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01 一如既往地让人看不起

    “惊讶吗?”

    纪司嘉将手机一扔,看着她挑了挑眉,看得出来心情很好。

    可是林惜的心情却一点儿都不好,她都已经跑出来了,却不想不过那么几分钟的时间,纪司嘉就带人追上来了。

    她刚才只顾着打电话,没有留意那么多,而且也没有想到纪司嘉会这么快发现她跑出来这里了。

    现在抬头看过去,纪司嘉为了捉她也是下了血本,后面跟了四个男人,林惜知道自己根本就逃不掉。

    她松了手,将被她禁锢住的男人放了开来,视线落在纪司嘉的脸上,没有说话,只有一双杏眸里面全都是冷意。

    “你想出来吃夜宵?心态倒是不错,后天你就能见到陆博文了,看来你一点儿都不紧张。”

    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林惜抿着唇,冷眼看着他:“有意思吗?你以为你弄这样的一出,我就会跟你走吗?”

    她刚才逃出来太急了,在沙发后面等机会的时候也没有想那么多,现在看到纪司嘉,林惜想了想,这一次“逃”出来,显然是他故意的。

    纪司嘉这个人,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有过将近十年相处的情分,爱不爱不说,彼此的性格,多少还是了解的。

    半年前她已经从他的手上逃了一次了,这一次他怎么可能会让她再轻易地逃一次。

    她的话正中纪司嘉的想法,原本笑着的纪司嘉脸色也冷了下来:“你想我压着你走,还是自己跟着我走?”

    “我自己会走!”

    林惜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与其吃亏,还不如做些无所谓的妥协。

    前后两个男人守着她,林惜这一次是想跑都跑不了了。

    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直到被重新关到房间里面,纪司嘉突然之间用力地将房间的门甩上,伸手拉着她的手腕将她用力一甩。

    林惜反应过来,卸了力躲开,刚好也躲过了他冲过来的怀抱。

    林惜跳到两米开外冷冷地和纪司嘉对视着:“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也喜欢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了!”

    纪司嘉脸色越发的青,比起在便利店捉到她时的得意,现在他就好像是被人扎了尾巴的猴子一样,想要上蹿下跳地把罪魁祸首给捉住。

    可是这个罪魁祸首不简单,他几番动手,都被林惜躲过去了。

    她的话就跟是引火一样,一下子就将他整个人点爆了。

    当年知道父母是因为林景而死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要让林景尝尝亲人尽失的滋味。所以明知道林惜对他的感情之后,他就利用这一点将万伦拿到手上不说,还将林惜送进监狱里面去了。

    林璐和林惜不一样,林璐对林景来说是一个耻辱。他第一次见林璐的时候是她跪在万伦门口求林景的时候,男人都是有保护欲的,他那时候不过十多岁的少年,看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女生跪在寒风烈烈中,偏偏狠心的人又是自己的仇人。 这样的情况下,他轻易就将林璐化为同类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爱过林璐,但是林景死后,林惜被他弄进监狱的那几年,他也确实开心过几年。

    但后来他偶尔也会想起林惜这么一个人,想得最多的是她总是喜欢追着他喊司嘉哥哥。

    出狱的事情也是他特意安排的,林景让他痛,他就让他的宝贝女儿痛。

    她确实是痛了,看到她的绝望和不甘,他觉得自己有种变态的满足感。

    后来林惜跟了陆言深,她突然之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在他的婚礼上从容高贵,和他认知的林惜完全不一样,他一直都以为林惜就是个千金小姐而已。

    再后来,他被陆言深弄进了监狱,没有搭上那个人的时候,他在里面,想得最多的还是林惜。

    可能男人都比较犯贱,人家爱着你的时候你觉得厌恶烦躁,可是人家哪一天不屑一顾了,你才发现事情好像完全相反的。

    如今林景死了,林璐也不知道被陆言深弄到哪儿去了。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应该尘埃落定了,他其实只要安分地在监狱里面呆两年,出来之后,养父养母留给他的钱,也足够他过好下半辈子了。

    可是好几次午夜梦回,他总是不甘心,这林惜明明就该是他的人,怎么一眨眼,就成了陆言深的呢。

    偏偏她现在避他如蛇蝎,眼底没有从前的半分爱意不说,甚至带着和那个男人一样的蔑视和嘲讽。

    就连如今,聪明人都知道选择跟他走,可她却宁愿落到陆博文的手上也不愿意跟他走!

    今天晚上确实是他故意让人留出来的破绽,就是要让林惜认清楚现实!

    看到她抬头看向自己时的惊讶,他还是有几分愉悦的。只是这愉悦维持不了多久,很快她就全部打破了。

    她现在看着他,脸色冰冷,眼底带着几分不屑,讥讽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也喜欢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了!”

    他忍了好几年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看着林惜一步步地逼了过去。

    房间就这么小,他往前一步,林惜往后一步,没几分钟,林惜就退无可退了,后背贴在冰冷的墙壁上,但她脸色却没有半分的变动,抬头看着眼前的纪司嘉,眼底全都是厌恶和讽刺。

    纪司嘉扯了扯嘴角,“你不愿意跟我走,没关系,但是林惜,你以为你有什么选择?!”

    他说着,伸手扣着她的下巴,视线直直地对着她的唇瓣,低头就压下去。

    林惜看着他,视线一动不动,直到那唇几乎贴到自己的唇上,她才飞快地踢腿,上踢。

    “唔——”

    档口传来的疼痛让纪司嘉整个人有好几秒钟的空白,而这几秒钟的空白已经足够林惜出手了。

    她伸手拉着他的手臂,用力将还在吃痛的他往后一翻,两个人对换了一个位置。

    纪司嘉缓过来,抬手飞快地从她的后背扣过去,环着她的肩膀将人往自己的怀里面一拉。

    林惜左手飞快地抬起撞下去,他为了躲避她这一攻击,手微微一松,林惜趁着这个机会将他扣在自己肩膀上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掰了起来,一个用力,纪司嘉完全松了手。

    她挣了出来,退后到一米开外冷然地看着他:“纪司嘉,你真是,一如既往地让人看不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