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07 一手交东西,一手交人

    林惜看着陆博文,气得整个人都发颤,她看着陆言深,他也看着她。

    两个人隔了那么远,明明看不清楚,可是她却明白了。

    她一惊,用力地挣着:“不要!”

    “我选林惜!”

    与此同时,陆言深做出了选择。

    陆博文笑了,“行,一手交东西,一手交人吧。”

    他倒不急着杀顾沁,这个答案他倒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人都是自私的,一个不过只是生了他的妈,另外一个是自己爱的女人,未来漫漫几十年,换了他,也是选林惜的。

    林惜被一点点地松了下去,陆言深也单独上了快艇。

    林惜被压着到陆博文的身后,她看了一眼纪司嘉,眼底里面全都是凌冽的恨意。

    纪司嘉怔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

    陆博文看着快艇下面的陆言深:“东西呢?”

    陆言深将东西举在手上,“这里。”

    “扔上来。”

    陆博文面露喜色,伸手将林惜一捉,手上的枪直接抵着林惜。

    林惜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看着眼前整整五天没有见的男人。

    陆言深也在看着她,林惜消失了五天,身上还穿着那一天她到达思时的毛衣,头发散乱一片,脸上有些伤口,整个人很狼狈。

    他眸色微微一沉,仿佛没有听到陆博文的话,还组织地看着林惜开口:“林惜,过来。”

    意思很明显,在林惜没有到他身边前,东西是不会给他的。

    陆博文脸色很难看,他拽着林惜,“既然你不放心,这样好了,林惜现在就在船头,你把东西给我,我马上松手,林惜就掉在你怀里面了,这样,我们谁都不亏,是不是?”

    他说着,将林惜往前一推,林惜半个人从船头上露了出去。

    陆言深没有答应:“我上去。”

    陆博文冷哼了一声:“你不怕死,你尽管上来。”

    沈舟然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抬头看着陆言深,他打了个手势。

    陆言深从上了船,陆博文拉着林惜身后一撤,“东西!”

    他不是傻的,万一陆言深弄了个假的来糊弄他,那他岂不是亏死了。

    仿佛知道他想什么,陆言深将盒子打开,那里面的一张被折叠的纸看得出来是有些年月的痕迹了,表面上的印记十分的明显,错不了。

    “拿来!”

    “林惜!”

    陆言深看了一眼林惜,丝毫不松口。

    陆博文的脸色青了一下,双方僵持不下。

    最后,是陆博文先开的口。

    “拿来!”

    他把林惜往陆言深的跟前一推,陆言深伸手拉着林惜的手腕,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但很快,双方就错开视线了。

    陆言深将东西递上去,陆博文伸手拿过,林惜的动作很快,在陆言深伸手将她拽到怀里的时候出腿将陆博文手上的枪踢到了海里面去。

    纪司嘉见到这一幕,伸手要捉林惜,却被陆言深的手挡开了。

    陆言深推了一把:“下去艇里!”

    林惜立刻跳了下去,但很快,她就听到枪响了!

    她抬头一看,陆博文手上又拿了一把枪,显然是对着她的。

    林惜倒抽了一口气,想都没想就跳进海里面了。

    她就知道,陆博文根本就没有给陆言深做选择,他一开始要杀的人就是她!根本就不是什么顾沁,顾沁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林惜游到快艇下面,借着快艇的遮挡她飞快地游到顾沁那一边的船去。

    陆博文弄了两艘货船,这样的交易对陆博文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就是陆言深的人不好潜伏进来,没有任何遮掩的地方,很容易暴露。 坏处就是,像现在这样,陆博文想要杀她,可是连续开了好几枪,都只是打在了船上,根本就没有落到林惜的身上。

    陆言深刚才看到陆博文拿出另外一把枪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僵冷的,就片刻的失神,纪司嘉已经对着他开抢了。

    他的反应很快,侧身避过子弹,看到林惜跳进了海里面,收回视线,伸手将纪司嘉手上的枪抢了下来,对着他的腿就开了一枪。

    纪司嘉的伸手比不过陆言深,自然是打不过陆言深。

    只是陆言深这个时候没有时间跟他们纠缠,林惜游到了顾沁的那艘船上,他自然知道她想干什么!

    陆博文见陆言深抢了枪,抬手想要对陆言深开枪,却被陆言深快了一步。

    子弹从他的手背穿过去,他手一颤,手枪摔在了地上。

    陆言深对着不远处的沈舟然打了一个手势,沈舟然也对他打了个手势。

    收回视线,他跳下快艇,将快艇开到隔壁那艘船的前面。

    林惜刚上了船,守船的八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最先发现她,一脚踹过来的时候,林惜差点没捉稳,又摔倒海里面去了。

    她下腰躲开,双手一用力,撑着船沿怕了上去。

    刚从海里面捞起来的人,她现在整个人都在发颤,人一抖,反应慢了半秒,直接被人踹了一脚。

    林惜摔在地上,腰侧疼的她脸色发白。

    她庆幸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林惜了,不然这一脚下来,她直接就没命了。

    顾沁发现她,低头看着她让她走:“林惜!陆博文的人很多,你和言深快点走!不要管我!”

    林惜咬着牙,从鞋子里面摸出一直没有拿出来过的匕首,起身冲着跟前的男人刺了过去。

    男人要避开,却不想林惜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她,林惜左手飞快地将绳子一拉,松了结,顾沁飞快地往下坠,她连忙把绳子往一旁一抛,扣住边沿,顾沁停在两米高的地方。

    男人反应过来,伸手要捉林惜,林惜反身避开,将手上的匕首一扔,刀尖划过绑在顾沁身上的绳索,林惜过去将人接住,伸手迎来拳风,她快速压着顾沁弯头躲过。

    守船的男人都包了过来,林惜咬了咬唇,捏着绳索的手一点点地收紧。

    正当僵持中,沈舟然从船尾上了船,后面一个男人发现不对劲,回头一看,却被沈舟然撂倒了。

    林惜看了沈舟然一眼,两个人对视一样,林惜将手上的绳索用力扔向跟前第一个男人,绳索的圈落在男人的头上,林惜用力拉着绳,将男人扔出了海里面。

    正在这时候,不远处突然之间冒出了一批快艇,林惜知道,这是陆博文的人!

    她脸色一僵,陆言深也上了船,沈舟然闪到林惜的身边,扶过顾沁:“你和陆言深先走,我带着伯母走!”

    (明天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