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1 疼得晚上睡不着

    林惜做了一个梦,贴切点说,并不算是一个梦。

    她梦到童嘉琳被她划了一刀还没有死,双手死死地抱着她往海水沉下去。

    她拼命地划着水,企图让自己浮起来,拼命地踢着自己的双腿,企图让自己摆脱童嘉琳的束缚,可是都没有用。

    童嘉琳就好像是纠缠不断的水草一样,缠着她她怎么都松不开。

    最后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又冷又疼,她看到海水一点点地淹没,看到童嘉琳阴冷地看着她笑:“林惜,我们一起去死吧!”

    “不——”

    林惜猛然惊醒,整个人直接就坐了起来。

    “醒了?”

    陆言深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她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他,抬手直接就把人抱住了:“陆总。”

    她刚从海里面起来,受了冷不说,右手被童嘉琳那个疯子捅了一刀,一抽一抽的疼,刚才还做了那样的一个噩梦,她现在整个人都还处于当时的后怕中。

    陆言深伸手搂过她,将人直接就抱到了怀里面,低头吻着她,“没事了,林惜。”

    他的声音有点低,说出来的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她的,还是在安慰自己的。

    林惜没说话,她是真的被童嘉琳吓到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以前童家没倒之前,童嘉琳或许还有点忌惮,事情不敢做那么绝。

    可是现在童家倒了,童嘉琳也被童家放弃了,她本来对陆言深就有着变态的执着,如今下了决心要让陆言深难过,又不让林惜好过,豁出去要拉着林惜一起去死。

    这样的人,比那一天晚上拿着匕首横在她脖子前的白枫都还要恐怖。

    她要是不会游泳,这一次真的就死在海里面了。

    童嘉琳一直拿着刀不放,显然是非要她死了,车子到码头前她就开始在她的身上下手了,不得不说,人一旦发起疯来,比什么都恐怖。

    “她已经死了,林惜,她伤害不到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陆言深的双眸都是阴戾发冷的。

    如果不是童嘉琳先死了,他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的。

    听到陆言深的话,林惜脸色才缓和了一点。

    实在是刚才的梦吓到她了,她不是第一次杀人,力度和位置早就熟记于心了,如果童嘉琳那样都没死的话,这件事情真的就恐怖了。

    林惜动了动,埋头在他的怀里面蹭了蹭,浑身都是男人的气息包裹着她,不再是那些海水的咸腥味。

    林惜一颗心终于慢慢地安稳下来,半响她抬起头看着他:“陆总,童嘉琳她怎么突然之间从精神病院里面跑出来了?”

    精神病院里面的人都是他安排好的,这一次童嘉琳能够从那里逃出来,显然是有人不开眼了。

    陆言深的脸色很不好,他低头看了她一眼:“你放心,那些不懂事的人,我会然他们懂事的。”

    她知道陆言深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次的事情显然是有人帮童嘉琳才能够让她跑出来的。

    要不是童嘉琳这么迫不及待地找上她,那个人或许还能够跑得掉,可惜了,童嘉琳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不是为了跑路,而是为了拉着她林惜一起死。

    这前后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凭着丁源的能力,早就把人给拦下来了。

    机场里。

    张梦拿着登机牌的手一直在发抖,她现在有些后悔帮童嘉琳了,可是童嘉琳给的诱惑太大了。

    她活了二十五年了,都没有见过五百万的现金到底有多少,可是童嘉琳直接就给她了。

    男人爱财和权,女人爱财和珠宝,财是最勾引人的,无论男女都很难抵挡得住。

    精神病院里面的待遇虽然好,一个月一万多,五险一金食宿全包。

    可是她不是个安分的人,一直待在那样的地方,她真怕哪天自己也跟着疯了。

    五百万!

    她一辈子都挣不到一百万,可是现在她有五百万了!

    她只要上了飞机就可以拿着五百万过好日子了,她也没有做什么,无非就是帮童嘉琳准备了一辆车,就连人都不是她放出来的,她就能够拿到五百万了!

    一想到这些,她就没有这么害怕了,拿紧了手上的钱包。

    她什么都没带,衣服什么都不要了,就只带了一个钱包一些现金和那张存着五百万的卡。

    看到迎面走来的几个男人,张梦下意识地逃,可是还没有等她的腿迈出去,她的双腿就发软了。

    男人的目标明确,问都不问,直接就把她拖着带走了。

    张梦下意识地要喊人,可是她还没有张开嘴,其中一个男人直接就将她劈晕了。

    比起张梦,白希希就聪明多了。

    她刚把童嘉琳放出去就坐了黑车到隔壁市,然后又叫了计程车一路送她到乡镇,她也不住大酒店,选了隐秘的招待所带着。

    丁源废了半天的时间才查到白希希在招待所里面,白希希还打算等第二天一大早就继续坐黑车去外省,然后找个偏远的镇待上半个月再做打算。

    却没想到拿个外卖的功夫,自己就被捉回去了。

    没有被捉到的时候她还不害怕的,现在被丁源派去的人捉到了,白希希直接就被吓晕了。

    陆言深的手机开了外放,林惜听着电话里面丁源的声音,忍不住就笑了:“就这点胆量,她们是怎么答应童嘉琳的?”

    显然是还有一个人在统筹指导,就这两个人的胆量,不可能会帮童嘉琳的。

    林惜能想到的,陆言深自然能够想到,他看了一眼床上的林惜,抬手舀了一勺粥递到她嘴边,才对着手机开口:“查查这两个人最近跟什么人接触过。”

    林惜张嘴将嘴边的粥吞了下去,“你把白枫放走了吗?”

    她总觉得,这件事情,跟那个“周先生”有关系。

    陆言深点了点头,他跟白枫的那个东西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要的,可是东西是落到白枫的手上了,白枫又被他关了一段时间。

    如果“周先生”发现那东西是假的,自然会以为白枫已经叛变了,白枫根本就无路可走,陆言深不费一兵一卒就把白枫解决了。

    陆言深不冷不淡地点了点头,将碗放好,“手还疼?”

    “疼,疼得晚上睡不着。”

    林惜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手,她是真的手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