬头用牙齿咬,一下子就绷了一颗。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眸色更深了,任由她的动作,勾起她的腿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林惜舒了口气,撩了撩眼角,“陆总不是说让我吃你吗?”

    也真的是大胆,这个时候还敢乱点火。

    她说完,双手一用力,还剩着两颗纽扣勉强吊着的衣服就这样被她扯下来了。 与此同时,陆言深翻了个身,两个人换了个位置,他躺在床上,一双黑眸直勾勾地看着她:“让你来。”

    他说着,扣着她狠狠地撞了一下,但真的就不再动了。

    林惜颤了颤,却还不到位,低头目光好像含了水一样,低头看着身下的男人,她曲下腰去亲他,一边亲着一边蹭着,动作不大,磨得陆言深额头的青筋直接就起来了。

    她自己掌控,自然是感觉快一点,可是又没骨气,没一会儿就趴着不动了。 陆言深被她卡在那儿,脸色都青了,抬着她的腰将人抱了起来,将她扔在床上,提着她的腰又让她趴了起来,“口气倒是大,胃口跟猫一样。”

    几口就饱了。

    他说着,双腿贴着她的,一点点抱着往里面去。

    “嗯——”

    这个姿势林惜受不住,一下就叫了出来了。

    被抱起来的时候,林惜没出息地求饶了:“我,不行了,陆总——”

    “呵。”

    他冷哼了一声,开了花洒压在墙壁上,丝毫不管。

    林惜抬手紧紧地抱着他,知道说再多都没有用,那样惊心动魄的一个晚上,只有这样的贴合才能让双方感觉到对方的真实存在。

    她害怕,他也害怕。

    如果林惜那一声“陆总”他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或许他抱着的就不是这么生动的一个人了。

    他们从来都没有可以地商量过,就那么一声,他明白,她也明白,不得不说,如果不是长久以来的默契,谁也做不到这样的心照不宣。

    林惜再醒过来的时候是被饿醒的,这一次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这一回床上就只有她一个人,她动了动,有点酸,也不算严重。

    她侧头看了看,伸手将床头边的衣服捞过穿上,踩着鞋子出了卧室。

    陆言深在书房处理一些紧急的文件,书房的门没有关紧,她看了一眼,打算自己打电话给丁源叫人送吃的上来。

    只是里面的人已经看到她了,“醒了?”

    他放了手上的笔,看着她似笑非笑:“现在还饿吗?”

    林惜想起自己下去求饶都快把嗓子喊哑了,他非要来第三次,只觉得腿软了软,假装没听到,走过去:“陆总晚上想吃什么,我正打算让丁秘书帮忙送上来。”

    陆言深看了她一会儿,懒得拆穿她:“跟以前一样。”

    说完,低头继续看电脑上扫描过来的文件,也算是默认了她去点完餐了。

    林惜松了口气,见好就收,下楼打电话给丁源点了四个菜。

    东西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分钟后的事情了,林惜饿得差点没忍住自己先煮个面。

    她没把饭菜拿出来,上楼叫陆言深:“陆总。”

    门虽然没关,但她还是象征性地敲了一下门。

    他抬眼看了她一下:“到了?”

    “刚到,天冷,先吃饭?”

    她看着他,眼底笑融融的,带着几分讨好,跟像主人讨松果的小松鼠一样。

    陆言深搁了手上的笔,抬腿走过来牵着她下了楼。

    他的右手受伤了,只能用左手牵着她。

    林惜看着他下楼梯的背影,忍不住用手指勾了勾他的掌心,然后不等他开口,人直接就跳上了他的背上。

    陆言深反应很快,脚没伸出去,先将人抱住,才继续往楼下走:“林惜,你是不是欠收拾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