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05 人现在还活着

    “你爸爸的事,我很对不起。”

    林惜没想到顾沁居然会认识自己的爸爸,不禁愣了一下:“阿姨,我爸爸——”

    “我和你爸爸是同学,当初如果不是我把那些东西给他,他也不至于招来杀身之祸。”

    顾沁侧着头,没有看她,但林惜能够感觉得到,她整个人就好像是了无生气的一具蜡像一样。

    这个认知让林惜惊恐:“阿姨,我爸爸不年轻,他做的决定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虽然我爸爸是因为那份东西才招来横祸的,但是他到死都没有开口,我知道我爸爸不会怪你的。”

    如果是十年前知道这些事情的,保不齐她真的会怪顾沁。

    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林景当年出事的时候都已经是不惑之年了,他自己在做什么,他必定是想清楚的了。

    林惜一直以为当年林景到死都没有明确地指出那份东西到底藏在哪儿,是为了保护她。

    现在想来,怕是也不仅仅是怎么简单。

    她当年不过十八岁,林景出事的时候她都已经手足无措了,如果当年林景真的明确地把这东西告诉她,想必不用等到现在,她在就被人杀人灭口了,那份名单和证据早就已经被销毁了。

    如今能够走到这个地步,无非是她身后站着的人是陆言深。

    或许当年林景就是在等这样的一天,背后的人太多了,那个一直藏着的人都出现不了,不能轻举妄动,除了让陆言深在商场上打压,根本不能大肆动手。

    捉住一些虾兵蟹将并没有什么用,到现在为止,那个周先生三番四次给她发信息挑衅,可是她现在却连对方是男是女都确定不了。

    隐藏得太深了,不得不说这才是整件事情最为纠结地方。

    陆言深的网已经布了七八年了,如今就连陆博文都已经按捺不住要出手了,偏偏那个背后的人,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林惜看了一眼顾沁:“阿姨,我知道陆言深在做什么,所以你不用担心,明天你一定要好好的。”

    那个男人从来都不说,从前她以为是个禁忌,如今才知道,不说,是因为无能为力。

    生母被生父禁锢了二十多年,他却连人影都找不到。

    顾沁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心底却已经下了个决定。

    两个人心思各异,外面的海浪拍打这船,视线在静默中过得很慢。

    林惜闭着眼,饥饿和寒冷让她很难受,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等她醒过来的时候,耳边是顾沁的声音:“林惜?醒醒!林惜!”

    她睁开眼,双眸被阳光刺了一下,林惜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等实现重新适应之后,她才睁开眼,侧头看向一旁的顾沁:“阿姨?”

    “天亮了。”

    顾沁看着船舱外面,林惜只看到她的侧脸。

    很快,外面就传来声响了。

    林惜眉头一皱,和顾沁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几个男人走进来,还没等林惜反应过来,她和顾沁就被拉了出去。

    对方的动作粗鲁,林惜被绑在椅子上一整个晚上,她的双腿已经有些发麻了,起身的时候站不稳,男人还推了她一把,她整个人直接就往前面一扑,差点就摔倒了。

    林惜冷眼看着拉着自己的男人,对方却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推着她往前面走。

    她有些担心顾沁,昨天进船舱的时候,顾沁的状态就不是很好。

    回头看了一眼顾沁,林惜发现她的脸色更加的白了。

    拽着顾沁的男人用力地推着她,林惜心底憋了一股火,但是两个人现在这情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权利说些什么。

    很快,林惜就被他们推出去了。

    海风打过来,林惜抖了一下,阳光比里面的还要刺眼,她眯着眼,陆博文从快艇上上来,走到她们两个人的跟前,看了一会儿,然后对扣着她和顾沁的两个人挥了挥手。

    下一秒,林惜就被扣着自己的男人推着往后走了。

    她下意识地看向顾沁,顾沁被推到快艇的下面。

    林惜有些急了,扭头看着陆博文:“你到底想干什么!她身体状态很不好,你再这样折腾下去,等不到陆言深来,你就要先给她收尸了!”

    这个“她”说的是谁,陆博文自然知道。

    听到林惜的话,陆博文倒是笑了:“你倒是挺关心她的,有这个闲工夫,你还不如想想,待会儿陆言深会不会救你!”

    他说着,对着扣着林惜的人一个冷眼,林惜就被压着往前头的船杆走去。

    而顾沁被快艇送到了和她所在的船的对面的那艘船上。

    林惜正看着顾沁,身上突然一紧,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绑了一次。

    很快,她就意识到陆博文想要干什么了,因为顾沁也跟她一眼,被绑着设施升上了船杆!

    陆博文这个老奸巨猾,是要让陆言深二选一!

    早上的太阳不算猛,林惜被挂在了船杆上,顾沁和她一样,隔得有些远,她看不清楚顾沁的情况。

    海风不断地吹过来,她的脸被吹得发红难受。

    林惜咬了咬牙,只恨不得现在自己的手上有一把刀,然后对着陆博文捅进去,把人捅死了,就算陆博文杀了她,她也死无遗憾了!

    可是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人还被他饿了一天一夜,阳光照着她,林惜觉得脑壳有点儿疼。

    而另一边。

    沈舟然已经收到风声了,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站在的陆言深,打电话让人去附近的海域先潜伏着。

    陆博文这个老狐狸,真的就是这么狠,拿林惜跟顾沁两个人来威胁陆言深!

    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陆言深回过头,眼底一片的冰冷。

    沈舟然看了他一眼,看着他走过去按了接听键。

    “东西准备好了?”

    是陆博文的电话,陆言深看了一眼沈舟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林惜呢?”

    “人现在还活着,但是过一会儿,就不知道了。”

    那边的陆博文说着,笑了一下:“你也知道我在那儿了,半个小时后见吧。言深,你要知道,我是你的老子,你不要给我玩什么花样。”

    说着,陆博文就把电话给挂了。

    陆言深将手机直接一扔,那几万块的手机直接就四分五裂了。

    沈舟然撸了一把头发,抬腿踹了一脚沙发,“艹!”

    陆言深抬头看了他一眼,黑眸里面沉沉的一片冷意:“人撤回来,他发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