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99 你应该有些自知之明

    林惜是在被关的第二天晚上才见到纪司嘉的,她听到推门声的时候原本以为是送吃的人来。

    她在这里被关了两天,已经摸清楚那些人每天送餐食过来的具体时段了。

    她当初被劫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房间也没有时钟,她不知道具体时间,但是她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无所事事,她对时间捉得很敏感。

    看到纪司嘉进来,她眉头下意识地一皱,却还是忍住了没有先开口。

    她不知道纪司嘉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被纪司嘉关了两天,原本人还很冷静的,但是这样不闻不问地被关了两天,她的耐心消耗得很快。

    现在她能够稳住没有先开口暴露自己现在的心情,已经算是厉害了。

    纪司嘉一只手拿着托盘,上面放了两个菜还有一碗饭,端到她床边上的小柜上放了下去,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好像一点儿都不惊讶。”

    林惜撩着眼皮,冷着一张脸问他:“我需要惊讶什么?”

    “也是,你跟了陆言深之后,倒是让我越来越大开眼界了。”

    林惜不想和他交流,她想知道他具体想做什么,但是也不能从她的口中问出来。

    这个时候她是处于弱势的,太急切了,只会让她的境地更加的不好。最保守的做法就是尽量不开口,所以她只是抬头冷眼看着他,根本不接话。

    纪司嘉低头看着她,径自笑了:“惜惜,你变的真多,以前明明被刀划破一下都能够掉眼泪的人,现在被我关了两天,倒没见你有一点狼狈。”

    他知道她不会开口,所以就自顾自地说下去:“也是,你上一次还从我的手上跑出去了,如果不是你突然跑了,我们现在可能已经在某个国家里面度假了。” 饶是再不想说话,听到他这样自恋的一句话,林惜还是忍不住:“你可能没弄明白,我和你之间,永远不存在‘度假’这一回事。”

    他突然沉默了下来,林惜余光看到那房间门口依然坚守着的两个男人,也放弃了这个时候出逃的打算。

    她不说话,也不再看他。

    倒是纪司嘉,低头看了她一眼,见她面无表情地低着头,抬腿走到窗前,将窗帘“唰”的一下拉开。

    这个时候正是傍晚六点多,外面已经一片夜色了。

    住宅区窗外的晚上什么都没有,他却在窗前站着,视线一直盯着窗外。

    林惜坐了一会儿,这二月多还算在冬天里面,房间没有空调暖气,饭菜冷得快。

    她一直在等一个机会,所以知道纪司嘉没有往饭菜里面做手脚之后,她也不怕吃了。

    虽然她不想在纪司嘉面前吃东西,但是陆总教过她,别人让你不痛快,你让别人更不痛快就好了。

    她现在逃不出去,纪司嘉估计是很不爽她为什么还是一脸镇定自若的样子。

    他越发的不爽,她偏偏就是这样。

    于是她将他端进来的饭端了起来,拿着筷子不紧不慢地吃了起来。

    纪司嘉一回头就看到她在不紧不慢地吃东西,神色复杂地转了转眼球。

    半响,他才开口:“林惜,你以前不是挺爱我的吗?”

    林惜听到他的话,眉头皱了皱,却还是把嘴里面的那口饭咀嚼完吞了下去,才转头看向他:“你说错了,我以前是挺喜欢你的,但是‘爱’这个字,你应该有些自知之明。”

    她从前是只小奶猫,可是现在,她却成了一只小野猫,动不动就给你一爪子。

    而她的这些变化,无非都是因为陆言深这个男人。

    纪司嘉的脸色很不好,但很快,他就恢复过来了,看着她突然又笑了起来:“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林惜,我给你一个机会。”

    林惜没说话,只是抽了张纸巾抹了抹嘴角,然后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你既然猜到是我把你捉回来的,那你也应该知道,我现在和谁在合作。”

    他倒是一点儿都不心虚,“捉”这个自己就这么直直地说出口。

    她还是不接话,纪司嘉却不在意,他甚至有点说不出来的兴奋:“三天后我就要把你交给陆博文了,你现在还有机会后悔,如果你愿意跟我走的话,这里的一切,你都不必掺和进去。”

    听到他的话,林惜在心底发笑,她将手上的纸巾团往一旁的垃圾桶扔了进去,然后站起来直直看着他:“比你跟你走,我更愿意掺和陆言深的事情。”

    她说着,勾着唇冷笑了一下,看着他的眼眸里面甚至还带着几分嘲讽。

    她的话就好像兜头而来的一盆开水,烫得他龇牙咧嘴。

    纪司嘉脸上的兴奋半分都没有了,只有绷着青筋的怒意:“既然这样,那你就掺和进去吧!看着我们当年的情分上,我提醒你一句,陆博文不是什么善茬,你落到他的手上,你以为你还能独善其身?”

    他说着,顿了顿,突然想到什么,凉凉地笑了一下:“陆言深的生母在陆博文的手上,这点你不知道吧?你觉得陆博文要我把你交给他是想做什么?”

    做什么?

    林惜想不到,但是一旦她落到陆博文的手上,必定不会好过的。

    可是陆言深这么多年都找不到他的生母,如果她落到陆博文的手上是一个机会的话,那她有什么好犹豫的。

    见她还是不说话,纪司嘉脸色都青了:“你行,林惜,你真的行,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么行呢!”

    林惜看了他一眼,终于开口:“你不必要口口声声提以前,真要算起来,我和你没什么以前,你的以前,应该是林璐。”

    她不提林璐还好,她一提林璐,纪司嘉胸口烧着的火越发的旺盛。

    他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嘭”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他关得狠,林惜仿佛能感觉到房间都在颤。

    纪司嘉怒气冲冲地离开,直到上了车,他才稍微冷静下来。

    现在的林惜已经不是以前的林惜了,他三番两次派去捉她的人她都能应付自如。

    上一次她甚至就在他的手上直接跑掉了,一步步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对林惜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但是既然她这么自信,那他不妨让她体会一把什么叫做绝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