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86 你以前不骗我的,陆总

    陆言深偏头看了一眼,瞬间就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了。

    他转了转被她拉着的手臂:“不小心蹭到的。”

    林惜捉着他的手臂,伸手摸了摸,那伤口有点刺,显然是没有处理过的。

    他说得风淡云轻的,她哪里信。

    松了手,伸手推着他的肩膀将人推平,自己翻身压在他的身上,低头直直地看着那一双黑眸:“你骗我,陆总。”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按着他的薄唇,开口说出来的话笃定得很。

    他没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

    半响,林惜松了手,低头扎着他的唇就啃了下去。

    往常都是他咬她的,这一次换过来了,她用了力气,薄唇一下子就破皮了。

    “你以前不骗我的,陆总。”

    她低着头,脸色有点不太好,声音也低了很多。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明明知道她是装的,可是听到她的声音低了下去,还是忍不住妥协。

    陆言深伸出一只手搂着她,另外一只手撑着床坐了起来,半靠在床头上低头看着怀里面的女人,侧头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伤痕:“回来的时候出了点小事情。”

    听到他终于妥协了,林惜才抬头看着他,眼睛里面浸着水,好像随时都能够从里面挤出一滴眼泪:“还有哪里伤了吗?”

    他将人抱了起来,让她和自己持平,才开口:“没有。”

    林惜伸手摸他:“没骗我?”

    陆言深嗤笑了一下:“骗你有什么用。”

    “谁知道,你刚才就是骗我的。”

    他微微低着头,睨着她,“不信我?”

    “不信。”

    “……”

    她回答得十分的干脆,难得有一次,陆总被堵得无话可说。

    他冷哼了一声:“不信就算了。”

    说着,他将她推到一旁,翻身想要下床。

    林惜见他要下床,连忙伸手拉住他:“我要再检查一下。”

    明显的得寸进尺。

    陆总一只腿刚落到地上,半个人站了起来,回头看着半跪在床上的人,仰着头,杏眸里面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算了,他惯的。

    他咽了口气,最后还是坐了回去,闭上眼,任由她乱来。

    林惜不是开玩笑的,昨天晚上太晚了,她刚睡醒,被他突然之间回来的惊喜一下子冲昏了头,根本就没有留意那么多。

    后来她稍稍冷静下来,只想起来问他有没有饿,根本就没有想到,就出这么一次差,也会有这样的变故。

    手臂上的伤口虽然不是很严重,而且男人皮糙肉厚的,不处理也算不上什么问题。

    但是想到他昨天晚上是半夜赶回来的,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伤了,陆言深没有管,毕竟陆总有时候也是很自以为是的。

    见他比了眼睛靠回来床上不说话,林惜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客气,双手拉着睡衣的下摆往上翻,视线落在前面那分明的八块腹肌。

    林惜眼皮微微一跳,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了,可是年纪越大,她就越钟爱陆总这样的身材。

    上面有些伤痕,但是陈年老伤,不过是因为男人的皮肤白,才会显出来。

    没有新伤口,她松了口气。

    但是这也只是身前,还有身后。

    她推了推陆言深,“陆总,翻一下身。”

    男人没动,林惜瞥了他一眼,见他还是老僧入定一样闭着眼睛在那儿。

    她咬了咬牙槽,一把将裤子脱了下来。

    一双大长腿,有一些擦伤,但是不严重,也已经结痂了。

    她终于松了口气,但是这口气并没有完全松开,因为还有后背。

    林惜把裤子提了回去,侧身双手推他:“陆总,配合一下。”

    一直没睁眼眼睛的男人突然之间拽住了她的手腕,一把就将人捉到了跟前。

    他上身的衣服被她撩了起来,林惜脸一扑就扑到了那腹肌上面。

    浓烈的男性荷尔蒙从鼻子传来,熟悉的汗味让她昨晚两个人激烈的时候。

    她觉得喉咙有些干,转开视线抬头看着他:“陆总,就不能配合一下吗?”

    还有最后一块地方了,她不看过,她心送不下来。

    “不想配合。”

    他撩了一下眼皮,应得漫不经心。

    林惜跟他对视了半响,有些气急,抬手甩开了他的手:“行啊,那我以后也不想配合的时候,陆总别逼我。”

    她几乎没对陆言深发过脾气,一是不敢,二是没什么好发的。

    但是现在,陆言深一开始瞒着她,现在又不配合,她心底又难受又气。

    她知道他肯定是受了伤的,他这么强硬地不给她看,必定是有不对的地方。

    说着,她抬腿下了床,起身就走。

    陆言深伸手将人拉住,抬头看着她,视线落在她的双眸上,在心底叹了口气:“受了点伤。”

    他说着,侧过身,意思很明显,让她看。

    林惜知道这是男人最大的让步了,她也不是真的生气,她就是着急。

    见他终于肯让自己看了,也没有矫情,掀开他的衣服,才一半,她就看到那伤口了。

    这后背的伤口是处理过的,被刀划的,伤口有些重,十多厘米长,现在都还在渗血水。

    她想到昨天晚上他居然抱着自己来了这么多次,也不知道是该生气好还是hi心疼好。

    沉默了半响,她才开口:“伤口裂了,我去拿消毒水。”

    “嗯。”

    他趴在床上应了她一声,林惜出去前看了他一眼,抬手抹了一下眼角。

    他不说,她不问就是了。

    林惜下楼拿了医药箱上来,把他的睡衣全脱下来,用棉签蘸了消毒水往边沿开始涂上去。

    她不是第一次帮他处理伤口了,可是还是有点手抖。

    这伤口是在腰侧到后背,下半部分,估计是陆言深为了躲避正面的袭击才受伤的。

    林惜处理好,将东西收拾好,陆言深已经翻了跟身,搭着被子靠在床头,手上拿着手机在拨号。

    她看了他一眼,爬上床坐在他身上抱着他:“陆总?”

    电话还没有接通,陆言深应了她一声:“嗯?”

    “你以后不要赶着回来见我了,没有什么比你平安回来更加重要。”

    惊喜什么的,她可以不要。

    陆言深低头睨了她一眼,抬手拍了拍她的脸,又掐了一下:“想太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