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82 她找你什么事?

    那天之后,陆博文倒是不见有什么动作,仿佛他来了就只是来过而已。

    随着一月份一天天地过去,春节越发的近了。

    A市已经开始有春节的气息了,还有一个星期不到就春节了,琴行再上两天课就放假了。

    这天晚上陆言深有个饭局,林惜干脆就叫了琴行的人一起吃饭,算是年前的聚餐了。

    因为琴行的所有工作人员加起来也不过是十个左右,林惜很大方地选择高档的地方进行聚餐,临走的时候又跟财务那边说了,给几个老师这个月多发百分之十的提成。

    寒假班的人不少,所以百分之十的提成不少了。

    林惜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司机说已经到酒店了,她洗了手就往酒店外面走。

    现在的晚上来得早,这个时候已经八点多了,整个A市完全进入了夜色中。

    陆言深偏爱一个牌子的车子,所以林惜一眼就看出来是哪一辆车子了。

    “林小姐。”

    她刚走过去,司机就帮她拉开车门了。

    林惜点了点头:“谢谢。”

    外面冷得很,她说完就抬腿上车。

    群里面有点热闹,在发红包,林惜笑了一下,抢了一个,抬起头看向车外,车子缓缓地启动,刚好和一辆黑色的轿车相对而过。

    林惜刚想收回视线,却不想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她整个人都僵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消失了将近两个月纪司嘉。

    她下意识想要开口喊司机停车,可是还是忍住了。

    车子往前开,刚启动,开得慢,林惜盯着后视镜,直到看到从车子里面出来,林惜眉头直接皱了起来。

    陆博文居然和纪司嘉搅和到一起了,她不禁有些担心陆言深那边。

    陆言深向来都稳得住,公司里面有什么事情,林惜根本就看不出来。

    她想了想,给丁源打了个电话。

    那边有点吵,林惜等他走远了才开口:“丁秘书,最近公司的那件事情,不知道解决得怎么样了?”

    那边的丁源愣了一下,他也不是傻的,当初陆言深把消息封得这么紧,自然是不可能让林惜知道的。

    他也没有立刻回答林惜的话,想了想,还是决定稳妥一点:“林小姐,公司的哪件事情,我不太明白。”

    林惜暗暗骂了一句老狐狸,知道丁源这里是套不出话了,她只好也打哈哈:“是吗?我也不太记得了,就是好像上次听陆总提了一下,既然你也不记得,那就算了。”

    说着,她直接开口转开了话题:“你们结束了吗?”

    “快结束了。”

    林惜看了一眼车窗外:“好的,那我不打扰你了。”

    “林小姐客气了,有什么事找我都是应该的。”

    林惜没再说什么,挂了电话之后,她拿出手机开始在网上查相关的消息。

    但是陆言深做得太好了,什么都查不到,几乎关于达思和正益的都被屏蔽了,她百度出来的,都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这么风平浪静,根本就不可能,显然是陆言深动手脚了。

    而另一边。

    丁源刚挂了电话,松了口气,幸好他反应快,不然按着刚才林惜的话接下去,这段时间瞒着的事情就要被他抖出来了,到时候指不定陆言深要怎么惩戒他。

    这段时间达思确实是出了点问题,外省的两个项目突然之间说审批有问题,要延期。

    这样的手段,陆言深也对别人用过,一看就知道是有人从中作梗了。

    别人还好,只是这个人是陆博文的话,确实有点硬骨头难啃。

    他把手机放回口袋里面,刚回到包厢,陆言深这边已经开始散了。

    丁源看了一眼陆言深,暂时没说话,跟着他走了出去。

    上了车,丁源才小心翼翼地叫了陆言深一下:“陆总,刚才是林小姐的电话。”

    今天晚上的饭局就是为了外省的那两个项目,一群老狐狸,陆言深今天晚上也难得的被灌了不少的酒,还让利了五个点,才让他们松口。

    听到丁源的话,他按着太阳穴的手微微一顿:“她找你什么事?”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林惜就算有事也很少会打电话过来的,更何况明知道今天晚上他有饭局。

    而且这个电话还是打到丁源那儿去了,不是打到他这儿,也不知道她又在玩什么花样。

    丁源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那张脸还是那样,他也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林小姐在试探我最近达思的事情,但是她也不清楚,可能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丁源的话音刚落,黑眸就沉了下来,“不是都封紧了吗?”

    “网上所有的消息我都已经撤下来了,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除了陆总你和我,还有就是负责这个项目的那个小组。”

    陆言深眉头动了一下:“林惜和他们接触过?”

    “我让人查一下。”

    陆言深没有再说话,丁源拿着手机,手心有点冷。

    林惜从车上下来,风打过来,她回过神来,打算先不想这些事情。

    达思必定是有什么事情的,不然丁源不会那样说的,只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还不知道而已。

    这个点,时间已经不早了,林惜拿了衣服去洗澡。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她看了一眼手机,刚想发信息问陆言深什么时候回来,就听到楼下有动静。

    林惜连忙抬腿走出去,站在楼梯上看到玄关处的男人,他正在换鞋子。

    注意到她的视线,陆言深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事?”

    林惜想到丁源的话,还有自己见到的纪司嘉和陆博文,抬腿走了过去。

    她刚走到一半的楼梯,陆言深就上来了。

    林惜抬手勾着他的脖子,他伸手抱着她,继续往前走。

    陆言深身上有很浓的酒味,林惜一闻就闻出来了。

    她侧过头,舔了一下他的唇瓣,眉头微微一挑:“陆总,你喝了不少的酒啊。”

    陆言深抱着她进了房间,拍了她一下:“下来,我去洗澡。”

    他有点洁癖,今天晚上和那些老狐狸周旋了两个多小时,酒喝了不少,整个人的身上也被熏了烟味。

    以前抽烟的时候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不抽烟了,陆言深很不喜欢烟味。

    而且林惜也不喜欢,所以他直接就从衣柜上拿了一套衣服出来,身上的人还挂着。

    他抬手把衣柜的门关上,低头看着林惜:“不听话是不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