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79 你觉得你能护她多紧?

    在床上,男人有两个词是绝对听不得的,一是“不行”,而是“慢”。

    偏偏林惜不知好歹,非要挑战权威。

    陆总用事实让她亲口说出来“快”,却也没有那么容易就放过了。

    林惜趴在床上的时候,气已经进得慢,出得也慢。

    而刚大战一场的男人却精神奕奕,从浴室出来,拉开被子上了床,抬手在她的身上拍了一下:“不困?”

    林惜扭过头看着他,另外一只手将他落在自己身上的手扒开:“困。”

    困,就是有些睡不着。

    两个人避而不谈的问题,到底还是有些沉重。

    她抬手摸到他的手,然后借着他的支撑将自己拉了过去,又摸到他的脸,抬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陆总?”

    “嗯?”

    他也低头亲了她一下,刚从浴室出来的男人,身上一股热辣辣的氤氲。

    林惜睁开眼,从那暖黄的夜灯中看着跟前这张骨骼分明的脸:“我的特殊服务怎么样?”

    陆言深手微微一顿,在她的身上掐了一下:“睡觉。”

    喊求饶的时候倒是会哭了,现在过去了又开始翻天了。

    他直接抬手将夜灯也关了,房间陷进一场黑暗中,林惜勾了勾唇,也不再撩拨他了。

    一月份中旬一过,很多公司都开始举办年会了。

    万伦年会的时候林惜带着陆言深露了个脸就走了,罗荣生和王子立他们在群里面问她今年的年会怎么样,林惜只是说不错,也没说具体的。

    琴行那边已经把李潇潇给换了,换了个比较老实本分的。林惜的右手虽然好了,但是因为受伤的地方是手心,所以弹钢琴还是有点困难。她也没有继续上课了,就是有空的时候过去看看。

    今天A市下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雪不大,就是外面风大,还冷。

    她从琴行出来去找陆言深吃中午饭,到了年关,陆言深事情也多,达思和正益两个公司都要他开一些重要的会议,这些天陆总也就是有空跟她吃个午饭,晚饭都是要去饭局的。

    林惜从车上下来,手机主动扣车款。

    黑色的劳斯莱斯横在跟前,林惜从侧面走上达思的门前,忍不住停了下来,她刚想转身走,就看到从车里面走出来的陆博文。

    林惜脸色一僵,她转身先进了达思。

    “林小姐。”

    丁源看着林惜从电梯里面出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平时林惜都会和丁源说上一两句的,但是今天她只是点了点头,直接就走到办公室的门口,敲了敲门。

    陆言深在里面看文件,听到敲门声,头都没有抬,直接就让她进去。

    林惜直接推开门,看着低头看着文件的男人,她走过去把包包放在桌面上:“陆总。”

    她语气严肃,也有些急。

    陆言深抬头看着她,见她在喘气,手动了动,把钢笔放了下去:“后面有狼追你?”

    说着,视线往她的身后偏了偏,显然是在挖苦她走这么急。

    林惜缓过来,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开口了:“我上来的时候,看到陆老先生了。”

    陆言深和陆博文的关系,林惜至今都没有摸透,所以她其实也并不是很懂陆言深和陆博文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丁源的声音:“陆总,陆老先生来了。”

    陆言深要求每个人进办公室都把门给关了,林惜已经习惯了,所以每次进来的时候她都会将门带上的。

    现在丁源在门外面通报,陆博文人已经到门口了,陆言深就算不想见,也不可能的。

    老子见儿子,难道还能被拦到门外面吗?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他没说什么,但是林惜已经懂了。

    她抬腿进了休息间,还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把人带进来,丁源。”

    陆言深的声音很冷,显然他并不怎么想见陆博文。

    林惜本来是把休息间的门关上了的,她没有偷听的习惯,但是好奇心驱使,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扛不住,把门又拉开了。

    “陆言深,你现在翅膀硬了,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了?”

    陆博文他强势了一辈子,以前就只有别人听他的份,陆言深在五年前虽然也有了反抗的苗头,但还是被他压得死死的。

    但是这两年来陆言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在告诉他,自己养大的儿子要开始回头咬老子了。

    从童家出事再到A市的成家,如果他在不明白陆言深想要做什么,那他真的是白活了六十多年了!

    一开始陆言深动童家,他原本是以为他为了林惜那个女人,也不怎么相信陆言深真的刚动那么大的一张网。

    但是如今种种的事情都告诉他,陆言深不仅仅敢动,他还要动得彻底!

    他年纪已经不小了,人生过百之后,没多活一天都多一个未知数。

    从前年轻的时候自信热血,一心只想强大,所以愿意与狼共舞,但是现在年纪大了,他能不动就不动,但偏偏陆言深不让他如愿,非要在风平浪静中搅和。

    “东西交出来,你应该知道,那些人不是你能够动的!”

    陆言深眼底的阴戾浮了出来,看着陆博文冷然地勾了一下唇:“就算不是我能动的,我也要动。”

    他忍了这么多年,步步为赢,难道就是因为“不能动”?

    陆博文气得脸色直接就青了:“我不跟你废话陆言深,你不把东西交出来,你迟早后悔的!”

    陆言深站在那儿,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根本就不把他的话听进去。

    陆博文年纪大了,气性越发的上来,他叱咤了一辈子,到头来被自己的儿子压着,这气他怎么可能顺得过去!

    两个人沉默了半响,办公室里面的气氛紧得就好像是随时要进攻的箭一样。

    “你如果执意不交出来,你就等着给你妈准备一块地吧!还有林惜,你觉得你能护她多紧?”

    陆博文说这话的时候,虽然年纪大了,可是年轻是积累下来的阴险和气势却没有半分的削减。

    可是看了一眼陆言深,还是不为所动,他咬了一下牙,背着手转身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