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03 纪司嘉,你会不得好死的

    林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住了,周围黑漆漆的,她什么都看不到。

    半响,她才算清楚,自己是在一架货车的车厢里面。

    车子显然是在开着的,车厢的门外面透着路灯的光,她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这一次纪司嘉放聪明了,那绳子的结绑在了她的身体的跟前,她的双手被背着绑在了身后,显然是不让她解开绳子。

    但是纪司嘉不知道,这难不到林惜,她的骨骼比一般人柔软,双手虽然被绑住了,但是也并非解不了的,只是废了点时间。

    只是现在的境况对她而言很不安全,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里,林惜想了想,还是没有把绳子解开。

    车厢里面冷得很,她身上的衣服并不多,纪司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或许她这个时候生病了,对他而言会更加的好。

    但是林惜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还不知道。

    现在是晚上,她是中午饭之后晕倒的,纪司嘉说了,周二他就会将她送到陆博文的手上。

    很显然,很快,她就要落到陆博文的手上。

    她只是没想到,这个“快”,比自己想象的都还要快。

    她刚闭眼没有多久,车子突然之间就停了下来。

    然后很快,车厢的门就被人打开。

    外面很亮,林惜闭着眼,尽量装着自己还没有醒的样子。

    纪司嘉跳上车,用手电筒照着她:“林惜,别装了,药效过了。”

    她咬了一下牙槽,睁开眼看着跟前的纪司嘉,冷笑:“纪司嘉,你会不得好死的。”

    他脸色变了变,但是很快,他就恢复过来了,“那你就好好看着我吧!”

    他说着,将手电筒往一旁的人手上一塞,弯腰将林惜抱了起来。

    林惜冷眼斜着他:“我能自己走!”

    她说着,用力挣了一下。

    纪司嘉当没听到,直接就将她抱了下车。

    很快,林惜就被转移到了一辆面包车上。

    她刚做好,纪司嘉突然之间掐着她的嘴:“吞下去!”

    他往她嘴里面不知道扔了什么东西,林惜手被绑着,也挣不了,嘴被他掐着,想吐出来,已经来不及了。

    那药丸直接就被他扔进了嘴里面,水灌进来,她下意识地咽了下去。

    见她吃了下去,他纪司嘉松了手。

    林惜咬了咬牙:“你给我吃了什么?!”

    看着她发红的眼眸,纪司嘉难得笑了:“你怕什么?没见到陆言深之前,你还死不了,不用怕!”

    他没说,但是很快,林惜就知道自己到底被喂了什么了,因为她眼皮渐渐地撑不下去了。

    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林惜就挡不住药效睡过去了。

    面包车在马路上疾驰,半个小时后,面包车下了高速,进了T市。

    开了一个多小时,面包车又停了下来,里面的林惜又被转移进了一辆货车。

    又过了半个小时,货车停在了港口。

    这个时候,天将将亮。

    T市靠海,还未天亮的海边,风刮过来就好像带着冰块一样。

    货车车厢的门被打开,纪司嘉将熟睡的林惜从车厢里面抱出来,最后放在了其中的一个货柜里面。

    这里面成千上万的货柜,谁都不会想到,里面会藏了人。

    货柜被锁上,远处的海平面一道金光打上来,纪司嘉眯着眼看了一会儿,勾着唇冷笑了一下。

    既然林惜这么喜欢陆言深,那就让她们做一对鬼夫妻算了。

    他收回视线,转身回到货车上。

    陆家。

    陆博文刚吃完早餐,就接到纪司嘉的电话。

    人已经送到了。

    这么多天来,陆博文总算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上次陆言深发现得早,他连他窝在哪里都摸不到。

    T市这些天的变化他也察觉出来了,这一次如果还不能从陆言深的手上把那些东西要回来,那么他就完蛋了。

    他已经六十多岁快七十岁了,这几年的身体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幸运点儿的话,他还能活个二三十年,运气不好,可能也就活个七八年。

    但是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方人物,陆博文一生都是强硬的角色,哪里会愿意那么窝囊地死,更别说是在那暗无天日的牢房里面了。

    如果不是陆言深,他也不用临到老了,还要烦这些事情。

    既然他不识趣,他也不会让他得趣的。

    陆博文这一生,没有爱过许慧君,也没有爱过陆言深,或许对顾沁有过那么一点的感情,可最后,他最爱的人还是自己。

    陆言深很快就接到陆博文的电话了,明明是骨肉相连的两父子,最后却落得一个兵戎相见的下场。

    挂了电话,沈舟然马上就凑过去了:“老狐狸怎么说?”

    “明天,早上十点,在西岸码头。”

    “我让人去准备一下。”

    陆言深没有说话,他现在查不到林惜在哪里,纪司嘉也查不到,这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他从来都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可是这一次,就算是没有把握,他也只能去做。

    因为他知道,林惜在陆博文的手上。

    林惜没想到自己一觉醒过来,又换了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跟她在的货车车厢很像,但是显然,这里不是货车的车厢,因为她听到了轮船的声音,还有海浪声。

    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了,原本以为纪司嘉将她交给陆博文,她怎么也会和陆博文有一次见面的,却没想到,纪司嘉直接就把她弄到这样的地方来。

    身上的绳子已经有些松了,她咬着牙将绳子解了下来。

    纪司嘉不可能这么放心她一个人在这儿的,周围必定是有人守着的。

    可是这样的一个公共地方,太多人守着,很容易就被人发现了。

    林惜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出去,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要试一下。

    周围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林惜试探性地敲了敲货柜,响了几下,很快就有东西戳着货柜。

    “安分点儿!”

    是男人的声音,刚才那戳货柜的声音显然是刀。

    她咬了一下牙,用力撞了一下货柜,外面的男人有些急躁,警告越发的凶狠。

    林惜仿佛听不到一样,她使劲地撞上去。

    然而她运气不好,因为她感觉到她所在的货柜正在被吊起来!

    林惜惊了一下,下意识大叫:“救命!救命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