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89 这狗粮也撒得太过分了吧

    林惜滑雪的技术还停留在还几年前,她除了当初还没有和陆言深分开前去过一次滑雪场,之后就一直没碰过滑雪有关的东西了。

    唯一有进步的就是,她现在的平衡感好了不少。

    刚起来的时候,她差点儿没站稳,幸好陆言深伸手扶了她一下。

    “忘了?”

    他一直手扶着她,微微低头看着她问着。

    林惜看了看不远处的梁思韵,她也是被许少霖扶着过来的,看起来跟她半斤八两。

    她忍不住叫了她一下:“思韵!”

    “林惜,你也会吗?”

    两个人都不会,自然比跟在男人后头好多了。

    林惜点了点头,回头得意地看了一眼陆言深:“陆总,你去滑吧,不用管我,我跟思韵两个人慢慢来。”

    说着,她撑着杆就过去了。

    梁思韵显然跟她想的一样,也是跟许少霖说了,然后撑着杆就跟她会师了。

    陆言深看了林惜一会儿,肩膀被许少霖拍了一下,他才收回视线。

    已经滑了一圈回来的林浩站在两个人跟前:“比一场?”

    男人,不管在什么年龄段,总是少不了争强好胜的心。

    “嗯。”

    陆言深应得平淡,不过已经开始找位置了。

    许少霖看了一眼跟林惜在一起的梁思韵,笑了一下,“有什么彩头不?”

    大过年的,图个高兴,林浩先扔了一辆车出来,就半个月前刚从国外运回来的,全球总共就那么几十辆。

    陆言深看了一眼林惜,报了套房子出来,许少霖把前些天拍下来的一项链拿了出来。

    都是大方的,拿出来都是好几百万的东西,不过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钱,图个高兴。

    嗯,有老婆的就顺便秀一把。

    “得,那我们就按从前的规矩来?”

    林浩这人会玩,陆言深和许少霖不兴出来,三个人难得聚在一起,大多数都是林浩在中间拉拢的。

    但凡三个人有点什么节目,都是林浩想出来的。

    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比这个了,自然有默契。

    陆言深跟许少霖点了点头,林浩一声令下,三道身影就冲出去了。

    林惜看着他们,笑了一下,回头看着梁思韵:“我六年前跟他们滑过,之后就没碰过了,不怎么会。”

    梁思韵听她这么说,也兜了自己的底:“少霖带我玩过两次,不过我平衡感不太好,有点胆小,不敢玩太快。”

    林惜点了点头:“现在人多了,我们去那边,前面有个坡,下去人多,我们挑个平坦的地方慢慢玩。”

    两个人统一想法,然后两人一前一后小心翼翼地挪了位置。

    那三个男人已经不知道滑到哪儿去了,这滑雪场虽然是人造的,但因为是在山上,借了山势,倒是起起伏伏。

    林惜倒也不怕摔,而且她滑了几分钟之后,发现自己很快就掌握要领了。不过回头看梁思韵,她是真的平衡感不太好,蹲着就只敢慢慢地撑一杆,她只好等着她。

    林惜对梁思韵最开始的认知也就是从媒体上来的,梁思韵息影前是出了名的高冷的,前头出身不太好,没什么背景,从十六岁开始杂志模特一步步混到影后,她什么都当过。

    这么一个人,媒体对她自然是褒贬不一的。

    但林惜这两天接触下来,发现梁思韵这个人,看着是有些高冷,但实际上还有点“傻白甜”,天真得很,就是扭,认准了就认准了,别人都带不跑。

    她以前也是傻白甜一个,不过活到现在,她心里面的弯弯道道也不比陆言深少。猛的跟这么一个人接触,她还是挺乐意的,毕竟不用费什么心思。

    梁思韵知道林惜在等自己,可惜奈何她胆小,只好跟林惜说:“林惜,你先走吧,我慢慢滑过来!”

    林惜也没有矫情,见她真的滑得慢,说了一句:“你别怕,这雪厚,摔不疼,我到前面等你!”

    这片视野开阔,没什么阻碍物,就算摔也就是摔在雪堆里面。冬天的衣服本来就穿得多,摔不疼人的。

    他们来得算早,十点多的时候人就越来越多了,人都睡醒了,吃完早场过来滑雪场这边玩。

    林惜等梁思韵的时候又自己滑了几圈,发现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难,倒也越放也开了。

    梁思韵摔了两次,倒也不疼,可能摔多了就不怕了,后来也跟林惜一样,没怕了。

    两个人自然不敢去坡度大的地方挑战,就选了相对比较平缓的地方滑下去。

    眼下有人在叫,林惜眉头微微动了动,就看到陆总跟一阵风一样在右边三四米的距离滑过了。

    许少霖紧跟在后,林浩落后得有点儿远,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她回头看了眼梁思韵,问道:“继续往前吗?”

    “好啊。”

    梁思韵看着她,眼睛亮晶晶的,显然也是玩上瘾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往下,过了一个小坡之后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倾斜的坡度,林惜停了下来,侧头看着梁思韵:“下吗?”

    她是不怕的,陆言深训练过她,要真的摔了,她也能让自己摔得轻一点儿,就是担心梁思韵。

    梁思韵显然玩得兴起,丝毫不见一开始的紧张:“下啊!”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林惜率先下去。

    身体一弯,双杆微微一撑,脚下的滑板就自动踩着雪接着那倾斜的坡度往下走了。

    滑了两三米之后林惜加了速度,风从耳边呼呼地打过,扑在脸上有点疼,但是又有点爽。

    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几分钟的事情了,林惜穿得多,现在身上有点汗。

    她看了一眼梁思韵:“累吗?”

    毕竟梁思韵不同她每天都跟着陆言深起来跑好几公里,完了还要去练功房训练一个多小时。

    “还行。”

    梁思韵喘着气,刚想说话,陆言深他们就过来了。

    “累?”

    陆言深刚停下,就看到林惜被风吹得发红的脸。

    他抬手就摸了过去,在脸颊上掐了一下。

    一旁的许少霖也在梁思韵身旁问她怎么样,就林浩一个单身狗在一旁大喊:“你们这狗粮也撒得太过分了吧!”

    林惜忍不住笑了一下,“林先生也怕吃狗粮?”

    林浩风流成性,她自然是知道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