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09 我想抱你

    “嘭——”

    海水被炸开,他们虽然躲开了,可是林惜身上还是被海水溅到了。

    “那是什么?”

    “鱼雷!你扶好,再撑半个小时,前面能上岸了!”

    她仰头看了他一眼,“你小心!”

    话音刚落,身体又被惯性一拉,林惜下意识地拉紧扶杆,又一个鱼雷落在了他们的不远处。

    林惜忍不住在心底骂了一句粗口,将手上的两把小刀捏着,瞅准机会用力扔了过去。

    有一把吃空了,没刺中人,有一把刺进拿枪的男人的手臂里。

    她收了腿,扶着扶杆看了一眼陆言深,他这时候也正好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林惜,看到后面的那个油罐没有?你帮我拿过来!”

    听到他的话,林惜往后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后面有个油罐。

    “等等!”

    她站不稳,又要防着那些人瞄准她,好不容易才翻身过去把油罐拿到,快艇突然之间往右侧一打。

    “别乱动!”

    陆言深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她正想抬头看看怎么一回事,一阵阵的枪声传来。

    陆言深已经扒了下来,她拎着油罐,趴在那儿也不敢动。

    过了大概十几秒,陆言深起身伸了一只手过去:“给我!”

    林惜也没有多想,连忙把油罐扔给了他。

    “回来!”

    他将油罐往脚下一扔,手立刻就拉着她。

    林惜连忙跳过那椅子,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把油罐开了,倒在后面!”

    她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她想来都听陆言深的话,在这样的情况下,更不会迟疑。

    油罐的盖子拧得有些紧,她花了十几秒才转开,开了之后直接就举着油罐往身后倒了过去。

    这时候,陆言深已经打火机了,他侧头看了她一眼:“待会儿我们跳到海里面,我让你跳,你马上跳,知道吗?!”

    “我知道!”

    她连忙点头,陆言深又提了速。

    然后在林惜还没有反应过来,快艇突然之间转了个弯。

    就在这时候,陆言深一把拉了她:“跳!”

    她想都没想,就跟着他跳了下去。

    T市比A市还要靠北,刚入水,本来就已经冷得几乎没有知觉的林惜还是忍不住颤了一下。

    整个人扎进了水里面,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到远处突然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下一秒,腰上被有力结实的手臂圈上。

    熟悉的气息打过来,她松了口气,“林惜。”

    他吻了她一下,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她知道那里面有安抚,也有心疼。

    她其实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够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只好跟着陆言深一直往前游。

    陆言深显然是算好了的,这边刚好是一个海岸公寓,两个人游了二十多米之后就上岸了。

    林惜上岸之后有点撑不住,她二十多个小时没吃东西了,还经历了这么一遭,现在整个人都虚得很。

    额头“突突突”地疼,视线也有些乱,她连陆言深都看不清楚。

    “陆总!”

    只能双手紧紧地拽着他胸前的衣服,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直接在她面前蹲了下去:“林惜,上来。”

    林惜听到他的话,咬了一下自己的唇,松了手,抱着他的脖子就爬了上去。

    “别怕。”

    “我不怕。”

    她在海水里面泡了两次,又被饿了这么久,身体素质再好,这会儿也撑不住了。

    “陆总——”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就叫陆言深,她头沉得很,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十分简陋的房间里面。

    房间里面没有人,她惊了一下,下意识下床去找陆言深。

    这时候,门被推开,陆言深拎着东西进来,看到她从床上下来,眉头皱了一下,走过去将人抱了起来:“别乱动,烧还没有退。”

    她闻到食物的味道,觉得自己饿得胃都快抽筋了,抬头眼巴巴地看着他:“陆总,我饿。”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将人抱到床上后才伸手去拿被他放在桌面上的粥过来,“小心烫。”

    粥是刚买的,就算是这么冷的天气,都还冒着热气。

    林惜饿得很,想要伸手自己来,但是陆言深没有动手,拿着汤匙意思很明显,就是只能让他喂。

    他喂得慢,林惜只能慢慢吃。

    半碗粥下去,林惜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了,陆言深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换了一身。

    她看了一眼房间,哑着声音问他:“这是哪里?”

    “旅馆。”

    他说着,又递了一勺粥到她的唇边。

    林惜张嘴咽了下去,抬头看着他:“你有受伤吗?”

    “没有。”

    言简意赅得很,又舀了一勺粥给她,陆言深才开口解释:“我给他们的名单和U盘是假的,纪司嘉发现了,T市已经被他的人给封住了,我们暂时不能回A市。”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她的反应。

    时隔五天在见到林惜,她一张脸好像更尖了。

    刚从海里面出来的时候她就晕过去了,不用想都知道这几天她吃了多少苦。

    其实她原本不用承受这些的,全都是因为他,她才不得不面对这些危险的事情。

    现在人到了T市,纪司嘉想要瓮中捉鳖,他们也想做在后黄雀。

    林惜愣了一下,“这么说,他们现在必定是在找我们?”

    “嗯。”

    他不轻不重地应着,又舀了一勺粥,看了她两秒,才继续把事情说完:“林惜,到了今天,你也知道我在做什么。这件事情牵连的人太多了,我和沈寒他们已经找了快十年了,还是没有把背后的‘周先生’找出来。”

    林惜愣了一下,她不傻,很快就能够想明白陆言深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趁着这个机会把‘周先生’引出来吗?”

    “嗯。”

    他又给她舀了一勺粥,林惜抿了一下唇:“我觉得这个‘周先生’对我的关注度太高了,上次我说了韩进跟纪司嘉有来往,你们没有查出来吗?”

    “韩进在年前就出国了,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就是。”

    “我知道了,现在名单和证据都在你的手上,一旦纪司嘉失败了,韩进一直盯着我们,他不可能不出现的。”

    陆言深手微微松了一下,直直地看着她:“怕?”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就笑了:“有什么好怕的,陆总你要把我扔下吗?”

    黑眸微微一沉,没有回答她的调笑,他将最后一口粥放到她唇边:“还饿?”

    林惜摇了摇头,直直地看着他:“我想抱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