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7 他还不敢动我们

    林惜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之后有些尴尬,站在那儿看着许益,抿着唇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刚才毕竟是许益伸手拉了她一把,她才没有把自己暴露在韩进的跟前,但是现在却防狼一样防着他,确实是有点狼心狗肺了。

    许益将她的动作收尽眼底,他挑着眉笑了一下:“跟我出来吧。”说着,他顿了一下,仿佛故意的一样:“陆总让我带你的。”

    她的脸顿时就烫了起来了,人家明明是进来帮忙的,她刚才是怎么想的?

    居然以为人家要对她做不轨的事情!

    真的是有些过分了!

    不过许益似乎也不在意,说完转身就拉开门站在门口外面对着她做了个“请”的动作。

    林惜知道是自己的戒心过分了,这一次没有再说些什么,跟着许益出了门。

    走廊的人已经不见了,韩进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许益带着她回了宴会大厅。过了酒水区,林惜一眼就看到站在那儿和人攀谈的陆言深了。

    陆言深向来都喜欢穿黑色的西装,今天也不例外,右手端了一杯只有三分之一的红酒,左手抄进口袋里面,微微低着头,一脸的淡漠。

    大概是注意到林惜的视线,他头微微一抬,看了林惜一眼,视线往身侧的人看了一眼:“李总,失陪。”

    他也不敢对方说到哪里,直接就开口说失陪了。

    说完,长腿一迈,直接就走到林惜的跟前,抽出口袋里面的手,将酒杯换了过去,用右手牵着她的左手。

    林惜被韩进的事情吓到了,手有些发凉。

    许益没说什么,只是举了举手上的酒杯,陆言深点了点头,抿了一口:“我们回去。”

    林惜看到陆言深算是踏实下来,她看了一眼站在男人身后不远处的男人,眉头微微一挑:“陆总不是在谈正事吗?”

    他隔着手套,捏了一下她手心,将红酒杯放在路过的侍者的托盘上,牵着她往外面走。 车厢宽敞,车里面带着暖气,林惜整个人暖烘烘的,她将手套脱了下来。

    陆言深一只手把玩着她的左手,靠在椅子上,微微闭着眼。

    林惜也没有说什么,在车上并不怎么适合谈话,林惜也没有说话,她在回想和韩进交集的事情。

    她认识韩进是一个意外,当时在咖啡厅里面做兼职,韩进那时候刚好在那边有个收购项目,所以待了三个月。

    那三个月他总是固定在一个星期的某两天的下午四点多到她兼职的咖啡店,后来很碰巧,和罗荣生吃饭,又碰到他了,这样机缘巧合两个人才算是认识了。

    只不过她和韩进其实没什么交情,如果不是因为罗荣生,他们最多就是顾客和朋友的关系。

    后来她听说万伦已经快不行了,所以刚拿到毕业证,她就马不停蹄地回国接手万伦。

    出国前,陆言深之前给她的产物和资金加起来不过三千多万,但是对于那时候的万伦而言也是杯水车薪的。

    她那段时间心情很不好,甚至有点烦躁,最后让韩进知道了,他评估过之后说公司愿意投两亿。

    林惜当时也没多想,那是林景留下来的,她和陆言深分手开之后,唯一或者的目标大概就是能够让万伦好好地走下去。

    然后到了去年,罗荣生不小心透露了,当初的所谓融资,根本就不是韩进公司盖章投的,而是他私人账面上出来的。

    韩进一直给她的印象都是绅士、有风度,他虽然对谁都带着几分疏远,但是在很注重别人和他相处的想法。

    而且回国之后,两个人的相处不算多,每一次他都是在一个很平衡的位置,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多想。

    可是今天晚上的韩进,显然是颠覆了她所认知的韩进。

    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不知道韩进有没有借她的手做了什么,特别是万伦。

    一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僵冷了下来。

    陆言深睁开双眸,侧头看着她,“紧张什么?”

    他说得从容凉淡,林惜去手指都发凉。

    感觉到手心里面的手温度开始下降,陆言深眉头动了动,嗤了一声:“他还不敢动我们。”

    虽然只有一句话,但是林惜却松了口气。

    陆总这个人,虽然做事情是嚣张了点,但是他从来都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也不说没有把握的话。

    他能这么说,显然现在应该慌的人不应该是她,而是韩进。

    韩进不慌,他听着酒店经理的话,勾着唇笑得有些邪气。

    “韩先生,实在是对不起,酒店二楼的监控刚好出了点问题。”

    他低头看着手上晃着的酒杯,嘴角的笑容没有落下来,酒红色的红酒在灯光下,映着那镜片下的双眸戾气怎么压都压不住。

    酒店经理看着韩进,他一直不说话,他心里面没有底,额头上的冷汗一直在冒。

    韩进在A市的人脉自然是比不上陆言深的,但是不代表他没有人脉,韩进调回来中国一年左右的时间,却始终摸不清楚韩进的来历,但是在A市却没有人轻易得罪他。

    这是让人觉得恐怖的,不清楚来历,却又没有人敢轻易地去得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进才将手中酒杯里面剩下的最后一点红酒仰头一饮而尽,低头看着酒店经理勾唇冷笑:“是吗,真的是巧。”

    “韩先生,对于今天晚上……”

    “嘭”

    他将手上的红酒杯往桌上一放,看了一眼酒店经理:“算了。”

    说着,他抬腿往外走,留下一身冷汗的酒店经理站在那儿,双腿都是软的。

    车子刚停下来,陆言深的手机就响了,他侧头看了一眼林惜,按了接听键:“说。”

    丁源的电话从手机传来:“陆总,白希希和张梦的家人都是因为欠高利贷被捉了起来,现在人已经放回去了,但是后面的人,暂时还查不出来。”

    他按的是外放,林惜听着丁源的声音,眉头微微一皱。

    “查一下A市这边。”

    陆言深给了一句,然后就把电话挂了,侧头看着林惜:“下车。”

    林惜点了点头,跟着他下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