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98 真的是让他越来越惊喜

    林惜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面,房间不算很大,大概就是二十平米左右,一张床和一个衣柜,还有两张懒人沙发,除了这些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窗帘拉得紧,房间没有开灯,她的手被绑住了,身上的衣服完好,也没有什么受伤的地方。

    绳子绑得并不算难解,她花了两分钟的时间把绳子解了,下床把窗帘拉开。

    窗外一片黑色,显然现在是在晚上。

    她又去门口拉着门把,跟她想的一样,那门被锁上了,她出不去。

    林惜也没有急,她把房间打量了一次,最后将自己昏迷前的事情想了一次。 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是被纪司嘉弄走了。

    他也算是有胆量,居然就那样在陆言深的公司里面防火趁机将她劫走。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虽然冒险了一点,但是却也是最有效的。

    她这些天都跟着陆言深,纪司嘉估计也是被逼急了,找不到机会下手,只好打主意到达思那儿去了。

    平静了这些天,林惜也不算好过,明知道有人一直盯着自己,没出事自然是好的,但是没出事也并不代表她就能够安心下来。

    陆言深这段时间的警惕也高了很多,他从前出门从来都不带保镖的,现在上下班都会有人跟着,就算是在达思,也是有人守着的。

    只不过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他没有让保镖守在办公室的门口,要不然,纪司嘉就就算是借着火灾的混乱,也未必能将她劫出来。

    纪司嘉现在和陆博文搭上了,陆博文想要林景留下来的名单和证据,显然目前为止,她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这也不是一件好事,她没有记错的话,陆言深的生母还在陆博文的手上。

    而现在,她又落到了陆博文的手上了。

    林惜抿了抿唇,又跑到窗户那里观察了一会儿。

    陆言深交过她逃生的技能,但是在这几十米高的楼层,就只有一扇窗户,她实在不知道自己怎么逃出去。

    她不是第一次被人捉了,从前林惜或许还会害怕,但是现在,她倒是冷静得很。

    在床上坐了将近一个小时,门外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她也不再等了,重新爬上了床睡了过去,只是她睡得不是很熟。

    纪司嘉看着监控里面的林惜,眉头微微一挑,突然就笑了。

    他倒是没想到,林惜这些年的变化,真的是让他越来越惊喜。

    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陆博文打过来的。

    他没有马上接,手指在桌上敲了两下,才接了电话:“陆先生。”

    “林惜呢?”

    陆博文直接得很,根本就不跟他废话。

    纪司嘉笑了笑:“陆先生急什么,既然我答应你下周二将人交到你的手上,那我必定会在下周二交到你的手上。”

    “陆言深已经到了T市了。”

    “那恭喜陆先生了,你们不是父子吗?刚好可以叙叙旧。”

    陆博文不知道在想什么,停了半响,才回他:“纪司嘉,记得下周二。”

    “当然。”

    挂了电话,纪司嘉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半响才收回视线,抬手看了一下时间。

    凌晨三点,陆博文还真的是人老了,这么晚了,还睡不着。

    平静的一个晚上。

    林惜睡得不算好,但也不算差,她一直保持警惕,但是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动静,到中间她实实在在地睡过去,不过天没完全亮,她就睁开眼醒了过来。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她都没吃过东西,一大早起来,饥饿感很严重。

    仿佛知道她饿了一般,林惜刚坐起来,门口就传来了异响,然后下一秒,门就被推开。

    进来的人不是陆言深,是一个男人,手上端了一碗粥和一笼小笼包,目不斜视地走进来。

    林惜坐在床边,一直看着男人把东西放在那小柜上,又看着他转身走出去,最后直到门重新关上。

    纪司嘉这一次显然聪明了很多,有过一次被她逃掉的经验,现在守着的人都不是简单的。

    如果刚才只有进来的一个男人,她说不定已经摸出去了。

    只是可惜,门打开一半,她看到男人进来的同事,也看到了门口守着的两个男人。

    房间门口就已经守了两个男人了,外面更不知道情况。

    她和陆言深在一起久了,多少还是知道什么叫做静观其变。

    陆言深最擅长的就是这一点,所以但凡和陆言深交手的人都容易吃亏。因为他们都没有陆言深有耐心,也比不上陆言深会捉时机。

    那个男人,别人想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认识他快十年了,林惜还没见过有谁能在他的手上讨过好处的。

    她现在也不能乱,她不见了,陆言深必定会过来找她。

    身旁的热粥冒着热气,小笼包沾着汤汁也香浓得很。

    林惜本来就饿,盯了半响,她还是把粥端了起来,一口口地吃了起来。

    她倒不是怕纪司嘉下药,但是她饿了十几个小时,再这样下去,不用等纪司嘉在吃的上面动手脚,她就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与此同时,T市,一身黑色的陆言深从酒店出来,上了酒店门口的一辆黑色的轿车,却不是去陆家。

    陆博文听着秘书的话,眉头皱了起来:“你说他到了T市,却没有过来找我?”

    陆言深昨天晚上就到T市了,他原本以为今天早上他人就会找过来。

    但是事实证明,陆言深根本就没有过来找他。

    林惜不见了,他除了大晚上的从A市飞过来T市,其他地方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在着急。

    林惜人现在纪司嘉的手上,就算现在陆言深上来找人,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

    只是陆言深这一番动作,陆博文脸色却有些不好:“那边加一点人手过去。“

    秘书点了点头:“我马上多派四个人过去。”

    人多了太招眼,人少了难保陆言深在调虎离山。

    顾沁和林惜他都要,只有这样才能万无一失地从陆言深手上拿到他想要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