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85 你当年是对我一见钟情吗?

    她愣了一下,抬手抱着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胸膛拱了拱:“有,想你。”

    陆总很收容,双手抱着她的腰就这么把人抱回去房间了。

    林惜看得出来陆言深很累,回去房间她也没有再闹他了,自己乖巧地躺在床上,盖了被子看着他钻进来。

    陆言深看着她,“这么乖吗?”

    他说着,双手撑在她的身侧,低头吻她。

    林惜双手抱着他脖子,闭着眼一点点地回应。

    这个吻比起几个小时前,两个人狂风暴雨一样的拉扯,简直就是和风细雨。

    陆言深亲人的时候向来都是强势又凌冽的,攻破了城门直接就举着刀往里面冲,搅得满城风雨。

    哪里像现在,他吻得浅不说,还轻,就好像羽毛划过心头一样。

    林惜整个人都是软的,这样难得的温情,比任何时候都动人。

    半响,他停了下来,抬手摸了摸她的脸:“惊喜吗?我特意赶回来见你的。”

    他就是这样,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雄心,也不掩盖自己的私心。

    哪里有男人讨巧都说得这样强势,林惜忍不住就笑了一下,在他唇角啄了一下:“惊喜。”

    他松了手,在她的身侧抱着她,“嗯,想想明天怎么报答我的惊喜。”

    说着,他就闭了眼。

    林惜看着他,灯光虽然不是很亮,但是陆言深眼下的黑眼圈她看得分明。

    她没有接他的话,只是抬手把夜灯也关了。

    两个人昨晚睡得晚,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亮得很。

    林惜睁开眼睛的时候陆言深还在睡,他的睡姿一向都很好,昨天晚上入睡的时候是怎么样的,现在也还是什么样的。

    睡着了的陆言深眉眼间都温和了很多,林惜看着眼前的这张脸,想起好多年前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

    他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而她只是一个低等得连话都不能说的下人,是他伸手将她拉进他的世界的。

    当年她还试图反抗过,他一次次又一次,明明看着一点儿都不像是有耐心的人,却不知道为什么,三番四次地等着她开口妥协。

    “想什么?”

    男人醇厚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林惜只觉得额头一暖,陆言深已经醒了。

    她回过神来,眉头微微一挑:“陆总,你当年是对我一见钟情吗?”

    他难得地愣了一下,想起当年的事情,表情有些严肃的冷。

    林惜也不急,就这么等着他开口,半响,他抬手捏了一下她的耳垂,开口:“不是。”

    “那是什么?”

    她没记错的话,当年她们才见了一面,他就三番四次地出手帮她了。

    虽然林惜不自恋,但是他那样的行为,实在让人不得不往一个自恋的方向想。

    再加上,她确实长得好看。

    虽然当时刚从监狱里面出来,保养各方面都落后了,可是她天生丽质,人也白,五官出色,就算是没化妆,在人群中也是个抢眼的美女。

    “一日钟情。”

    他看着她,眼底有几分笑意。

    林惜现在脸皮厚了,也难得脸红,现在却被他这么四个字弄得面红耳赤的。 陆总的目光太直了,林惜看不下去了,转开了视线,刚想摸手机,手机被他拉了回去,后脑勺也很快地被他的大手掌住。

    她怔了一下,然后干脆抬手直直地看着他:“陆总。”

    “昨晚的话还记得吗?”

    他说着,低头开始亲她,隔着衣服,他在她的胸口上咬了一下。

    有点痛,还有点痒。

    林惜忍不住哼了一下,睁着水润的杏眸直直地看着他:“昨晚说了什么?”

    明知故问。

    陆言深才不管她记不记得,手从衣摆探了进去,然后往上摸到又软又绵的地方,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

    她有些情动,忍不住凑上去吻他。

    大早上的,男人本来就是一头刚苏醒的猛兽。

    林惜的手摸着自己喜欢的肌理,坏心地从那衣服的领口一直探下去,被纽扣绷着不能下到最尽。

    她抽回手,隔着衣服摸他。

    趁着陆言深不注意,手探到他的双腿间,隔着裤子故意碰了一下,脸上笑得有些狡黠:“陆总,这是什么,怎么会动?”

    她睁着眼睛,当真是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样子。

    陆言深喉结滚了滚,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说着,他抬手将她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开始脱自己的,直到两个人在被窝下什么都没有,他双手一用力,掐着她的腰,就让她翻到了自己身上。

    他空了一只手,从身后探下去,勾着她。

    林惜的呼吸开始急促,觉得难耐,他冷哼着,就是不为所动:“想要吗?”

    “嗯。”

    她咬着唇,应得有些艰难。

    陆言深看着她,“那你自己来拿。”

    说着,他把手抽了回来。

    林惜觉得心口一空,双眼含着水看着身下的男人。

    两个人对峙了将近十秒钟,最后林惜低下头,开始在他的唇边吻开来,然后从脖子下去,最后停在他的喉结上,轻轻地舔了一下。

    陆言深哼了一声,她突然笑了起来,轻轻地咬了上去。

    在她后背上的大手突然之间收紧,林惜故技重施一直往下,最后还是陆言深妥协了。

    今天大年初一,外面的阳光还算好,两个人有大把大把的光阴。

    林惜好几天没有见陆言深,这样的亲密她喜欢,虽然有些累,却也还是配合地让他抱着自己肆意。

    结束的时候她不太想动,趴在床上捉过他的手臂咬了一口。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满足之后他脾气好得很,更何况对林惜,别说是就这么轻轻地咬一下,就算是真的大口咬下来,他也不会说什么。

    林惜自己也舍不得,咬了一口,就只见了个牙印,就下不了口了。

    她本来还没有注意到的,抱着他的手眯着眼睛枕了一会儿,然后觉得有点饿,想要起来吃点东西,视线才看到他手臂外侧的伤口。

    不算很大,也就是四五厘米那么长。

    林惜眉头一皱,立刻翻了身,看着身侧的男人:“陆总,你没有瞒着我什么事情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