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81 你说的,说一不

    “唔——”

    林惜只来得及短促地叫了一下,呼吸跟声音就被陆言深全部都吞了下去了。

    冬天穿的衣服多,他伸手将她的外套先脱了下来,然后才松开了一点:“抬手。”

    虽然是叫她的,可是他一只手已经举着她的手,将她的毛衣也脱了下来。

    衣服被他扔在地上,林惜伸手扯他的领带,也将他的外套拉了下来,隔着衬衫手到处乱爬,那平整的衬衫被她弄得又皱又乱。

    她看着,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陆言深刚把她的长裤从脚踝拖下来,听到她的笑声,抬手在她的大腿上拍了一下:“专心点。”

    说着,他低头开始亲她。

    林惜被他脱得什么都没有,冷得发抖,下意识地抱紧他。

    陆言深不喜欢开暖气,所以办公室冷得很,暖气是刚开的,现在还没有完全暖起来,她贴着男人火热的胸膛,不用他说,她就自觉地将自己贴上去了。

    可是还是冷,手臂和腿迅速就冷了下来。

    林惜看着亲着自己的男人,他身上虽然衣服还是乱的,但是还在。

    她有些不甘,抬手开始解那衬衫的纽扣,可是纽扣补好解,她现在人一半是冷的,一半是热的,这种水声火热的状态,让她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去解纽扣。 她想把衬衫咬了,可是视线落在前面的办公桌上,她还是忍住了。

    丁源最后走的时候把办公室的窗帘拉上了,办公室里面现在的光线并不亮,林惜微微抬头,对上那双直勾勾的黑眸,西口一颤,张嘴在他的肩膀侧咬了下去。

    “唔——”

    “勾紧。”

    他抱着她的双腿,在她刚才咬他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往里面挤。

    两个人半个月没有这样的亲密,林惜状态进入得慢,但是陆言深也不急,一点点地磨着她,见时机到了,也就不再温水煮青蛙了。

    林惜刚才还觉得在温水里面的,这一下子被人扔到热水里面,整个人都受不住。

    “嗯——陆总!”

    陆言深低头看好她,黑眸有点亮:“你说的,说一不二。”

    林惜哼着,双手死死地掐着他的手臂,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撞散了。

    一开始她还觉得身后的门冷冰冰的,但是现在,后面都热起来了。

    长发在她的身后散开来,有些贴在脸上,杏眸渗着一片的水光,黑眸微微一沉,陆言深动作越发的大了起来。

    早就想动她了,在车上的时候要不是想着时机不对,他恨不得摁着人就来。 林惜总是有这样的本事的,一两句话就把人撩得浑身都不对劲,心口又痒又空,直到将她扣在身下,他才觉得有几分舒坦。

    办公室里面的暖气终于侵占每一个角落,可林惜却已经不需要了。

    男人的胸膛是热的,身下的桌子是凉的,就因为这样的冷热交替,让她越发的受不了。

    简直是要命了。

    她的手下意识想要捉住些什么,但因为她坐在椅子上,他站着,两个人的距离有点远,而且陆言深显然是故意的,他就是不低下身来,以至于她什么都捉不住,除了他落在自己身上的一双手。

    “啪嗒——嘭——”

    桌上的文件被她碰到地上,借着是本子,陆言深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悠着点,别把东西摔坏了。”

    说着,他越发的狠。

    林惜哼唧着:“陆总,抱,抱我!”

    她喜欢抱着他,这样两个人空了一块,让她不习惯。

    桌上的人满脸通红,眼底跟装了一汪水一样,抬头看着他的时候眼角会勾起来,跟小钩子一样,直接勾着他的心。

    陆言深终于如她的愿,附身下去亲她。

    整个办公室里面全都是两个人交缠在一起的喘息声,林惜后悔在车上说的那句话了。

    她说前半截就好了,为什么还非要加上什么床上床下的。

    现在好了,自食其果了。

    最后一次之后,林惜直接就睡过去了。

    冬天的天色容易暗,林惜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休息室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虽然做了隔音处理,但是休息室就在办公室里面,虽然听不清楚陆言深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她还是能够隐隐约约听到外面的谈话声的。

    她伸手摸到灯的开关,按了下去。

    灯光亮了起来,林惜找到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

    房间里面开了暖气,她唇干口燥的,想要起身去装水喝,却发现自己的身上什么都没有了。

    林惜低头看了自己一眼,难得老脸一红。

    她摸着想找衣服穿,这个时候,门推了开来,陆言深从外面走进来,视线落在她的身上:“醒了?”

    “我口渴。”

    她干脆也不动了,就抬头看着她。

    陆言深给她装了一杯温水,将水杯递给她,抬手在她的头发上一下一下地顺着:“晚上想吃什么?”

    林惜已经半年多没剪头发了,本来就已经差不多到腰了,现在已经过腰了,巧克力色的长发披在身后,几乎将这个后背都挡住了。

    “什么都可以。”

    她现在饿得很,吃什么都可以。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刚睡醒的人脸色被烘得红灿灿的,让他想起今天中午她被他压在那桌子上也是这个样子的。

    黑眸微微动了动,他伸手接过杯子,又给她接了一杯温水:“衣服在衣柜里面,换好衣服出来。”

    说完,他起身就出去了。

    林惜又喝了半杯水才起来去找衣服穿,这房间也不算小了,二十多平米,衣柜什么都可有,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小套间了。

    拉开那衣柜,左侧有两套是她的衣服,右侧两套是陆言深的,底下还叠着两个人的睡衣。

    她勾唇笑了一下,之前她都没有开过衣柜,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里面也会有自己的衣服。看着衣柜里面的衣服,她抬手随意地挑了一套穿上,又套上毛衣和外套,再走出去。

    林惜出去的时候陆言深正打着电话,听到她出来的声响,他看了她一眼,过来牵着她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跟电话那边的人说。

    林惜也没有开口,就这么跟着他一步步走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