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5 那陆总你背不背?

    林惜走出去的时候,刘潇潇就走了过来:“林惜姐,你中午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呗,我来琴行都快半个月了,都还没有一起聚过餐。”

    林惜看了她一眼,表情很淡:“不用了,我中午约了人。”

    她说着,进了办公室找赵茜茜和李慧她们两个人了解琴行最近的情况。

    “前两天,有个学员上课的时候拉肚子,家长闹上来了,说我们晚饭出了问题,要我们赔偿。不过英姐亲自也不是好欺负了,问了那个小孩子,后来才知道那个小孩回家自己偷偷吃了冰淇淋。”

    林惜笑了一下:“然后呢?”

    “你也知道,琴行是你开的,你背后又是陆总,哪个不长眼的,敢真的过来讹钱啊!”

    “她倒是识趣。”

    要是让陆言深知道了,这事情哪里有这么容易解决。

    “你没事吧?”

    李慧递了一杯温水给她,那天的事情,她和赵茜茜都吓傻了,倒是没想到林惜能够这么临危不惧。

    “谢谢。”林惜伸手接过,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烧了一段时间。”

    “没事就好,我和茜茜当时都吓傻了。”

    聊了一会儿,林惜就去达思找陆言深了。

    陆言深这段时间也是忙,她到达思的时候他正在开会,林惜没事干,就自己看新闻。

    前些天她手受伤了,还发烧,陆言深不让她玩手机,她都不知道,原来前几天邓瑞生的儿子出生了,就在她的那家医院,她住院的第二天。

    想起当年童嘉琳的事情,两个人的结局倒是截然相反。

    林惜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她怕待会儿陆总看到她玩手机又要说了,连忙把手机的屏幕关了,把桌面的书拿了起来,翻到之前看到的地方接着看。

    陆言深这场会议开得有点久,十二点多人才回来。

    林惜听到开门的声音连忙坐好,鉴于之前的教训,她现在压根就不敢轻易地上去抱人了。

    不过这一次陆言深是自己一个人进来的,林惜从琴行回来的时候就有人跟他说了,所以看到她人坐在这儿也不惊讶。

    林惜见他一个人,才放下手上的书走上去抱住他,抬头亲了他一下:“陆总,最近日理万机啊!”

    陆言深一只手捞着她腰,一只手松了松领带,低头看着她,黑眸有点深:“我不日,理万机。”

    说着,他顿了一下,低头贴在她的耳侧:“我日你。”

    说着,他张嘴在她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林惜眉头微微一挑,咬了一下他的下巴:“陆总真是想得美。”

    他眉头动了动,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想吃什么?”

    她手受伤了,又刚退烧,感冒还没有完全好,很多东西不能吃。

    林惜想了想,辣的不能吃,太油腻的也不行,想来想去,只能吃清淡的了:“吃杭州菜吧。”

    “嗯。”

    他应了一声,伸手拿过一旁的的外套,抬手在她身后打了一下:“站好。”

    林惜这些天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公寓里面,陆言深这段时间也忙,总是早出晚归,两个人其实有十多天的时间没亲密了。

    她难得上来,听说行政部那边新招了一批新人,全都是水嫩嫩的美女,一个个的开会的时候盯着陆言深看。

    她还是不松手,干脆把受伤的右手也勾了上去:“没力气站好,陆总背我啊。”

    他睨了她一眼,视线落在那双杏眸上,里面的小心机他看得一清二楚。

    他怕她碰到受伤的手,手上的力气也大了几分,将人搂到怀里面,低头看着人:“不松手?”

    “那陆总你背不背?”

    她挑着眼角,笑得又娇又媚。

    陆言深看着嗤了一声:“不松手就自己走下去。”

    林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松了手,不等陆言深开口,她自己就跑到身后跳了上去。

    “急什么!”

    陆言深伸手接住她,抬手掐了一下她的大腿。

    毛毛躁躁,待会儿碰到伤口又该喊疼了。

    林惜笑了笑,也不在意,低头贴着他的脸颊:“陆总,行政部来了批小美女,好看吗?”

    她说得慢,故意的,那气息一下下地钻进陆言深的耳朵里面,里面就好像被她放了一团火一样。

    陆言深眼眸沉了沉,丁源看到两个人,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连忙过去电梯把门按开。

    丁源见两个人进去,人站在电梯门口,半响都没走,直到那电梯门缓缓地合上,他才转身往办公室里面走。

    刚才看到的那个人,是陆总吗?

    陆言深背着她进了专用电梯,拍了拍她,然后转过身,让她按楼层。

    林惜其实也就是心血来潮,虽然在小区里面陆言深早上也总是背她回去,但是这里毕竟是公司,再加上刚才丁源的眼神,也足够说明这事情多幼稚了。

    她抬手按了一层,又拍了拍陆言深的肩膀:“陆总,放我下来。”

    陆言深就知道她,放话的时候不可一世,真的真枪实弹的时候,她就开始怂了。

    “你怕什么?”

    他都没怕。

    “我怕什么,我又不怕,背人的又不是我。”

    她嘴硬地哼着,可是看着那一点点变着的层数,还是有些急了:“我有力气了,陆总快放我下来!”

    “林惜,你以为我后背这么容易上来的吗?”

    他动了动,把她往上抬了抬。

    林惜脸色僵了僵,“叮”的一下,电梯门开了,可是陆言深还是没有将她放下来的意思。

    刚走出去,林惜没抬头,但也能够感觉到前台两个工作人员的目光十多么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她没想到陆言深真的就把自己这么大庭广众地背着出来了,她不信他不知道她的小心思。

    心里面有点小雀跃,又有点小羞涩,还有点小不甘,林惜张嘴咬了一下男人的耳垂。

    陆言深手动了动,开口的声音已经沉了下来了:“林惜,得寸进尺了,是不是?” 他说得很轻,可是落在林惜的耳朵里面,总觉得不可抗拒的压制。

    她不敢再乱动了,安安分分的任由他背着自己往门前的车走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