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10 你要听话,乖

    她不害怕,却有余惊。

    白天的事情让她现在都不敢相信真的就发生在她的跟前了,那短短几十分钟的惊险,如今人活生生的,她真的感谢上天的恩宠。

    陆言深将手上的东西直接扔进底下的垃圾篓,伸手就将人捞到了怀里面,低头就亲了下去。

    微凉的唇瓣落下来,林惜下意识地张开了唇,迎着他的吻。

    她还发着烧,整个人都有点偏高温,呼出来的气息也是热的,男人狂风暴雨一样的吻让她有点喘不过去。

    林惜终于忍不住用手推了他一下,被松开之后靠在他的肩膀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林惜。”

    他双手收在她的腰侧,开口叫她的时候声音也带了几分喑哑。

    落在腰上的手一点点地收紧,她哼了一声:“喘不过气了,陆总。”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黑眸沉沉,眼底下的人双颊通红,目光如水,抬眼看着他微微地笑着。

    他想到今天陆博文用枪对着她的时候,心口微微一缩,手又受尽了一点。

    见他不说话,林惜也没有开口,任由他抱着自己。

    过了大概五分钟,陆言深才松开她,从刚才提回来的袋子里面翻出退烧药:“先吃药。”

    他说着,松了手,下床给她倒了一杯刚凉到一半的温水。

    林惜知道这个时候身体最重要,她伸手接过药,仰头就着水就吞了下去。

    陆言深回头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手背下的额头有点烫,不过比起刚从海里面起来的时候好很多了。

    “回去睡着。”

    他说着,将被子拉开,将她整个人就塞了进去。

    林惜倒也没有反抗,只是伸了一只手出来捉着他的手:“你不睡吗?”

    他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脸:“听话,睡觉。”

    纪司嘉的人虎视眈眈,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两个都睡觉,就算真的睡了,也不见得安稳。

    林惜很快就转过弯来了,陆言深什么人啊,现在住的地方都是选这些不怎么正规的小旅馆,一看就知道不想让纪司嘉的人这么快找到。

    他们要把韩进引出来,所以这段时间里面,沈寒他们都不能冒头,不然打草惊蛇了,一切就功亏一篑了。

    吃下去的药效很快就上头了,林惜微微闭了闭眼,捉着陆言深的手微微一松,人已经睡过去了。

    感觉到捉着自己的手松了,陆言深低头看过去,床上的林惜已经睡着了。

    她这几天过得很不好,脸色苍白得很,现在虽然因为发烧脸颊有点发红,但却不是健康的红色,这样映着,更衬得她苍白无色。

    很早之前他就想让她置身在这件事情之外了,可是向来听话的一个人,在这件事情上就好像拧紧的螺丝一样,怎么都甩不掉。

    一路上他问过她很多次怕不怕,但每一次都说不怕。

    可是每一次他碰到她的手,都知道她在发颤。

    真是蠢死了。

    撒个谎都撒不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敢说不怕。

    小旅馆的灯光很不好,陈旧的白炽灯,在墙壁的灯投过来的光并不是很多,他忍不住低头看过去。

    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里面,床上的人因为发烧,就连呼吸都比平时粗重了几分。

    陆言深能清晰地听到她开口的呢喃:“陆言深——”

    是在叫他。

    他忍不住抬手将她的下唇瓣从她的牙齿上解放了出来,大拇指摸着蹭了蹭,“真是个傻的。”

    明知道后事不知,还傻不愣登地一头扎进来。

    以前还觉得她挺聪明的,她却一而再而三地犯蠢。

    收回手,陆言深将她透出来的手臂也塞进了被子里面,才起身走到窗边往下看了看。

    外面冬风烈烈,灯火通明的别墅里面,纪司嘉咬着牙坐在沙发上处理伤口。

    陆言深那一枪没要他的命,但是打在了小腿上,够让他疼的了!

    他带了那么多的人过去,却还没想到陆言深带着林惜还是跑了。

    这两个人跑了不说,就连顾沁也被人救走了,今天可谓是一败涂地。

    小腿上的疼痛让他额头不断地冒着汗,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眉头微微皱了皱。

    “我是纪司嘉。”

    “我知道,东西拿到了?”

    听到对方的话,纪司嘉有些憋屈:“没有。”

    那边突然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声里面全都是阴寒,让人听着后背发凉:“陆言深呢?”

    纪司嘉没有说话,那边的人轻笑了一下:“跑了?倒是厉害,这样都能让他跑了。”

    对方虽然没有一句话是责怪的,但是纪司嘉却知道,那人心底指不定已经在烧着火了。

    “他跑不掉的,T市都是我们的人。”

    “哼,但愿。”

    对方没有多说,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纪司嘉看了一眼手机,眼神有点阴鸷。

    他就不信了,陆言深带着林惜,还能跑到哪儿去!

    平安无事的一夜,林惜吃了药睡了十多个小时之后,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人都轻了不少。

    陆言深坐在床边,微微眯着眼,一侧放着早餐,正用温水温着。

    林惜动了动,伸手摸到男人的手,还没等她起来,手就被人扣住了。

    他眼皮动了一下,露出一双黑眸,里面锐利透亮,显然根本就没有睡过去。

    陆言深的手向来比她的要暖,现在她摸上去,却凉得很,她心紧了一下,连忙爬起来,伸手把被子拉到了他的身上:“陆总,我给你暖暖。”

    说着,被子下的双手已经抱着他了。

    被抱着的陆总低头看了一眼刚睡醒的女人,伸手将一旁的短款羽绒往她的身上套了上去,将被子掀开:“把衣服穿了。”

    他昨晚没有睡,林惜的烧是半夜退下去的。

    天亮了,外面的接到有点吵闹。

    林惜的手被他拉着塞进衣袖里面,很快,他就把衣服套好,将拉链一拉,她整个人就裹在那黑色的羽绒服下面了。

    然后脸被他拍了一下:“去洗脸刷牙吃早餐。”

    林惜一醒来就看到温在水盆里面的粥了,她被他拍了下,现在整个人都醒过来了,拉开被子下了床,却没有马上去洗漱,而是把被子裹到他身上,跟哄小孩子一样:“陆总,你先睡一会儿,你要听话,乖。”

    说着,学着他昨晚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脸才转身去洗漱。

    黑眸落在她身上,眉头微微一挑,陆言深手微微动了动,没一会儿身上就热得有点过分了。

    他将被子拉了下来,将身上的外套脱了,才重新上去床上。

    一整晚没睡,他却是有点累,现在白天,纪司嘉他们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现在歇一会儿,晚上说不定会有什么突发事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