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92 有没有事?

    林惜看着陆言深就从自己的跟前过,她眼睛都红了,偏偏手脚都被人摁住了,嘴上还被塞住了,叫不出来,也动不了,想要发出点动静来让陆言深发现她就在边上都不行。

    陆言深跑得快,人很快就消失在往上走的拐弯处了。

    她看着机会,知道这个时候捉她的人必定是会有所松懈的,她趁着对方起身的时候,双腿用力一蹬,手也挣了一下。

    他们在的地方本来就是个小斜坡,温泉池都是天然形成的,依山而建,地势上不同平路。

    林惜这么一动,那扣着她的人重心不稳,抱着她晃了几下。

    他们是借着周围的树木挡着的,这会儿动了,那声响也是“簌簌簌”的。

    陆言深是什么人,丁点儿的声音他都能听到,跑到梁思韵说的那个池看不到人之后他就往回走了,这下听到声响,他直接跑了起来。

    他刚到的时候抱着林惜的人刚好往下摔,另外的一个人捉着了他,林惜扣着,怪不得他经过都看不到,原来人躲到这儿来了。

    看到陆言深的时候,林惜才松了口气。

    她这会儿是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就算是这么摔着滚下这山坡,她也不觉得有什么。

    陆言深动作很快,那两个男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一脚就将左侧的男人踹了下去,然后一手拉着林惜,手往那扣在她身上的手袭过去。

    林惜松了一只手,往上握拳狠狠一用力,拳头直接就对着那男人的脸砸了过去。

    男人的鼻梁骨被砸了,头一晃,她趁着这个空档用脚又补了一下,然后拉着陆言深的手臂将自己挂到他的身上。

    陆言深伸手将她嘴里面的毛巾拔下来,双手抱着她的大腿往上垫了垫,抱紧了,才问她:“有没有事?”

    他的声音有些沉,一双黑眸深不见底。

    林惜摇了摇头,“没什么。”

    “言深,林惜怎么样?”

    许少霖很快就派人过来了,陆言深把落在林惜脸上的视线转开,看了一眼许少霖:“人给我留着,我让丁源来接。”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抱着林惜就走了。

    梁思韵披着大衣跑了出来,撞上两个人,被许少霖拉了一下才稳住,她也没在意这些,直直地看向林惜:“林惜,你没事吧?”

    林惜摇了摇头,这么多人,这样挂在陆言深的身上,她脸上有点挂不住,“我没事。”

    她说着,把手缩了缩,藏在了身上的浴袍里面。

    刚从浴池出来的时候不觉得冷,人也是热的,甚至还冒着汗。

    但是在空气外面暴露了将近十分钟,她这会儿里面穿着一套比基尼,外面就只有一件浴袍,人开始有点哆嗦。

    陆言深人热,她下意识地靠过去,也不想被人看到,应了梁思韵之后就扎进陆言深的怀里面了。

    “你——”梁思韵观察得细致,她看到林惜手受伤了,刚想上前问,许少霖就把她给拽住了。

    她回头看着人,有点急:“你别拉着我,林惜她受伤了,一定是刚才救我的时候弄的!”

    许少霖有些无奈,周围人多,他只好靠到她的耳边:“你凑上去干嘛,没看到陆言深一脸的生人勿近吗?”

    梁思韵虽然是有点傻白甜,但也不是真的情商堪忧,她刚才就是担心林惜,所以才乱了,平时见到陆言深都不敢正视的,刚才直接就把人给忽略了。

    这会儿听到许少霖的话,她顿时就明白了,脸色一红:“我是心疼。”

    许少霖笑了一下:“行了许太太,陆总比你更心疼。”

    说着,弯腰将人抱了起来,低头亲了她一下:“刚才受伤没?”

    梁思韵脸一红,看着周围的人,见没有人看她们,她才松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林惜的身手很好,刚才都帅得我心动了。”

    她话音刚落,许少霖似笑非笑地勾了一下唇:“帅得你怎么了?”

    觉察到危险,梁思韵不敢再乱说话了。

    林惜比梁思韵的境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刚才陆言深抱住她才没走几步,梁思韵说她受伤的话就传来了。

    她说的声音不算大,可是地方空旷,人不多,环境幽静,她们跟着三四米的距离,听得一清二楚。

    从温泉出来之后,她明显地感觉到陆总整个人有点不对劲。

    进了大堂之后,她看了一眼陆言深,男人眉眼冷峻,薄唇不动,怎么看怎么冷。

    她手动了动,琢磨着待会儿是先撒娇好呢,还是先装可怜好。

    还没有等林惜想好,陆言深就抱着她进了房间了。

    这房间是许少霖特意留的,里面说是房间还不如说是套间,四十多平米,将近五十平米,床被屏风挡开,分了个小厅,上面放了沙发。里面还带了个开放式的厨房,厨房那边还有餐桌跟椅子。

    陆言深抱住她直接就越过,上了两级楼梯,抬手就将她扔到床上了。

    “陆——”

    她就来得及说一个字,手就被他捉了起来,浴袍从手腕滑下去,露出她手背上那到五厘米左右的伤口,还流着血,浴袍的边沿都是被血染过的红。

    “没受伤?”

    他低头睨了她一眼,松了她的手,然后摸到手机打了个电话。

    林惜看着他背影,吞了口口水,想着要不要上去先把人抱住卖个可怜再说,他就回头走过来了。

    陆言深将手机往一旁一扔,面无表情的一张脸跟寒冰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床上的人被他收尽眼底,她现在狼狈得很,一双杏眸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馊主意,精光精光的。巴掌大的一张脸,头发乱糟糟地散在周围,白瓷一样的脸沾了些泥,怎么看怎么难看。

    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就这么仰着头巴巴地看着他。

    半响,门铃响了,陆言深转身走了出去。

    林惜觉得有点冷,正想把被子往身上盖,一片阴影投下来,她刚抬头,视线就砸进了黑眸里面。

    下一秒,她就被人抱起来了。

    她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下:“陆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