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68 林惜,你这一次死定了

    这已经是这个“周先生”第二次联系林惜了,上一次是一通电话,没有号码,是网络电话。

    这一次是一条短信,看着短信的号码,很显然,这个号码也查不出什么来。

    林惜当时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冷的,这个“周先生”是谁她不知道,可是他却一直盯着她。

    他应该盯着的人明明是陆言深,可是却不是,他一直隐藏在暗处,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个“周先生”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陆言深看了一眼林惜,伸手将抱到怀里面:“害怕?”

    她摇了摇头,但看着他,有点了点头:“刚开始是有点害怕,但是现在倒觉得没有那么害怕了。这个周先生一直藏在暗处不敢出来,显然他也是忌惮些什么的。他的关注点在我的身上,明显是想转移视线,我不是他的最终目标,我们没有必要去关注太多。”

    陆言深看了她一会儿,突然之间笑了一下:“你以前不是挺胆小的吗?”

    他说着,突然抬手掐了一下她的脸。

    林惜抬手抱着他的脖子,也是笑:“因为陆总在我身边啊!”

    他眉头动了动:“这么相信我?”

    她“嗯”了一声,亲了他一下,然后埋头在他的胸口,视线落在他受伤的右手上。

    半响,她抬手捉住他的右手,“信啊,我的命都是你这只手救回来的。”

    他没说话,只是抱着她的手紧了一下:“林惜,不会很久的。”

    这样的日子,不会很久的。

    陆言深晾了白枫三天,他才现身在他的跟前。

    白枫被饿了三天三夜,见到陆言深的时候已经有点体力不支了,如果不是双手被吊着,他估计现在人都站不直的。

    门口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一双黑眸跟浸在冰水里面一样,又刺又冷。

    他看了一眼,轻笑了一下:“怎么,陆总终于舍得出现了吗?”

    陆言深冷笑了一下,没有废话:“你见过‘周先生’?”

    白枫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陆言深连问都不问就知道是谁派来的人了,既然这样,他也没有必要扯下去了:“没见过,你捉了我没有用,我们没有一个人见过那个人。”

    陆言深往前走了两步,看着他,没有说话。

    白枫是不怕他的,哥哥死了之后,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孑然一身了,活下去也是为了让陆言深生不如死。

    可惜了,他那天晚上想岔了,就应该带着林惜同归于尽的!

    如今陆言深这么盯着他看,也不说话,他心里有些烦躁,“你想干什么?杀了我?”

    “你觉得周先生会来救你吗?”

    白枫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陆言深?”

    “字面上的意思。”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白枫完全被陆言深搞蒙了,“你特么到底什么意思?陆言深,你这是打算就这样饿死我?!”

    然而那个男人,早就已经离开了,也没有人管他在嘶吼。

    陆言深知道童嘉琳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林惜看着被童嘉琳拿到抵着的赵茜茜,脸色有些发青:“童嘉琳,你要对付的人是我,没有必要伤害无辜的人!”

    童嘉琳冷笑了一下:“你既然知道就好,我就不说废话了,跟我过来,别想耍花样,不然我可不在乎把她搞死,毕竟我是个神经病!”

    说着,她突然“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林惜看了一眼赵茜茜,童嘉琳扣得紧,她有些不能呼吸,脸色已经憋红了。

    童嘉琳突然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她都不知道她是真的有病,还是没病的。

    赵茜茜是无辜的,她想了想,还是开口:“童嘉琳,我劝你的力气小点儿,要是把你手上的人掐死了,你就什么都威胁不到我了!”

    童嘉琳听了她的话,低头看了一眼被她扣着的人,见她快呼吸不了了,到底还是松了松手,只是拿着刀的手却压着赵茜茜的脖子又近了一点。

    林惜沉着脸,没有再说话。

    童嘉琳拖着人一直出了琴行,林惜跟着她出去,这个时候她才看到琴行的门口竟然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她正想说话,童嘉琳踹了一脚车:“林惜你给我上去!”

    林惜抿了一下唇,还是上了车。

    童嘉琳见她上了车,拖着赵茜茜到驾驶座上:“看到那绳子没有?绑上!”

    林惜皱了一下眉,“我自己绑自己?童嘉琳,你没开玩笑吧?”

    童嘉琳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她看了一眼李慧:“你,上去,给她绑上,绑紧了!”

    李慧腿已经有些发软了,看着林惜不知所措:“林惜——”

    林惜安抚地看了她一眼:“按照她说的做!”

    听到林惜这么说,李慧只能拿着绳子缠在林惜的身上。

    童嘉琳看着,“你别想玩花样,要是没绑紧,我就在她的身上捅一刀!”

    林惜知道童嘉琳能做得出来,这是她跟童嘉琳的私人恩怨,没必要拉上赵茜茜。

    “李慧,绑紧一点。”

    李慧看了一眼林惜,手抖了抖,但还是拉紧了绳子。

    “再绕一个圈!”

    林惜算是看出来了,童嘉琳就算是没有疯,她也快疯了。

    她抿了抿唇,只是不知道童嘉琳接下来要对她做些什么而已。

    李慧绑好绳子,童嘉琳一边拖着赵茜茜一边爬上了驾驶座,启动了车子之后,一把推开赵茜茜,关了车门,踩了油门就往前开去。

    她也是聪明,拿刀抵着林惜:“你要是不想死的话,我劝你不要做什么小动作。”

    林惜被她逼得动作解绳子的动作慢了下来,她平静地看着一旁的童嘉琳:“你想做什么?”

    “哈哈!你问我想做什么?我不想做什么!陆言深不是很喜欢你吗?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林惜,我要让你们后悔一辈子!”

    她的表情很狰狞,说着,突然抬手对着林惜刺了过去。

    空间小,林惜避得有点艰难。

    第一刀没刺中,童嘉琳又开始捅第二刀,这一刀是对着林惜的脖子刺过去的,林惜避开了脖子,那刀从毛衣刺进去,刀尖刺进了肩膀。

    童嘉琳看到刀尖上的血,笑得十分恐怖:“哈哈哈,林惜,你这一次死定了!你死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