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4 陆总,跟你商量个事呗

    4陆总,跟你商量个事呗

    林惜的手受伤了,琴行的课她这几个月都不能上了,以后还能不能上也不好说,只能又请了一个人。

    她的烧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四天才完全下来,但是右手的伤却还是每晚都疼。

    童嘉琳的尸体是第二天被捞上来的,估计是陆言深故意的,没有让丁源让人第一时间把尸体捞上来。

    第二天捞上来的时候,童嘉琳整个人都胀了起来,不过人都死了,林惜的这一笔账,也没有地方算了。

    不得不说,童嘉琳就算是死了,也给林惜膈应了一下。

    她已经好几天了,晚上总是被童嘉琳的那个狰狞的表情惊醒。

    大半夜的,她又惊醒了。

    一旁的陆言深已经知道她为什么惊醒了,抬手落在她的额头上,抹走了细汗,伸手将人搂到了怀里面:“要不要请个心理医生?”

    林惜本来想摇头的,但是老是这样半夜惊醒,也不是办法。

    “要。”

    她抬手抱紧了陆言深,已经回来一个星期了,不说每个晚上都被惊醒,但是隔一两天就被吓醒,林惜整个人第二天的状态都很不好。

    陆言深的动作很快,第二天心理医生就过来了。

    她让林惜将那一天的具体情况说出来,林惜接受治疗的时候陆言深是在外面的。

    心理医生看着她犹豫,也不介意,笑了一下:“林小姐,你不用担心,对于病人的一切,我们都是会保密的,你将事情说出来,我才好找到症结所在。”

    林惜想了想,人是陆言深找回来的,自然是靠谱的,她最后还是断断续续地把那天的情况复述出来了:“我当时是真的没想到她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而且她当时拿了我的员工要挟我,……当时车子坠海的时候,她侧头看着我,笑得很狰狞恐怖,跟我说一起去死。后来车子进了水里面……我爬上来的时候看到陆言深,后来就晕过去了。”

    医生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你现在做恶梦的事情其实和现实相反的,她并没有将你拖下海里面去,而是你把她踹进去了。”

    林惜点了点头:“是这样的,但是我已经好几个晚上了,都是梦到她把我拽下去。”

    “林小姐,人的梦境是和现实有关系的,你之所以会总是梦到她将你拽下去,可能是因为她当初给你手捅了一刀的时候让你太猝不及防了,所以折射到梦里面,你就觉得是她将你拽进了海里面。其实这没什么,我们针对治疗就好了。”

    林惜抿着唇,没说什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还缠着纱布的右手。

    确实,童嘉琳的这一刀,可以说是让她震惊的同时也有几分后怕。她跟童嘉琳从前就交手过很多次,比起成韵,童嘉琳的手段算不得高。好几次吃亏的那个人都是童嘉琳,可是她总是乐此不彼地找林惜的麻烦,不过用的都是下三滥的招数。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突然之间抬手给了她一刀,眼睛都不眨一下,林惜确实是被吓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这个原因,晚上的时候林惜确实没有再做噩梦了。

    不过她也不是每天晚上都做恶梦的,昨天晚上才做过,今天晚上不做也很正常。

    第二天医生也过来了,她跟林惜做了个小游戏。

    林惜连续治疗了三天之后,终于没有再梦到童嘉琳了。

    林惜在公寓里面憋了差不多十天了,手上的伤口已经换了两次药了,因为冬天,伤口不容易发炎,林惜也没什么事做,每次吃饭陆言深都让人送过来的。

    刚从医院出来的那段时间,她的手晚上睡觉总是在疼,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现在虽然也还是有些疼,但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了。

    林惜想去琴行,早上很早就起来了。

    陆言深这些天没出去跑步,一楼有个健身房,他都是在里面跑步的。

    她起来的时候,他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沾着水。

    林惜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他:“陆总,跟你商量个事呗!”

    他扭头看了她一眼,拿着毛巾的手往头上一揉,被毛巾弄出来的水洒在林惜的脸上,他哼了一声:“嗯?”

    一般她这样子,都是有事所求。

    林惜被打了一脸的冷水,空了一只手摸了一把脸:“我想去琴行看看。”

    陆言深看了她一会儿,抬手拉开她的双手:“你手还没好。”

    “我就是去看看,又不是去上课。”

    他沉吟了一下,半响才开口:“我让两个人跟着你。”

    林惜也知道出了童嘉琳的事情,还是不要掉以轻心好,虽然她不习惯有人跟着,但是还有个藏在身后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脸的“周先生”。

    她点了点头:“好,我中午找你吃饭。”

    林惜有半个月没去琴行了,琴行新招了个应届毕业生,赵茜茜和她还有李慧三个人有个群,虽然新招了人,但林惜没看过人,她们也没有把人拉进来。

    前两天赵茜茜就在群里面说新招的人有点不太靠谱,但是现在快到寒假了,特别缺人,所以没办法,只能忍着。

    林惜这天到琴行里面,第一次见到新招的应届生。

    她是学音乐的,也不知道怎么跑来琴行当老师了。

    刘潇潇长得挺漂亮的,年轻,一脸的胶原蛋白,就是妆有点浓,看着不太赏心悦目。

    林惜刚到,她就从办公室出来了:“林惜姐,我来这么多天,总算见到你了!”

    林惜看了她一眼,笑得很淡:“前段时间出了点事情,没时间过来。”

    她出门的时候带了手套,所以也看不出来她的手受了伤。

    “没关系,我也就是说说,刚来琴行,听说林惜姐钢琴弹得很好,所以一直想见见林惜姐。”

    刘潇潇一看就不是老实的,有点滑头,林惜不太喜欢不踏实的人,眉头皱了皱,没搭话,转身进去找谭玉英。

    “英姐!”

    刘潇潇也跟着进来,林惜脸色有点冷,给赵茜茜打了个眼色,赵茜茜连忙把人带了出去。

    谭玉英跟林惜相处了也有半年多了,自然明白林惜想说什么。

    “林小姐,我这几天已经在找别的人了。”

    林惜点了点头,知道她明白,也不多说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