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83 吓一吓就怕了

    林惜知道他喝了不少酒,听到他这么说,也不再缠着他了,松了手,从陆言深的身上下来。

    她回到床上,拿着手机,想着待会儿要怎么开口好。

    陆言深既然让人把消息封锁了,自然是不希望她知道,但是她已经打电话给丁源了,两个人总不能大家都不坦白。

    男人洗澡不同女人,陆言深不到十分钟就从浴室里面出来了。

    林惜抬头看着他,在他走过来的时候伸手抱住了他,亲了一下:“陆总,我晚上打了个电话给丁秘书。”

    陆言深洗了头,头发没有完全干,所以那头发扎在她的脸上,又湿又痒,林惜动了动,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你头发没干啊陆总,我去拿毛巾。”

    说着,她就松了手,起身去拿毛巾。

    陆言深看着她的背影,黑眸动了一下,直到林惜进了浴室,他收回视线,上了床。

    林惜拿着毛巾从另外一侧爬上了床,绕到陆言深的身后跪着帮他擦头发。 她刚才已经先把话说了,陆言深向来都不怎么瞒她事情的,刚才她都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了。而且丁源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她就说了一句话,丁源就察觉出来了。

    她不信丁源不跟陆言深说,所以她也不急,她等着陆总先开口。

    “外省分公司有两个项目出了点问题,审批手续突然说没有完全,要重新办理,工程拖着,一天损失不少钱。”

    他也没有多说,但是林惜却也听得明白。

    这事情无非就是陆博文的手笔,他要比陆言深把证据和名单交出来,陆言深不愿意,A市是陆言深的地方,陆博文不好动手。

    外省的分公司,陆言深的手再长,也伸不了那么远。但是陆博文不一样,他这些年来的人脉,还有和他有关系的人一堆堆。

    陆言深手上的东西牵扯了多少的人,刀子不扎在自己的身上不觉得疼。可现在不一样了,枪口一致对着他们,他们自然要联合起来。

    林景留下来的东西毕竟太久了,取证有点困难,光是提交到那边去就不容易,而且现在还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不得不说,那东西在陆言深的手上,就可以算是烫手山芋。

    只是这烫手山芋,丢不了,也不能丢,还得拼了命地去护住。

    陆言深的头发短,吸水毛巾擦了不到十分钟就干得差不多了。

    林惜把毛巾往一旁一扔,直接从陆言深身后抱了过去,下巴扣在他的肩膀上,把自己今天看到的事情告诉他:“我今天吃完饭从酒店出来,看到纪司嘉,还有陆老先生。”

    陆言深扭头看了她一下:“他们看到你了?”

    林惜摇了摇头:“没有,我是在车上看到他们的。”

    她没有说自己差点没忍住下车了,估计说出来之后,陆总又得惩戒她了。 “这段时间出门,我让两个人跟着你。”

    自从童嘉琳的事情发生之后,陆言深就派了个司机一直跟着林惜,但也是司机,跟的不算紧。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强硬地说要让两个人跟着他,林惜抿了抿唇,还是应了:“那我少点出门。”

    他侧头咬了一下她的下唇瓣:“童嘉琳被放出来的事情,丁源查不到什么,白希希和张梦都不是A市人。白希希的爸好赌,欠了七十多万。张梦的弟弟是个瘾君子。”

    陆言深点到即止,算是为这一次派两个人跟着她做了个解释。

    林惜哼了哼,虽然不太习惯有人跟着自己,可是现在就连陆博文都已经按捺不住了,很显然后面的人也是按捺不住了。

    而且韩进到底是什么人,他们都还不清楚,那么久了,那个一直在背后的人还是没有出来。

    腰上一紧,林惜被他直接就从身后抱了过来。

    她反应过来,连忙抱紧陆言深,对着他的双眸,眉头微微一挑:“陆总只看不吃吗?”

    陆言深抬手在她的臀上打了一下,“睡觉。”

    说着,拉过被子将她塞了进去。

    林惜倒也安分,只是那被子下的长腿就跟长歪了似的,非要往别人的身上卷过去。

    卧室里面灯还没有关,黑眸直直地看着她,眼底有些暗。

    林惜被他看得有些莫名的心虚,把脚收了回来,却不想刚收到一半,陆言深就伸手扣着她的腿,低头看着她眼神又暗又沉:“是不是以为你现在我就不能动你了?”

    他说得不紧不慢的,林惜心却跳了一下,连忙识趣地认错:“我错了,陆总。”

    陆言深冷嗤了一声,抬手关了灯,“睡觉。”

    林惜这一次也不敢再乱来了,虽然这个时候有大姨妈护体,但是刚才陆言深的眼神明明是在警告她,再撩下去,她铁定后悔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嗯,她一向很识时务的。

    黑暗中,黑眸微微亮了亮,陆总伸手从林惜伸手将人抱住,然后闭上了眼。

    因为背对着的,林惜看不都他现在眼角那浅淡的笑意。

    出息。

    吓一吓就怕了。

    外省的那两个工程不是那么好解决,年关已经近了,陆言深还是要亲自去一趟。

    林惜不知道纪司嘉和陆博文两个人勾搭在一起又在使什么坏招,所以这几天她也不敢乱出门。

    陆言深出差的第三天,琴行正式放假,还有三天就春节了。

    A市现在到处都是一片红映映的喜庆,林惜自己一个人在公寓呆了几天之后,终于忍不住出门去超市办年货。

    其实她和陆言深也过过好几个春节了,只是两个人对春节好像都没有什么概念,过得特别的寻常。

    往常都是回去J市一趟的,但是今年也不知道陆言深能不能在大年三十回来。

    外面的天冷得风跟刀子一样刮人,林惜手上拎着两袋东西,刚从超市出来,跟着她的两个保镖就接过去了。

    她没让人跟着进商场,商场人多,要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也不会那么轻易被捉住,所以并不担心在商场出事。

    年二十九的时候,林惜盘腿坐在卧室的单人沙发上,听着外面的烟火声,有种回到了前几年在英国时的落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