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8 故意的是不是?

    林惜今天穿了一条宴会长裙,一月份的A市已经完全入冬了,第一场雪虽然还没有来,但还是冷的让人发颤。

    她刚下车,一阵风打过来,身上的大衣贴的不紧,没了车上的暖气,她冷得有点抖。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将人拉到怀里面。

    他在西装外面披了一件长外套,伸手将林惜一捞,她整个人就被他搂到怀里面,只露出了一张脸。

    林惜仰着头,看着陆言深微微挑着眉笑了一下,然后将自己发冷的手贴着他的西装外套顺进去,隔着衬衫贴在他的腰:“陆总,冷吗?”

    他低头睨了她一眼,没把她的小动作放在眼里面。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林惜见他不理会自己,也就把手拉了出来。

    陆言深捉过她的手,将人拉进电梯:“少动来动去。”

    林惜卷了卷手指,看着电梯门一点点地关上,她没再乱动了。

    “过来。”

    林惜刚换完鞋子,就看到陆言深站在衣帽架前,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她。

    她笑了一下,走过去将他的外套脱了下来挂在一旁的衣帽架上,回头一看,男人还是一动不动,就这么站在那儿看着她。

    林惜也不动,环着手就这么看着他,“陆总,我先去洗澡了啊。”

    她故意的,结果刚说完,手腕就被男人扣住,陆言深将她拉了回去,低头看着她:“林惜,我一般不教人。”

    说着,他伸手拉着她的手按上了自己的领带。

    林惜努了努嘴,一般不教人,教人不一般嘛。

    她松了松领结,右手拉着领结,左手将领带抽出来,拉到一般,她突然用力将领带一拉。可是男人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人站在那儿,还是纹丝不动。

    林惜自讨无趣,安分地把领带解了下来,最后伸手拉了拉陆言深的领带,垫着脚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一下:“我去洗澡了。”

    这一次,陆言深倒是没有伸手拉她,只是看着她的双眸诶为一沉。

    林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陆言深早就已经洗好了坐在沙发灰姑娘等着她。

    她洗了头,在浴室里面吹了十分钟,但头发还是有三成没有干,

    陆言深抬头看着她,手动了动:“过来。”

    林惜拿着毛巾走过去,主动坐到了他的怀里面:“韩进跟纪司嘉有关系。”

    “嗯。”

    他摸了一下她的头发,应了一声。

    林惜抬头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对韩进的了解说了一下:“我和韩进不太熟,是因为之前在英国的时候认识了罗荣生,所以才认识他的。我回国前万伦资金有缺口,是他私人给我投资的。罗荣生那边有没有问题我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我听到韩进的电话,感觉他跟我认识的那个韩进完全不一样。”

    陆言深这回总算不再是只应了一个字:“韩进和成韵以前是男女朋友,纪司嘉监狱的替代看似成韵做的,我让丁源去查了,证据也只到成仁贵那边。”

    他没有说完,但是林惜自然是听明白了:“怪不得,我刚回国没多久,纪司嘉就出来了。”

    她当初和陆言深闹矛盾的时候,就是因为纪司嘉,当时她手上的那些视频和录音就是纪司嘉给她的。

    当时她也没有多想,林景当年一直将纪司嘉当成接班人,也当成是她的丈夫,所以很信任纪司嘉。

    纪司嘉能够有哪些录音和视频也并不奇怪,但是后来想了想,如果纪司嘉有那些东西,他在几年前就应该拿出来了,而不是都已经被陆言深弄进去几年了,他才弄出来去搅和他们。

    现在这么一想,那些东西显然是韩振给他的,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交易。

    怪不得成韵和纪司嘉两个人之间,也并不是完全的压制状态,纪司嘉并不是完全听成韵的,他们上面还有一个人,而这个人,无疑就是韩进。

    林惜突然想到了之前自己收到的那些短信脸色僵了僵:“韩进会不会是周先生?”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发,视线看着不远处,脸色有些冷。

    林惜看着他,也没有再提这件事情,伸手抱着他脖子:“陆总?”

    他低头睨了她一眼,看着她从自己的颈项一点点地吻上来,眉头动了一下,抬手抬了一下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林惜连忙抱紧他,空了一只手从他的领口顺了进去,呼吸一下一下地落在他的颈项,伴着她那不亲不重的吻。

    那长发从她后背滑下来,滑过陆言深的手臂,又轻又痒,陆言深脸色微微一沉,伸手将人抱到了腿上:“想要吗?”

    他低头吻着她的唇,沉沉的气息打在她脸上,林惜哼了一声,下意识地往他的身上贴了贴:“想啊,陆总给吗?”

    她眨着眼在笑,眼睛里面映着他,真的是勾人得很。

    “给多少,嗯?”

    他的吻移到她颈后,轻轻咬了一下,林惜整个人都颤了一下,贴在他胸前的手忍不住捉了捉。

    她的指甲刚修剪好,捉在他的身上,不是很疼,就像是有什么划了过去,很清晰的触感。

    陆言深的喉结滚了滚,一只手从她的后背一直往下,最后摁在那尾脊微微用力,林惜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她难受,下意识地动了动,结果不小心蹭到不应该蹭到的地方,就在她的大腿边上,很明显的触感。

    林惜觉得整个人一下就被点烫了,这时候陆言深正好放开了她,低头看着她,一向平静无波的眼神里面就跟带了一团火,哪里还有平日的冷厉。

    这种感觉,简直就是温水煮青蛙。

    林惜最受不了他这样磨着自己,伸手开始扯他睡衣的扣子,可是解开的速度太慢了,她直接用力就扯烂了,手从那八块分明的肌理一直往下,故意绕过裤头,隔着棉布碰了碰。

    陆言深手紧了紧:“故意的是不是?”

    他的声音压得低,就跟现在屋子里面的气氛一样,灼热低沉。

    林惜笑了一下,“是啊,谁让陆总你这么慢?”

    她现在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陆言深冷哼了一声,抬手将她腰扣了起来,一把就将她的裤子扯了下来。

    “嗯——”

    他刚进去,稍缓了几秒,然后就开始狠起来了,“慢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