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3 他就在我们附近

    “哎,你们怎么来了?”

    看到门口三个人的时候,林惜有些惊讶。

    “阿生?子立?韩进?”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陆言深看了她一眼,看着罗荣生他们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王子立把鲜花换了下来:“你没事吧?”

    林惜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泡了一会儿海水,有点发烧。”

    她没有多说,童嘉琳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事情,当然不可能瞒得住的,陆言深在A市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她自然也被不少人都候着看。

    罗荣生他们能知道她住院了也并不奇怪,不过其中的过程,林惜并不想说,虽然是朋友,可是有些要隐瞒的事情,还是适当地隐瞒一下好。

    不过罗荣生他们也没有多问,就是看到她的右手包了纱布,问了一句:“你手怎么了?”

    “受伤了,没什么大碍。”

    被刀刺进去的事情,林惜觉得还是不要说了,她自己想起来都觉得有点儿恐怖。

    “你们今天怎么来了?”

    她难得看到三个人一起过来,韩进就不说了,他忙得时间成迷,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有空的。

    至于王子立和罗荣生……

    林惜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脸上的笑容滞了滞,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你们什么时候的飞机?”

    “过两天,本来想今天约你出来一起聚一下的,但是没想到你出了这样的事情!”

    罗荣生在熟人面前就忍不住话痨,不过想到就要走了,到底还是在这个城市待了两年,怎么都是有点舍不得的。

    他表情有点颓废,林惜笑了笑:“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是回家,又不是去干什么!A市离Y市也不远,你飞机过来也就是一个半小时的事情!”

    三几个人聊了一会儿,临走的时候,罗荣生看着她,跟个小孩子一样:“Silin,我们走那天你就不用来送了,现在给个离别的拥抱吧!”

    林惜好笑,但还是伸手和他抱了抱。

    王子立这两年越发的少话了,也就是在他们熟人面前才多那么一两句:“保重。”

    林惜点了点头:“你们也是,等我好了,我过去找你们。”

    “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韩进打后,林惜点了点头。

    人都走了,病房就剩下她一个人。

    突然之间这么安静,她倒是有些不习惯。

    罗荣生他们并没有待多久,林惜正想打电话问陆言深在哪儿,他人就回来了。

    “陆总,去哪儿了啊?”

    林惜抬头看了他一眼,刚才四十多分钟,陆言深都没在。

    他看了她一眼,给她兑了一杯温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还发烧?”

    她伸手接过,点了点头:“还有点。”

    她能感觉出来,因为整个人热得有点儿不太正常。

    正说着话,手上的手机突然之间抖了抖,林惜眉头一皱,低头看了一眼,屏幕还没有暗下去,她能清楚地看到显示的内容。

    那是一条短信,短信提醒是一张照片。

    林惜下意识就觉得是那个“周先生”发过来的,果然,她划开屏幕点进去,上面是一张自己在病床上的照片,看照片的角度,对面的窗口拍过来的。

    落款还是那三个字:周先生。

    “周先生?”

    陆言深见她脸色不对,眉头也动了动。

    林惜没说话,抬手直接就把手机递了给他:“他就在我们附近!”

    她第一次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个“周先生”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总是盯着她。

    好像她做了什么,她在哪里,他都一清二楚。

    陆言深看到照片的时候脸色也顿时冷了下来,他看了她一眼,拿出手机拨了丁源的号码。

    丁源那边接得很快,他刚从别墅里面出来,白希希她们两个人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看到陆言深的来电,手一摁就接了:“陆总?”

    “你派些人过来,不要太高调,‘周先生’现在就在医院!”

    丁源一听,脸色顿时就凝重起来了:“我明白了。”

    陆言深很快就挂了电话,看着林惜:“这里的安保很好,他不敢动你的。”

    这个“周先生”三番四次这样发短信给林惜,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玩什么,但是很明显,他暂时对林惜还没有动杀心。

    林惜自然也明白,她只是觉得不舒服,不管是谁被人这么盯着,都不会舒服的。

    陆言深说完,抬腿走到窗户前可惜,对面什么都没有。

    丁源的人很快就来了,伪装成各种不同的人,可是在医院里面搜查了半天,也还是没有把任何一个可疑的人找出来。

    其实一点都不好找,他们只知道是“周先生”,而至于这个周先生是男的还是女的,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什么都不知道,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已经第三次了,“周先生”这么明目张胆地给林惜发信息。

    显然医院已经不安全了,林惜本来就不想住院,收到周先生的短信,她向陆言深提出回去公寓养伤。

    陆言深这一次倒是没有说什么,午饭过后,林惜就出院了。

    她发了烧,A市一天比一天冷,陆言深把她裹得跟个粽子一样才让她出门。

    林惜身上裹了四层衣服,外面还包了一件长款的羽绒,被陆言深牵着,刚走下楼就不少人看着她了。

    她忍不住用手指勾了勾男人的掌心,“陆总。”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嗯?”

    医院人不多,但也不少,A市富人也是不少的,进来的女人都是穿得得体好看的,就她一个穿成一个粽子,免不了有人看。

    陆言深的气场是大,可是林惜穿得这么奇葩,一路上下来,都是聚光点。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看着自己的女人,才开口:“别人怕是以为我是个傻的吧?”

    这深冬还没到呢,她就穿得跟去了北极一样。

    陆言深拉开车门:“你什么时候也管别人怎么想了?”

    林惜撇了一下嘴,上了车,车厢里面有暖气,她忍不住把外套脱了。

    陆言深上车关了门,摸了一下她的手,摸着是暖的,他才没让她把衣服穿回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