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93 没有谁的命比得过你

    陆言深还是没有开口,几步就将人抱着进了浴室。

    林惜欲哭无泪,这飞来横祸不说,还平生把陆言深给惹生气了。

    她被放下来,双脚刚着地,身上的浴袍就被扯掉了,下一秒,头顶上是温热的水落下来。

    那水洒在她身上,也洒在男人的身上。

    深蓝色的衬衫被水一下子就沾湿了,之后紧紧地贴着男人胸前壁垒分明的肌理,那扣在她腰上的手臂鼓起来的肌肉也被紧绷的衣服全部都显现出来了。

    湿身诱惑,也不仅仅是在女人身上的,男人身上也是很要命的。

    林惜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还是先卖惨好一点,于是抬手想勾住他的脖子开口,但下一秒,她人就被反身转了过去。

    浴袍脱掉之后,她身上就只有一套比基尼,那小小的三角裤一下子就被男人从白皙修长的腿上扯了下来。

    “陆总,我——”

    “踢一下腿!”

    他完全是不想听她说话,抱着她的腰将人拎了起来,然后发号司令。

    林惜能听得出来那平稳无波的声音里面压着几分怒火,她乖巧地踢了踢小腿让那缠在她脚踝上的三角裤彻底脱离。

    下一秒,他就听到那铁扣响的声音了,刚走了一下神,身上挂着的也被大手一把扯了下来。

    那被梁思韵羡慕过的地方被大手覆上,收不完,大手就盖住中间的地方,然后五指用力一收,狠狠地掐了一下。

    她忍不住抽了口气:“疼,陆总——”

    怎么说也是一团肉啊,这么掐,不疼的也就只有那白菜饺子馅里面的肉了。

    身后的人冷哼了一声,一把将自己的裤子扯了下来,手往她的小腹上一按,让她微微拱起,然后蹭到边缘,压着身体贴着她的耳侧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耳垂:“逞能的时候没想到疼?嗯?”

    他哼着,一个音节里面全都是他的戾气。

    林惜胸上疼,耳朵上疼,可是除了疼之外,这样的情境,又染上了几分别的颜色的味道。

    两个人在男女之事上都已经你来我往了千百回了,她本来就喜欢这个男人,被他这样粗暴的肆虐着,虽然有点疼,身体却还是很诚实地告诉她,除了疼,她还会动情。

    “我没有逞能,她们都想杀人灭口了,我要是再不——啊!”

    她试图狡辩,却忘了身后的男人根本就不会听任何狡辩的话的人。

    刚才不过兵临城下,现在却已经冲破城门了。

    号角才吹响没多久,双方都没准备好的酣战,打起来有点困难。

    陆言深到底还是心疼林惜,虽然想教训人,却没有一进城就大肆杀掠,而是足以收复。

    林惜看不到陆言深,这让她有点不安,但随着对方越发用力的攻占,她没有精力去不安。

    头顶上的花洒还在不断地喷着水,浴室里面氤氲了一片水汽。

    一回过后,林惜喘着气,双腿有点站不稳。

    她身上什么都没有了,可是陆言深除了开了皮带和拉链,该在的衣服还是在。

    她不喜欢这样的时候和他隔了一层衣服,况且水都打湿了,这样穿着没意思。知道男人的气这会儿消了一点,她伸手去扯他的衬衫,陆言深一只手扶着她,站在那儿就这么低头看着她,任由她动作。

    “抬手,陆总!”

    她身高不够,湿了的衬衫很难脱,还不容易扯上来,男人却不会主动配合,林惜有点急。

    不过幸好,她刚开口,男人的手就抬起来了。

    衬衫被她脱了下来,她抬手抱了上了。

    柔软碰上坚硬,隔着一层皮肉,心几乎是贴在一起的。

    林惜才觉得有些满足,抱着他开始亲,手从那腰腹的线条到处乱窜:“陆总,还要吗?”

    说着,她的手就一把往下直接停在了攻城的兵器上。

    陆言深怒火消了,她这会儿就有点儿肆无忌惮。

    “你说呢?”

    他低头看着她,目光沉沉。

    林惜勾着眉眼轻笑了一下,收了手,抬头看着他:“要不,再来一次?”

    她说完,在他喉结上轻轻咬了一下。

    陆言深眸色更沉了,刚想抬着她的腿让人攀上来,就听到那磨人的小妖精愤愤不平地开口:“这一次你不能再穿着这碍事的裤子了!”

    刚才那皮扣在她的腰上划着,她皮肤嫩得很,被蹭到的皮肤顿时就红了。

    听到她的话,本该生气的,却莫名的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一个念头:“好好干!

    陆总毫不拖泥带水,将裤子一扯,勾着她的大腿将人抱了起来,“缠紧。“

    林惜自觉勾紧,下一秒,后背就贴上了那湿滑的墙壁。

    陆言深松了一只手,开始举兵进城。

    “嗯——”

    她哼了一声,气息有点乱,唇上一暖,男人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她。

    浴室里面又热了起来,那氤氲的水雾中,两个人就跟影影倬倬地来来回回。

    花洒“哗哗哗”的声音中还夹杂着两道不稳的气息,直到后来是女人压不住的呼声。

    林惜不断地收紧十指,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条麻绳一样地蜷着,耳边陆言深的气息重了许多,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她才能够看到陆总失控。

    半响,她眯着眼喘着气,仿佛劫后余生一样。

    陆言深抱着她也没有动,缓了十几秒,他才开口:“林惜,不管什么事情,排在前头的都是你,出了什么事情,我在你的身后兜着。”

    林惜迷迷糊糊,还没有完全缓过来,她只是下意识地应着:“嗯。”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的命比得过你。”

    这一回她清醒过来了,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胸口还是起伏不定的,只是现在那娇媚的眼眸里面闪着光,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他。

    妖精。

    陆言深低了头,没让她在继续看下去。

    他在她的耳朵上轻咬一下,然后退了出来,按了沐浴露抹在她的身上。

    她也实在是没什么力气了,任他一只手扶着自己,一只手抹着沐浴露帮她清洗。

    十分钟后,她裹着浴巾被陆言深从浴室里面抱了出来。

    这会儿已经距离他们进去浴室过了四十多分钟了,林惜觉得有点饿,肚子也很配合地叫了一下。

    她也不觉得尴尬,笑了一下,然后扑到陆言深的怀里面,往他的颈窝上蹭了蹭:“陆总,我饿了。”

    他睨了她一眼,“先忍着。”

    话说得很绝情,但下一秒还是捉起了手机让人给她送吃的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