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80 我最喜欢你说一不二的时候

    林惜在休息室里面,刚才陆博文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她震惊的不是陆博文居然会用她来威胁陆言深,她震惊的是,这件事情,居然还会牵扯到陆言深的生母。

    她跟陆言深在一起这么久了,从来都没有问过陆言深生母的事情。

    一方面是她以为陆言深的生母已经过世了,毕竟像陆家那样的豪门,里面肮脏得很,弯弯道道多的是,所以她从来都不去问;另一方面是她和陆言深在一起这么久了,从来都没有听到他提起过,就算是擦边的事情也从来都没有提及过,这让她误以为他的生母是陆言深不远提起的一道伤口,所以她没有去问。

    但是今天听到陆博文的话,显然不是这么简单,陆言深的生母在他的手上。

    她低头看了一眼眼前开了一条缝的门,抿了抿唇,她还是把门拉上了。

    休息室的隔音很好,陆言深让他进来,显然是不想让他听到那些事情。

    她听到了,没有办法,只能假装自己听不到。

    林惜拿出手机,想要刷网页,却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陆博文这个人,比她想象的还要变态一些。

    一个是自己的女人,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他却丝毫没有心软松手的打算。今天上来说一番话,不过是在警告陆言深。

    他老了,不想懂动那么多,所以希望陆言深识趣,能够主动退出这场战争中。

    可惜了,陆言深从一开始就在等今天。

    林惜正想着事情,门突然被推开。

    她愣了一下,手机摔在地上,陆言深看着她,目光深邃:“听到了?”

    他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走过来弯腰帮她把手机捡了起来。

    离席就这么看着他把手机又放回自己的手上,半响才反应过来,“听到什么?”

    她脸色有些茫然,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放回包包里面,然后起身拉着他:“中午吃什么,陆总?”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半响,牵起她的手,在手心捏了一下:“粤菜?”

    林惜心思不在吃饭上,自然没什么意见:“好啊。”

    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是眼底里面的情绪一下子就把她给暴怒了。

    陆言深微微低垂了一下眼眸,没有拆穿,牵着她走了出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林惜知道陆言深是看出来了,她其实不怎么会伪装自己的心思,不像陆言深,讳莫如深的,尽管两个人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她有时候也未必真的能够把他的心思完全猜透。

    车子开得不快,这个时候路况有点堵。

    林惜看着自己被他捏在手上的手,微微抽了口气,侧头看着他:“陆总。”

    她眼底带着很浅的笑意,深处是突然想明白后的了然。

    黑眸微微一动,陆言深低头直直地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她说着,唇角勾了起来,笑得越发的明显。

    陆言深看着她,大概猜到她接下来想说什么,可是还是假装不知道:“什么?”

    林惜将右手抬起来,上面还有一层薄薄的纱布包着,力气不能动太大,不然还是会疼。

    她也没有动到自己的掌心,只是用手指碰了碰他的薄唇,视线有点缠绵。

    食指和终止交错下,她的手落在了他的领口,微微拉了拉他的衣领,突然笑出了声音:“我最喜欢你说一不二的时候。”

    她说着,顿了一下,仰头用唇瓣贴在他的嘴角:“不管是床上还是床下。”

    她一语双关,显然是在坦白刚才已经听到了陆博文的话了,也算是表了一个态,就算是将来陆博文真的对她下手了,她也希望他先把他一直想做的事情做了,而不是因为她,而放弃。

    陆言深伸手掌在她的左脸上,大拇指在她的眼角上蹭了蹭,黑眸深邃不见底,看着她就好像是深潭一般:“林惜。”

    他叫着她,声音又低又沉,那两个字从他的嘴里面说出来,林惜觉得自己真的爱惨这个男人了。

    她抬手抱着他直接吻了上去,不让他把话说出口,霸道又蛮横。

    陆言深一只手搂着她的腰,突然就笑了,在她撑不住的时候贴着她的耳侧开口:“就这么喜欢我吗?”

    她眯着眼趴在他的肩膀上喘着气,听了他的话,倒也没有半分的害羞,“嗯,爱惨你了。”

    所以啊,陆总你做什么都好。

    他张嘴在她的耳垂上咬了一下,“我也爱惨你了。”

    直白又强势,这个男人向来都是这样的。

    林惜跟着他久了,有时候竟然也不知不觉中学了他的行事风格。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陆言深表面上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林惜能感觉出来,他比刚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心情好了不少。

    林惜知道他这段时间忙,所以吃了午饭之后就自觉的打算回去公寓。

    但是显然这一次她的自觉错了,听着陆言深对司机说回去公司的时候,她滞了一下,扭头看着身侧的男人:“陆总?”

    “嗯。”

    他闭着眼靠在车上,漫不经心地应着她,却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

    她也懒得问了,总归不会将她拿去卖了的。

    听不到林惜继续开口,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将她扭头看着车窗外,也不知道想什么,认真的很,脸上收了笑意和平日里面的小矫情,倒是恬静得很。

    吃饭的地方离公司并不远,车子很快就到达思的门口了。

    林惜先下的车,这个时候是午休时间,外面又冷,并没有多少人。

    她跟着陆言深进了专用电梯,盯着那电梯的层数一直地往上走,她莫名地觉得心口一跳。

    “叮”

    电梯门应声而开的时候,她被吓了一下,陆言深侧头看着她,眼神有点意味深长。

    林惜眉头挑了一下,“陆总是打算,办公室play吗?”

    男人的步伐迈得大,十几米的路,林惜只能小跑跟着。

    “嗯。”

    不轻不重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林惜还没反应过来,陆言深就刷了指纹把办公室的大门开了,牵着她进去,把门关上,一转身就把人压在那门上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