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02 我就算是死,我也宁愿跟着他死

    他看着她,脸色僵硬:“你跟着陆言深不过死路一条!”

    “我就算是死,我也宁愿跟着他死!”

    她几乎没有半分的犹豫,脸上的表情决绝又凌然。

    可惜了,这个她要陪着死的对象不是他!

    纪司嘉知道自己奈何不了她,鱼死网破的事情他向来不会做,既然她那么想跟着陆言深去送死,那么他就送她一把好了!

    他甩了甩手,看着林惜冷笑:“你们倒是情深义重,那我就送你一程!”

    说着,他从她的身侧离开。

    林惜看着他,凉笑了一下:“总比被你送进监狱好。”

    纪司嘉按在门把上的手微微一僵,他没有回头,只是站在那儿,似乎有点不甘:“惜惜,如果当年我没有把你送进去,我们今天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听到他的话,林惜莫名就笑了出来,毫不留情地打破他的妄想:“你怕是忘了,我还有一个好妹妹,林璐!”

    说起这个,她或许还要感谢纪司嘉把她送进去监狱,不然她估计早就被林璐玩死了,哪里还能活得到今天。

    成大事者不屈小节。

    饶是这样,纪司嘉还是觉得自己心口被什么敲了一下。

    他是真的爱林惜,可惜了,他们谁都回不去了。

    今天之后,不是他死,就是她死了。

    看着门被拉上,林惜才松了口气。

    她不是十八岁的林惜了,他也不是二十三岁的纪司嘉了。

    十多年的时间,谁知道他变成怎么样。

    她现在可以算是刀俎上的鱼肉了,如果刚才纪司嘉真的要用强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跟他来个鱼死网破好还是忍辱负重好。

    她恶心他碰自己,可是她又向往和陆言深的下半生。

    幸好,纪司嘉说什么爱而不得,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狼子野心罢了。

    林惜知道自己这一次是逃不出去了,接下来的情况,她只能够随机应变了,至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全都看天意了。

    她一直都没有防备纪司嘉会在饭食上动手脚,却没想到第二天午饭刚吃完,林惜就觉得不对劲了。

    她强撑着不到两分钟,人就直接晕倒了。

    五分钟后,房间门被推开,两个壮汉走了进来,将林惜捆住。

    与此同时,T市。

    陆博文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直接就将手机往墙上摔烂了,陆言深来T市三天了,可是他还是没有任何的一点动静。

    他原本以为他是过来要对顾沁下手的,却没想到是转移注意力,G市那边又一个人被捉了。

    陆博文一把年纪了,到老了,他不想在那四面窗里面过晚年。

    正打算打电话给纪司嘉,手下的人就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陆,陆老先生!出事了!有人闯进了仓库!”

    陆博文身体晃了晃,差点儿没站稳:“人呢?!”

    “人,人被,被——”

    “滚!”

    不等手下说完,陆博文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陆言深按兵不动了四天,估计就是等着他露出破绽。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姜到底是老的辣。

    人被带走了也没关系,因为那个人根本就不是顾沁!

    沈舟然将人接到之后就直接开车走,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身后的女人:“阿姨,你不用担心,我是言深的朋友。”

    然而后面的人却没有开口回答他的问题,他也不觉得奇怪,毕竟陆博文这个神经病将人关了三十多年。

    车子停在了郊区的一幢房子前,沈舟然开了车门,陆言深已经从里面走出来了。

    “我就说了,陆博文的人哪里防得住我们啊!”

    他说着,抬手拍了一下陆言深的肩膀。

    然而陆言深站在那儿,一句话都没有说,视线落在从车上被扶出来的人,他侧头看着沈舟然,嗤笑了一声:“你以为陆博文这么好对付?你好好看看你带出来的人是谁?!”

    沈舟然眉头一皱,回头一看,那个所谓的“阿姨”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她抬手直接一用力,扶着她出来的男人就被她踹了一脚。

    陆言深的反应快,手一身,枪口直接就抵在了她的额头上了。

    沈舟然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他们中计了,连忙让人将女人绑起来,他有些愤愤不平地踹了一脚车头。

    这时候,陆言深已经上了驾驶座。

    沈舟然不懂,回头看着他:“你怎么一回事?”

    “上车!赶紧的!”

    他没有多解释,沈舟然多少跟他还是有点默契的,开了副驾驶上车。

    那女人也被陆言深的手下压着上了后面的车,陆言深开车领头往外走,开到一半,他才侧头看了一眼沈舟然:“让你的人把那个女人身上的跟踪器扔了!”

    沈舟然反应过来,骂了一句粗口:“妈的!这个老狐狸!”

    人没接回来不说,还差点被这个老狐狸反将一军了!

    沈舟然连忙打电话,果不其然,那女人身上真的就装了跟踪器。

    挂了电话,沈舟然侧头看向陆言深:“现在怎么办?”

    “按原计划行事。”

    沈舟然咬了咬牙,忍不住又锤了一下车头:“那个老狐狸到底想干什么?!你妈我们找不到,林惜我们也找不到!”

    听到他的话,一直面无表情的陆言深眼眸终于转了转,他视线一直看着前面,只是眼底里面的阴霾越发的浓郁。

    五天了,T市里面任何一点林惜的消息都没有!

    他向来都是很有耐心的,在商场上和别人博弈从来都没有输过,可是现在,他不确定了。

    顾沁在陆博文的手上三十多年,他忍气吞声了三十年,都没有找到她。

    他没办法想象,如果林惜也是被他关着在他永远找不到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

    见陆言深的脸色不好,沈舟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你别担心,T市这边我们已经调了人过来了,陆博文蹦跶不了多久的!只要那个人一露面,这十多年,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那么多年了,他们把好几个市的线都已经摸清楚了,唯独那个背后的“周先生”,是男是女,都没有人知道。

    可是如果捉不到背后的人,就算把那些下线捉了又有什么用?

    他不过是断了些手足,买卖也还在继续,还是会有千千万万的家庭因为毒、品而妻离子散。

    想到这里,沈舟然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