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88 我比去年更爱你了

    “幼稚。”

    陆言深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屑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林惜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他。

    现在已经八点五十八分了,离九点还有两分钟。

    最后觉得幼稚的陆总还是松了手,让怀里面的人闭着眼睛走出去了。

    只是他没有闭上眼睛,一直跟着那个幼稚的女人往前走,见她要撞上人了,下意识想要伸手把她拉回来,但见她自己避开了,就没动了。

    音乐又响了起来,林惜又胡乱地走了几步。

    陆言深一直跟在她的身上,直到音乐再次响起来。

    林惜睁开眼,那霓虹灯的夜色下,是男人骨骼分明的一张脸。

    她知道是假的,却还是觉得开心,抬手抱住了他的腰:“陆总,你看,我们注定了天长地久。”

    一直在鄙视这个游戏的陆总难得诚恳地应了一句:“嗯,注定的。”

    林惜往他的怀里面蹭了蹭,耳边是好几个女生的欢呼声,她抬眼看过去,全都是二十出头左右的女生。

    她们年轻、天真、活泼,所以对一份感情真挚又炙热,开心的时候会跳起来笑得像个孩子一样,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无理取闹。

    可是她三十三岁了,很快就三十四岁了,而跟前的男人更是已经三十八岁了。

    换到普通人的身上,他们的孩子都已经上小学了。

    但是她还是很庆幸,在这样的年纪,自己爱的男人,会陪这自己做这样一件明知道是幼稚的事情。

    她动了动,身旁有一对情侣在热吻。

    林惜笑了一下,抬手勾着他的脖子,长靴的跟只有五厘米,她跟陆言深还是差了十八厘米。

    她只能踮起脚,才能够到他的耳边:“陆总,新的一年了,我发现我比去年更爱你了。”

    温热气息搜刮在耳侧,那女声软软腻腻地钻进耳朵里面,就好像是那用歌声勾人的妖精一样,让人迷失心性。

    他抬手抱紧了她,低头看着她目光灼灼,两秒后,他低头对着那双小唇瓣吻了下去。

    那喷泉的水雾打过来,风吹过来是冷的,可是林惜整个人都是热的。

    她觉得自己的腿软得很,整个人只能靠在陆言深的身上才能够没有往下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放开她,却也没有立刻离开,贴着她的唇角细细地吻着。

    林惜一边喘着气一边抱着他,意识回过来,她听到耳边有人在讨论他们。

    明明亲热的也不只有他们两个人,可是却只有他们将目光都抢过去了。

    “天啊,他们是明星吗?那个男的长得好帅,好有气质啊!”

    “那个女的也好漂亮啊,她是素颜吧?我看她眉毛都没有画,皮肤好好,好白啊!”

    “好想上去要签名,是娱乐圈里面的人吧?”

    林惜脸皮再厚,也受不住被人这么议论。

    她拉了拉陆言深的衣摆:“陆总。”

    怀里面的人声音低低的,每次闯祸之后就是这样认错求饶的。

    陆言深却难得笑了起来:“你怕什么,又不是见不得人。”

    他虽然是这么说着,却还是没有将她从怀里面拉出来,而是就这么搂着她往前走。

    男人抬起头,脸上哪里有刚才的温和,面无表情的一张脸比这夜风还要严寒。

    原本打算上去要签名合照的几个女生,看着他们渐渐走远,也不敢再提这事情了。

    好不容易离了视线中心,林惜才探出头,看了一眼陆言深,勾了勾他的手:“陆总,你有兴趣混娱乐圈吗?”

    “没有。”

    说着,他带着往回走:“回去了。”

    她没有异议,反正就是出来散散步。

    回去的时候还早,不过十点左右。

    林惜进酒店的时候看到一楼有桌球,她拉着陆言深停住了:“陆总,你会吗?”

    陆言深顺着她的手看了过去:“你想玩?”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林惜的好奇心,其实很重,只不过她会克制,不会被好奇心拖着走。

    现在这样,陆言深会玩桌球,她当然想学。

    桌球上手并不难,陆言深教学言简意赅,常常都是切着重点讲,林惜学得快。

    但是学会和学精不是一回事,开了五局,每次陆言深让她三个球,她统共进的球都还没有陆言深一杆进得多。

    最后她干脆撑着杆坐到一旁,看着陆言深玩。

    不得不说,陆总真的是什么都精通,他好像什么都玩得很好,只要他会的,都不会差。

    滑雪是这样,桌球也是这样,就连扑克,她都没有见他输过的。

    一杆就进了三分之二的球,不过三杆,球已经完全进去了。

    他收了杆,侧头看着她:“还来?”

    林惜摇了摇头:“我们回去吧。”

    现在都已经十一点了,明天许少霖他们说去滑雪,这个陆言深还是可以的。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把杆放到一旁,走过去牵过她的手。

    今天也算是累的了,两个人洗漱完之后已经是十二点了。

    林惜撑着眼皮本来想问问他们在这边呆多少天的,但是没等到陆言深回来,她就撑不过去睡着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

    林惜动了动,伸手摸到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七点多了。

    她回头看向陆言深,发现陆总已经醒了,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她。

    林惜微微挑了挑眉,侧头亲了上去:“起来了,陆总。”

    亲完,她直接就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房间里面开了暖气,但尽管这样,还是有些温差,林惜抖了抖,连忙拿过毛毯披在身上。

    大冬天,林惜懒得化妆了,护肤之后直接就套衣服,不到半个小时,她就把自己收拾好了。

    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天才亮了,吃完早餐之后已经九点了。

    林浩他们这个时候才姗姗来迟,冬天的早上,也没什么人这么早起来。

    山风吹得呼呼的响,林惜捧着热豆浆听他们聊天,时不时应一两句。

    陆言深向来都是不怎么说话的,林浩最活跃,讲他去年去非洲的事情,绘声绘色,听得林惜有点意动。

    手被掐了掐,她愣了下,侧头看着陆言深:“陆总?”

    “想去?”

    他舀了一勺粥递到她的嘴边,林惜张嘴吃了,“有点想。”

    “嗯。”

    她以为他要说什么,结果只听到他就应了这么一个字,哼了哼,继续听林浩说故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