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94 林惜是我陆言深的女人

    林惜现在又累又饿,陆言深抬手将人从怀里面拉出来,拉过她的手。

    她皮肤白,被水洗过之后,手背上的伤痕十分的明显。

    那伤痕是从她手背三分之一的位置延伸到无名指的骨节上,五厘米左右的伤痕,就算是洗过了,现在还是在渗着血。

    陆言深冷嗤了一声,“缩什么?现在知道怕了吗?”

    林惜一句话都不敢说,她要是敢顶一句,陆言深保管把她收拾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么久了,她早就已经了解陆总的性格了,所以只敢小心翼翼地顺着。

    他松了手,起身走到一旁将之前人送过来的消毒水之类的东西拿过来,拿了棉签,沾了消毒水之后捉起她的手。

    林惜也不敢动,他的动作有点粗糙,她不禁吃痛,哼了一声。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她小声地卖着可怜:“疼,陆总。”

    “我还以为你不怕疼的。”

    他说着,手上的力气却是小了不少。

    完了之后,他松了手,“转过来。”

    林惜抿了一下唇,知道他看到了,转了过去。

    左肩后下方也伤了,也是四五厘米长的伤痕,是她推梁思韵走的时候躲不及时弄的。

    陆言深眼神就跟探测仪一样,她这下不敢说话了,乖乖地转过身去。

    得亏她有点身手,要是没点防身功夫,这一刀恐怕就不是划在上面破了皮那么简单了。

    外伤其实才疼,那伤口不深不浅的,就是渗着血。

    陆言深给她处理的时候其实已经很细致了,力气不大,但是林惜还是抽着气。

    是真的疼,这回不是装的了。

    处理完之后,吃的还没有送过来,陆言深将东西放到一旁:“过来。”

    他说完,起身下了床,从浴室拿了个吹风筒出来。

    林惜头发长,虽然用毛巾裹住绞了好几次了,但还是湿哒哒的。

    他走到下面的沙发上,就看着她。

    她一看,笑了一下,往他的怀里面一坐,脸习惯性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却被陆言深一把拉了起来:“靠这么近干嘛?”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靠近点都这么小气吗?陆总!”

    他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开了风筒,撩起她的长发开始吹。

    林惜见他不说话,也不再自讨无趣了,任由他帮自己吹头发。

    她头发长,吹了十分钟才有八成干。

    正好这时候吃的送过来了,林惜下意识要去开门,却被陆言深拽了回去:“坐着,少乱动!”

    说完,他人已经起来了,抬腿走去开门。

    林惜觉得奇怪,难道陆总这气还没消?

    不对啊,不是说男人没什么火是一炮灭不了的吗?

    她们都两炮了,总不该还气吧?

    正想着,看到陆言深拎着东西过来,她动了动,头发往前一滑,林惜连忙伸手勾了回去。

    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现在的样子不太适合见外人。

    出了这么一件事情,两个人都有些饿了,而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虽然晚饭时间有点早,但勉强也能算的上吃晚饭了。

    林惜刚吃饱,许少霖就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出了这么一场意外,哪里还有心思吃晚饭,陆言深直接就回绝了。

    林惜吃完之后就觉得累,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过去了。

    陆言深挂了电话回头一看,床上的人已经完全睡着了。

    他将手机放到一旁,抬腿走过去,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视线落在那现在被子里面的脸上,冷硬了一整个下午的一张脸终于破冰。

    他难得笑了一下,低头亲了一下那张红唇,想到她什么事都喜欢冲在前头,就来气。好几次让她不要那么冲动,教训过好几次了,每一次就只会说错了,可没有一次真的就把他的话给记在心上了。

    好几次气得真的想狠狠地教训一次,可是每一次都舍不得。

    陆言深抬手揉了一下额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碰上林惜的事情,就连自己,都变得没谱了。

    房间里面灯光温暖,半响,他也上去陪着那睡得正熟的人一起睡了。

    比起他们这边的温暖安逸,另外一边的人接到电话说失败了之后,手机直接就直接被摔烂了。

    因为突然之间出了这么一件事情,原本第三天一起参加活动的,但许少霖和陆言深都决定先走了。

    林浩刚勾搭上一个美女,他自己一个人留下来了。

    许少霖把人交给了丁源派过来的人,昨天就已经弄回去市区了。

    丁源现在在外省盯着那边的人,陆言深只能亲自去问人。

    陆言深对付人向来有一套的,基本上没有他撬不开的口。

    林惜被他带着一起去,不过她没跟着去,而是在监控室那儿。

    两个男人被双手吊了起来,门口守了两个人,房间装了监控,林惜能看到那两个人在昨晚已经吃了点苦头了。

    很快,画面中就出现陆言深了。

    陆言深手上拿了一把匕首,看着两个人,脸上没什么表情,视线淡淡地从自己手上匕首转开,落在左边的男人身上:“知道林惜是谁吗?”

    他一开口不是问人谁派来的,也不是问人来干什么的,而是问人家知不知道林惜是谁!

    监控室里面的林惜看着,不禁就笑了,陆总果然不一样!

    那个男人被饿了一个晚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被盐水泡了一个多小时,不致命,却疼得挠心挠肺。

    听到陆言深的话,他倒是还算有点骨气,没有求饶:“我不会说的,要杀要剐,随你。”

    他好像没听到他说话一样,自己把刚才的问题回到了:“林惜是我陆言深的女人。”

    说着,他顿了一下,拿着匕首突然之间就抵上了男人的脖子:“听过A市的传言吗?”

    林惜眉头一跳,就听到那视频里面的男人一字一句地开口:“得罪陆言深最多死,得罪林惜,生不如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