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97 我生她生,我死她生

    消防警报拉响的时候,会议室里面正在演示着整个项目的总体规划。

    陆言深一听到,演示的经理都还没有停下来,他起身直接就出去了。

    丁源是第二个反应过来的,他也顾不上办公室里面的人,抬腿就往外面跑。

    林惜在二十五层,陆言深必定是上去找林惜的,而他则需要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电梯还在运作,但是火灾发生坐电梯只会让境地更加的危险,陆言深从会议室跑出来之后直接就进了安全楼梯。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一步三个阶梯,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就能跑完一层。

    办公室的大门敞开着,陆言深一眼就看到里面放着的手机了。

    他往左边一看,上面还放着茶点,林惜看过的书摔在了地上,显然她跑得很急。

    手机上有一通电话,是林惜的,就在两分钟前。

    整个二十五层没有一个人,小李是丁源留下来照顾林惜的,林惜听到警报必定是被小李带着从安全梯跑了。

    达思公司大,出了事故后果很严重,所以每年都有两次的安全演练。小李作为丁源的助理,不可能不知道怎么逃生的。

    但是按照林惜的性格,出了事故,她必定不会一个人跑的。

    两个人走的都是安全楼梯,不可能碰不上面的,显然,林惜出事了!

    陆言深脸色一沉,手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抬腿走向电梯,接了丁源的电话:“林惜不见了,封锁整个公司!”

    丁源拿着手机微微愣了一下,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我知道了陆总。”

    比起林惜不见,这十六层烧起来的事情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但是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困难,公司虽然做过相关的逃生练习,这个时候的员工也算撤得有条不紊,消防车来得也很快。

    可是员工全部都冲出来了,场面混乱的很,这个时候想要封锁达思根本就做不到!

    现在人都是往外跑的,哪里有人往里面走。

    陆言深自然也想到这个问题了,他直接坐电梯下了一楼。

    一堆堆的人从安全梯出来,这个时候,有人跑得急,还撞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这种逃生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担心会不会得罪他。

    他冷着一张脸看着不断冲出来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有疑点的。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吉普在对面的人抱着人回来的时候,开了车门,被抱出来的人直接被放进后车厢,男人上了副驾驶,油门一踩,车子直接就开了出去。

    陆言深从人群挤出来,按了个号码。

    沈寒看到是陆言深的来电,眉头微微一动,“什么事?”

    “林惜被劫了。”

    他就说了五个字,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看着已经断了的通话,沈寒脸色也沉了下来,拎起沙发上搭着的外套就往外面走。

    达思这一次的火灾是在十六层,火是先从杂物间烧起来的,由于隔壁是创意部,不少易燃的东西,火很快就窜起来了。

    幸好达思的火警警报装得多,火势不算严重,十多分钟就扑灭了,算不上什么大的损失。

    丁源听着总经理汇报,眉头直接皱了起来:“赵经理,这些事情你写份报告给我吧,我现在有些急事,先走了!”

    林惜不见了,公司的事情自然比不上。

    陆言深早就在之前调了整个公司的监控,但是奇怪的是,公司里面安全通道的监控在五天前突然之间坏了。

    这一看就知道是人为的,监控谁弄坏的,陆言深很快就找到人了,可是现在根本就不是追究谁弄坏了监控的时候。

    林惜被劫走了,不管是纪司嘉还是陆博文,他深知最后都会落到陆博文的手上。

    早就在半个月前,陆博文就提醒过他,他胡不了林惜多久的。

    想到这里,黑眸眼底的阴翳越发的浓郁。

    丁源刚到门口,看着那监控室里面的男人,微微顿了顿,才敢走进去:“陆总,附近的监控我已经调过来了,林小姐是被一辆无牌的吉普车带走的,就在我们公司的对面。”

    他刚说完,陆言深就转头看了过来,视线落在他的身上,脸上没有半分的情绪,可是浑身都是阴沉的戾气:“追到哪里了?”

    陆言深摸了摸手机,他其实想抽烟,可是他早就戒烟了,也答应了林惜不会再抽烟了。

    那个小女人那么小气,要知道他再抽烟的话,指不定回头要怎么生气。

    丁源看着他脸色突然柔和了一下,但是眨眼既逝之后,黑眸眼底的阴霾又重了一层,他心抖了抖:“开到和平路那边去了,但是前天那边的监控坏了,追不到了。”

    陆言深没说话,他低着眼眸,半响,他才抬头看向他:“公司的事情你盯着,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正益和达思的重要决定你来拿,我有些事,在我联系你前,你不用找我。”

    他说着,扯了一把领带就往外走。

    丁源完全没料到陆言深会说这些话,他怔了一下,下意识地叫住他:“陆总,林小姐——”

    “丁源,公司就交给你了,还有,我以前签的文件,需要的时候你就拿出来。”

    这一次,他没有再停下来了。

    丁源站在那儿,他跟了陆言深这么多年了,多少还是熟悉他的,说一不二,他作为朋友,也是下属,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按他说的去做了。

    只是陆言深刚才那姿态,仿佛是在交代后事一样。

    丁源摇了摇头,不让自己继续想下去。

    林惜失踪的第三个小时,陆言深回了公寓,一进门,就看到已经等了许久的沈寒。

    沈寒也没有说废话:“你要把计划提前?”

    陆言深将领带扯了下来,“我的人查不到韩进,那个人也查不到,我本来打算等他自己浮出来的,但是陆博文等不了了,他捉了林惜,显然是要逼我做出选择。名单给你,这一次我要赌一把。”

    沈寒眉头一挑,“你确定了?”

    “确定,我生她生,我死她生。”

    林惜他是一定刚要救的,不管怎么样,就算要他死,他也要把她救回来。但是他们忍了这么久的事情也不能这样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名单拿到了,但背后的人始终都浮现出来。

    这一次或许是个机会,他这些年锋芒毕露,那个人怕是早就想对他下手了,如今有机会了,他不信他能够忍得住。

    沈寒没说什么,只是抬手锤了他一下:“你放心,你死了,我一定会把你看好林惜,给她找个好男人的!”

    陆言深冷哼了一声:“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