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0 他的恐惧

    “咚”

    车子跌入水中,林惜在入水前就将车门推开了,车子一入水,她撑着车门往外游。

    童嘉琳没有想到林惜会游泳,她看到她要逃,连忙拉着还有一圈在林惜身上的绳子,要将人拉回来。

    林惜腰上一紧,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被童嘉琳拉了过去。

    她闭气的时间不长,车子一直往下沉,再不出去的话,她撑不到游上去!

    童嘉琳会游泳,闭气也比林惜好,她一心拉着林惜死,挥着手上的刀对着林惜刺过去。

    林惜右手泡在海水里面已经疼得麻木了,她抬脚用尽了力气踢了童嘉琳一下,虽然水里面的浮力缓冲了,但是童嘉琳还是被她踢远了。

    她没有时间多想,将身上的绳子从身上扒开,拼命往上游。

    童嘉琳反应过来,反身追上去,她拉住林惜的一只脚,拿着手上的刀要刺过去,林惜回头看了一眼,用右脚对着她的脸一脚踹了下去。

    童嘉琳吃疼,松了手,林惜往上游。

    她们这会儿已经在水下三米多了,林惜憋气憋了三十多秒,她快撑不住了。 刚在水上冒了个头,林惜还没有来得及找到地方上岸,童嘉琳也从水中出来了。

    “林惜,你今天必须死!”

    她下了决心,疯了一眼举着刀对着林惜就刺过去。

    林惜在陆上伸手是不错,在海水里面也比童嘉琳好一点。

    这种生死关头,她根本就顾不上右手的疼痛。

    她很少用左手,但是不代表她不会用左手!

    陆言深训她的时候想得多,右手的招式教得多,但是左手也不是没有。

    童嘉琳像个疯子一样扑过来,林惜侧身避开,左手扣着她的肩膀用力一拉,右手将她手上的刀抢过来换到左手,在童嘉琳转身前,她左手的刀尖已经从童嘉琳的脖子上划了过去。

    “你——”

    临死前,童嘉琳还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林惜将手上的刀一扔,看着童嘉琳一点点地沉下去,她咬着牙往岸边游。

    远处传来引擎声,林惜泡在海水里面,又冷又疼,刚游到岸边,就听到陆言深在叫自己:“林惜!”

    她哆嗦着爬了上去,陆言深听到她的动静,抬腿跑过去直接就将人抱了起来:“有没有受伤。”

    大冬天进了一趟海水,林惜整个人一直抖,右手上的伤口还在渗着血,被海水泡过之后疼得她都不知道冷难受还是疼难受。

    她说不出话,只是抬了抬手,陆言深一眼就看到了,黑眸瞬间就猩红一片。

    陆言深知道她难受,将人抱进了车里面,开了暖气帮她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用后面的毛毯将她卷着抱在身上,另外一只手打着方向盘倒着车。

    林惜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刚入海的时候她就已经冷得不行了,入海前她被童嘉琳刺伤的右手还流了那么多的血,撑到现在,也不过是她不甘心就那样死去。

    而现在,她被陆言深抱在怀里面,她在陆言深的怀里面。

    “陆总——”

    她只来得及叫了他一下,人直接就晕过去了。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拿过手机给丁源打了个电话。

    20分钟后。

    黑色的轿车停在医院门口,丁源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车子刚停下来,他连忙跑过去拉开车门。

    视线落在陆言深怀里面的林惜脸上时,丁源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林惜的状态很不好,脸色白得跟一片纸一样。再看陆言深,他此时完全是生人勿近的状态。

    丁源不敢上前,看着人进了医院,招了招手,让人去处理童嘉琳那边的事情。

    人没死了他要把人捉起来,人死了,他就要把人给捞起来,至于后面的,还要等陆言深做决定。

    医院里。

    林惜已经被送进去急救了,陆言深在走廊的外面,戒烟这么久了,他第一次这么想抽烟。

    没有人知道他将林惜抱到怀里面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她手上的伤口,还有她的脸色,身上沾的血……

    那个以前总是辣在他的怀里面撒娇耍赖的人,如今连说多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明明早上他把人送去琴行的时候还是好好打一个人,结果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什么都变了。

    陆言深站在那儿,面无表情的脸色渗着无尽的冷意。

    丁源站在远处,想了想,还是退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

    “她怎么样?”

    医生摘了口罩:“右手手掌有刀伤,肩膀也有伤口,她没什么大碍,不过失血过多加上被海水泡了一会儿才晕过去的。”

    陆言深点了点头,视线看着被推出来的林惜,他抬腿就跟了上去。

    私立医院的环境很好,病房里面安静得很,病床上的林惜还没有醒过来,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蓝白渐条的浅色病服。

    这几天A市的天气不好,外面的天一直阴沉沉的。

    陆言深口袋里面的手机抖了抖,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没有多管,直接放在床头上的柜面,拉了椅子坐在她的床边,低头将她的头发顺好。

    没有人知道,他开车到海边看到什么都没有时的恐慌。

    他活了那么多年了,就算在生死面前,他也没有眨过一下眼睛。

    他从小到大生活的环境里面充满了尔虞我诈,陆博文为了让他听话,也从来都不管他。

    从他记事开始,就已经开始跟死亡擦肩而过了。

    那时候年纪小,所以会害怕。

    可是后面慢慢的,他已经麻木了,十六岁的那一年,子弹穿进胸口,就差那么几毫米的误差,他都没有害怕过。

    倒是没想到,活到三十多岁的份上,第一次不知道怎么思考的。

    他到那码头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他知道童嘉琳已经带着林惜坠海了,丁源告诉他说童嘉琳不见的时候就已经说了童嘉琳带了一把刀。

    后来琴行那边的人也说童嘉琳让人将林惜绑着上了车,种种的迹象,他都不敢想象。

    没有人知道看到林惜爬上来的那一刻,他是多么的感激,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恨不得在一那瞬间跪下来亲吻大地感谢他的仁慈。

    如今她安好地躺在床上,陆言深看着,总归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