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6 我没有在酒里面下毒

    元旦过后,很多公司就开始办年会了。

    陆言深年年都收到一堆的请帖,不过他向来都让丁源去处理的,至于他本人,从来都不会出席的。

    这已经是成为惯例了,但是每年也还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不死心,请帖一次次地发过来。

    有些宴会陆言深是可以拒绝的,但是有些明显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这一次的宴会主办方是邓奇峰,基本上A市排得上名号的人都让他请了来,可以说说群英会聚了。

    林惜的手伤口还没有完全好,冬天长势慢,只是纱布薄了,偶尔不小心碰到还是会疼,但是穿着礼服这么出席还是很打眼,林惜穿了一双手套,一直长到手腕,黑色的手套刚好和今天酒红色的礼服相衬。

    她今天不是来抢风头的,妆化得很淡,但是白皮的人就有一个好处,自带聚光灯的效果,更别说皮肤白的美人。

    不过她跟在陆言深的身边,也没有多少人敢上前打扰的。

    前段时间童嘉琳出事了,整个A市都知道了,虽然明面上找不到什么把柄是陆言深将童嘉琳逼进去精神病院的,但是谁都知道童嘉琳能落到这样的下场,就是因为她不知好歹惹怒了林惜,也惹怒陆言深。

    陆言深牵着她,偶尔有人上前打招呼,林惜倒也没碰到什么麻烦。

    宴会厅有两层,一楼是主要的,二楼有些休息间,洗手间也在上面。

    林惜是在上洗手间的时候碰到成韵的,不过她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些什么,显然是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既然成韵要装作不认识,那她也没有必要开口打招呼。

    两个人擦肩而过,林惜目不斜视。

    成韵走出洗手间,回头看了一眼林惜的背影,脸色冷了下来,但最后也没有敢做些什么。

    陆言深被邓奇峰他们叫走了,怕林惜她一个人被人为难,所以让人安排了休息间。

    林惜从洗手间出来,她没下楼,直接转到了左边的房间处。

    十米长的走廊尽头有一个分叉口,左右两边都是房间。

    林惜看了一眼手上的房卡,转身走向左边,有个房间的门没有关紧,但是她并不是八卦的人,也没有窥探别人的想法。

    但是那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还提到了她熟知的人,脚步根本就不受控制,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停在了那儿了。

    “纪司嘉,你是在威胁我吗?”

    男人的声音慢条斯理,带着几分慵懒的阴戾。

    林惜整个人僵了僵,她抿着唇,呼吸都不敢声张。

    “你要知道,我现在只要把你交给陆言深,或者警方,你的下场都好不到哪儿去。”

    “我不太喜欢被人忤逆我。”

    如果没有认错的话,这声音的主人,是韩进无异了。

    林惜不想久留,抬腿就走,只是人在慌乱的时候总是出点差错的。

    她今天穿的是长裙,裙摆不是伞状的,步子迈得大的话,很容易被绊。

    她现在就被绊了,还不小心碰到放在两个房间之间的垃圾桶。

    “哐当”的一下,垃圾桶的声音很大,林惜手抖了抖,而这时候,韩进的声音也传来了:“谁?”

    林惜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跟前突然之间伸了一只手出来,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房间里面的人就将她捞了进去。

    “你——”

    林惜刚才没敢叫,进了房间才敢说话,视线落在许益的脸上,不禁怔了一下:“许总?”

    许益看着她点了点头,笑了一下,“林小姐不要这么毛毛躁躁。”

    他说着话,走廊那儿突然之间传来一阵声响。

    林惜不敢拉开门出去看,韩进认识她,她要是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必定是有所怀疑的。

    她看了一眼许益,见对方没什么恶意,她才从猫眼看过去。

    原来是在宴会上一对看对眼的人在走廊上亲了起来,她看到韩进站在对面,视线看着他们门前的那对男女。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或者是做贼心虚,明明隔了一扇门,林惜却总觉得韩进的镜片下那双眼眸正直直地看着猫眼里面的她。

    她颤了一下,收回视线,看向许益:“许总怎么会……”

    许益开了一瓶红酒,倒了两杯,递了一杯给她:“林小姐赏个脸?”

    林惜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伸手结果了他手上的红酒。

    许益看着她似笑非笑地挑了一下眉:“林小姐不用担心,我没有在酒里面下毒。”

    他都这么说了,如果她还是端着酒杯一口不喝,未免太不给面子了。

    林惜喝了半杯,看着许益,有些拿不住他是什么想法,刚才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之间出现的,这个男人,最早见到的时候是六年前,和陆言深在包厢里面,当时邓瑞生提出要用女人做赌注。

    她记得那时候,除了陆言深反对之外,就是他了。

    这是林惜对许益的唯一印象了,再多的也没有了。

    “你不用担心,我对你没什么敌意,刚才只是刚好看到你在外面,伸手拉了你一把而已。”

    他说得到没有哪里不对,但是林惜还是有几分警惕,只是点了点头:“刚才谢谢你了,许总。”

    许益笑了一下,对她的不信任也没有说什么,“你先在这里坐一下吧,我出去一下。”

    林惜求之不得,她认识韩进五年了,今天才发现,那才的是真正的韩进。

    平日里面,韩进虽然绷着一张脸不怎么笑,但是待人向来都是绅士风度的。可是很明显,刚才她不小心偷听到他的话,无论是语气还是内容,都彰显着这个男人的邪气。

    想到这里,林惜不禁颤了颤,有些后怕。

    她一直都不知道,韩进原来跟这件事情也有关系。

    门“卡塔”的一下被许益关上,林惜正想着事情,听到关门的声音,被吓了一下,抬起头才发现是许益离开了。

    林惜从包包里面拿了手机,言简意赅地把给陆言深发了条短信,她没有明说是什么事情,只说是发生了意外,所以没有在原来的房间。

    陆言深回得很快,也很简洁,就只有一个字:嗯。

    她收回手机,门很快又被推开了,进来的人是刚才离开了的许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