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2 陆总,牵牵我

    她说疼,可是脸上的表情却一点儿都不想疼。

    一双杏眸直直地看着人,仿佛要看到人的心里面去,脸上的笑意也不压住,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跑了出来。

    疼就疼,非要说什么疼得晚上睡不着觉,还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人。

    陆言深放下她的手,伸手捏着她的下巴:“睡不着?”

    她吃的消炎药里面明明是有点安眠成分的,她跟他说睡不着?

    “睡不着啊,陆总。”

    她说着,抬起没手上的右手摸了摸他的喉结。

    陆言深抬手捉住她的手腕:“少惹火。”

    林惜看着他,一脸无辜:“我做什么了吗?”

    陆言深没跟她扯下去,她就仗着自己受伤了,总是喜欢这样来撩拨他。

    见他不说话,林惜伸了一只手勾着他脖子,贴着他的唇瓣:“陆总,我做什么了吗?”

    真是越来越嚣张了,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是吧?

    他抬手扣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也搂了上去,双手一提,直接就将人搂到怀里面,低头对着她的双唇直接就吻了下去。

    陆总被惹火了,这个吻就跟带着火一样,林惜哼了一声,其他的声息全都被他吞下去了。

    她很快整个人就软了,手无力地搭在他的肩膀上,微微仰着头承着他的吻。

    将近五分钟,陆言深才从她的唇腔退了出来,却没有完全撤开,而是压着她双唇狠狠地在她的下唇瓣上咬了一下:“还敢不敢闹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林惜一边喘着不稳的气一边应着:“不,敢了。”

    陆言深冷嗤了一声,将人重新抱到床上,“少乱来,发烧了你就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了。”

    林惜虽然看着没什么大事,可是到底还是前些天大半夜在雨里面淋了几个小时,这会儿又大冬天的在海里面泡了几分钟,人虚得很,陆言深要真的动她,保不齐第二天就发烧感冒了。

    她也就是仗着自己身体弱这一点使劲儿地撩拨人,现在被陆言深一记湿吻,也安分下来了,拉着被子躺了下去。

    她其实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可是就是有点害怕,想和陆言深说说话。只是平时有点贱,惯性地撩拨这个男人,控制不住自己。

    林惜钻进被子里面,却还是伸出一只手对着陆言深勾了勾。

    陆言深看着她,就是不动手。

    她抬头看着他,“陆总,牵牵我。”

    她从水里面起来,虽然不至于高烧不断,但还是有点不舒服的,嗓音的变化最为明显。

    平日娇软的话有点沙沙的,带着点鼻音,听着怪可怜的,就跟生病了的小狗在哼哼一样。

    陆言深抬手伸了过去,林惜的手脚一到了冬天就跟没了体温一样,凉凉的跟冰棍一样。

    病房里面虽然开了暖气,但也还是冷的,林惜的手指凉凉的,他握在手心收紧,想了想,抬手从被子的边沿伸了进去,摸到她的脚,跟想象的一样,就好像是冰棍一样,冷冰冰的。

    林惜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动作,下意识地把脚缩了缩。

    她有点感冒,吃了药之后人有点困。

    “陆总。”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不轻不重地应了一下:“嗯。”

    她叫了他一声,听到他应自己,闭着眼睛就睡过去了。

    夜色渐深,陆言深看了一眼床上的林惜,手动了动,刚想把手抽回来,她却突然之间就捉紧。

    他手指动了动,没把手抽回来,结果她的手直接捉着他的食指。

    陆言深被她的这个动作取悦了,忍不住就笑了,将自己被握紧的食指一点点地抽了出来。

    床上的林惜突然就睁开了眼睛,眼底还是一片茫然,她却哑着声音叫着他:“陆总?”

    “嗯。”

    陆言深一边应着她一边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绕到床的另外一边,拉开被子躺了上去。

    他坐着自然比不得在被窝里面的林惜暖和,林惜缩了缩,反应过来,又自动把自己贴了过去。

    被窝里面多了一个男人,林惜手脚都暖了很多,她闭着眼睛又重新睡过去了。

    比起两个人这边的宁静,丁源这边却一点儿都不平静。

    张梦跟白希希两个人看起来胆小,但是在谁在背后安排却咬紧牙关打死不开口。

    两个人已经在海水断断续续泡了快半个小时了,大冬天的晚上,在这么下去,她们没开口,人倒是冷死了。

    丁源挥了挥手,示意将两个人拉上来。

    张梦和白希希已经冷得快晕过去了,看到丁源走过来,两个人一点力气都没有。

    “张小姐、白小姐,陆总的手段你们怕是也听说过,我劝你们还是早点交代,少受点儿罪!”

    张梦和白希希对视了一眼,却谁都没有开口。

    她们其实也没有那么有骨气,可是她们也没有办法,家里的人都被那个人控制住了,她们如果把他供出来的话,出事的就不仅仅是她们了。

    当初是想着富贵险中求,却没想到,这险,是要付出命的。

    可是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说,只希望那个人能够看着两个人守口如瓶的份上,放过她们的家人。

    丁源看了她们一会儿,最后冷着一张脸转身了,上车前,他对着身后跟着的人:“啊至,帮我查查她们的家人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

    丁源也不是第一次碰上这些事情了,自然是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白希希看到她们人都晕,张梦看到她们都腿软,就这两个人的尿性,哪里能这么有骨气。

    冬天晚上过得特别快,因为大家都在睡梦中。

    林惜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只是外面的天气一如既往的沉。

    陆言深换了一身衣服,见她醒了,他走过去递了一杯水过去:“发烧了。”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摸才发现,真的就是发烧了。

    林惜出事的事情被罗荣生他们知道了,罗荣生和王子立已经做好交接工作了,这两天已经交接完了,再过几天就要离开A市了。

    两个人本来打算约林惜出来吃一顿饭的,却没想到人在医院里面。

    A市就这么大,童嘉琳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了,一打听就知道了。

    两个人买了花准备去看林惜,刚好韩进也知道了,三个人干脆一起到医院看一下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