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04 你只要想办法逃就是了

    林惜叫了好几下,却丝毫没有人注意到那被吊到半空的货柜里面是藏了一个人。

    她也不叫了,刚才刚吊起来的时候没有被人发现,也不指望这个时候会有人发现。

    地面上,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往林惜货柜那儿过去了。

    货柜被吊到了货船上,落到地面的时候,林惜整个人撞在了那壁上,额头装了上去,她视线黑了一下。

    “哐当”的一下,很快,货柜被打开。

    阳光和风透进来,林惜抖了抖,整个人清醒过来,一入目就看到站在跟前的陆博文。

    她脸色微微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了:“陆老先生。”

    陆博文看着她,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你倒是个厉害,这个时候还能够笑得出来。”

    林惜抿了抿唇,很快就有人上前将她拽了出来。

    陆博文打了个眼色,那人就将她推着往船舱里面走。

    她看了一眼陆博文,进去之前快速地打量了一下周围。

    不得不说,陆博文确实是个老奸巨猾的,选了这么一个地方,船已经开离了岸边起码十米的距离,一条货船停在外面,既防止了陆言深的偷袭,又防止了她逃跑。

    林惜被推着进了船舱,这艘货船并不小,起码有二十米长,船舱里面除开仓库还有一个生活区。

    她就是被推着进去那住宿的舱口,一进去林惜就看到跟前被绑着的女人。

    女人的年纪不小了,头发已经有些发白了,身上穿着黑色的羽绒被绑着在椅子上,微微闭着眼,起色不是很好,但是却不让人觉得狼狈。

    林惜有一瞬间的震惊,但是身后的人用力推了她一把,很快,她就被身后的人按着绑在了椅子上。

    她就坐在了女人的身边,大概是注意到她的注视,女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女人看着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年纪了,可是一双眼眸却还是锐利得很。

    林惜只觉得这双眼眸熟悉,还没有等她完全想起来,尾随进来的陆博文就开口了:“林惜,你这么了解陆言深,我们打个赌吧。”

    陆博文撑着拐杖,就站在离着她跟前不到两米的位置,六十多岁的男人,可视线还是一样的逼厄压人。

    身旁的女人眼眸动了一下,林惜侧头看了她一眼,才转头看向陆博文:“我现在已经是刀俎上的鱼肉了,赌不赌,有什么用?!”

    她不卑不亢地看着他,脸上也不见有半分的惊慌。

    陆博文没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她:“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说完,他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林惜眉头皱了皱,看着身旁的女人,试探性地问道:“阿姨,你是陆言深的母亲吗?”

    顾沁听到她的话,脸色变了一下,“他怎么样?”

    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可一个五十多的夫人,虽然能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但现在美人也迟暮了,陆博文总不该饥不择食到一个老妇人都不放过。

    能让陆博文这么大费周章弄到这里的人,除了陆言深的生母,林惜实在是想不到还能是谁了。

    听到她的问话,林惜已经肯定了,眼前的人就是陆言深的生母。

    她抿了一下唇:“我不知道,我已经被他们捉了五天了。”

    这几天林惜算不上受苦,但是被关在货柜上差不多一个晚上,这十多个小时里面她一口水都没有沾上,现在实在是有点受不住。

    “我知道你,林惜。”

    顾沁看着她,不紧不慢地说着,双眸紧紧地扣着她:“陆博文这个老狐狸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言深的,他把我们捉过来,想必会让言深选择,你听我说,明天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只要想办法逃就是了。”

    她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这些年被陆博文折腾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就算被救出去,能活的日子也不多了。

    她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都是被这个男人给毁了。现在唯一的亲人就是陆言深了,他是她的儿子,她只希望他能够好好的。

    陆博文提过林惜,她自然知道林惜对陆言深的意义。但是现在,她和林惜都落到陆博文的手上了,如果陆博文只是单纯地想要从陆言深手上交换什么,没有必要把林惜也拉进来。

    那个变态,一直想把控陆言深,可是现在陆言深从他的手心飞出去了,还回头要将他拉下高处,他怎么会轻易就让陆言深渡过去。

    认识了陆博文三十多年,顾沁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的自私到让人恐惧。

    听到顾沁的话,林惜愣了一下:“阿姨,陆言深他一直都在找你……”

    她隐隐感觉到,陆博文这一次不仅仅是想要拿到那些东西那么简单。

    顾沁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笑了一下:“我知道,但是以后陪着他走下去的人,是你。”

    五十多岁的女人了,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鱼尾纹已经很明显了,脸上的皮肤也不再紧绷了,可是林惜看着,却觉得眼前的人美得不可思议。

    岁月不会饶过谁的,可是真正美的人,无论是五岁还是五十岁,都一样是好看的。

    她现在总算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比起一副好看的皮囊,还有一样叫做“气质”的东西可以凌驾在时间的残忍之上。

    她没有见过年轻是的顾沁,但是就从如今的顾沁去想象,也能想到,年轻的顾沁是如何的美艳不可方物。

    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

    晚上的船舱冷得很,林惜有些担心身旁的顾沁,忍不住叫了她一下:“阿姨,你冷吗?”

    事实上,她也冷,身上的衣服本来就不多,这二月底的天气暖和不到哪里去,更别说她们是在海上。

    顾沁睁开眼看了她一会儿:“我不冷,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你害怕吗,林惜?”

    比起刚开始是的清冷,这个时候的顾沁倒是柔和了一点。

    林惜受宠若惊地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我不害怕。”

    她一个人被关了五天都不害怕,明天就能见到陆言深了,不管要面对什么,她都没什么好害怕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