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12 答应你的,我会做到的

    林惜很少连名带姓地叫他,更不会这样严肃又带着几分怒气地连名带姓地叫着他。

    她平时就跟个猫一样,虽然惹急了会伸出爪子捉他一下,可是那都是不痛不痒的伤害。

    哪里像现在一样,恶狠狠地叫了他之后突然就哭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做了什么事情伤害她。

    她从来都是笑的,刚开始认识的时候还会哭,后来连红眼圈的次数都没有多少。

    时隔好几年,她突然之间哭得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

    陆言深觉得,伤口都没有她的哭声让他觉得疼。

    “你别哭,林惜,我还没死。”

    他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她不说话,就哼哼唧唧的,故意就在这么看着他哭,眼泪从她的眼睛掉到他的脸上,烫得灼人。

    大拇指落在她眼角,林惜抽了口气,拉开他的手,狠狠地在他的脸上直接咬了一口。

    用了力的咬,陆言深抽了口气,半响后笑了:“行了,消气了没有?”

    她松了口,抬手抹了一把脸,讥诮地看了他一眼:“陆总还挺高兴的。”

    陆言深坐了起来,一只手就把人拢到怀里面了,低头从她的耳侧亲了下去:“高兴,有个傻子跟着我一起去送死。”

    他的声音很低,可是房间就两个人,他又是贴在她的耳边说的,林惜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了,他那句话是真心的,那句话是调侃的,她不可能听不出来。

    他说的话带了几分调侃和诱哄,可是林惜知道,这是他真心话。

    这个男人不可一世了多久,就孤独了多久,他做的事情不允许他有过多的放纵,有再多的钱也只是点缀。

    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够承受一个男人在一件这么危险的事情上不回头地往前走的,如果不是那分开的几年让她看清楚了许多事情,林惜也不会这样不闻不问地跟着他走。

    明知道他在哄自己,却还是忍不住想笑,“你有什么好高兴的,也就傻子才跟着你走。”

    “林惜。”

    他伸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吻着她的眉眼,和平日的霸道强悍所不同的是,那力度里面全都是缱绻的温柔。

    “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答应你的,我会做到的。”

    如果真的有那样不测的那一天,他一定会二话不说就跟她走的。

    但是只要他在一天,她必定是要活得好好的,尽管是像现在这样的境地。

    但凡有子弹过来,他也必定是会挡上去的,更何况那不过是一刀。

    林惜收紧了抱着他的手,“我知道。”

    她早就知道了。

    一个伤患,一个病号,外面还危机重重,想要做点什么都提心吊胆。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陆言深也不瞒着她了。

    纪司嘉白天不敢动手,但是晚上就难说了。

    昨晚他们人不敢追过来,应该是沈寒帮她们拖了一下,但是不能拖太久。

    最快今天晚上,最慢明天早上,他们人就来了。

    两个人算是守株待兔,不能走,但也不能不跑,这才是最危险的。

    要引人入瓮,相应的就要承受带来的危险和意外。

    林惜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没再闹了,闭着眼睛睡觉,要养精蓄锐。

    入夜之后,天色一暗下来,破旧的旅馆冷得渗人。

    陆言深下楼买晚饭了,林惜开着电视,一直站在窗边。

    夜色可以掩盖太多东西了,T市算是纪司嘉的地盘,他要找他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看就看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下午从三点多睡到晚上七点,吃了饭之后两个人都没有睡。

    这边不是市中心,晚上十点左右就周围就已经安静下来了。

    林惜坐在床上看着电视里面的一个综艺节目,陆言深刚洗了澡出来,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的脚上:“不冷?”

    他说着,人已经走到她的跟前,手裹上了她露在被子外面的脚。

    冷的。

    陆言深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把袜子穿上。”

    林惜见他脸色都沉下来了,不敢说什么,接过袜子穿上了。

    灯被关了之后,林惜裹着被子半睡半醒。

    “林惜。”

    听到陆言深的声音时,她连忙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刚买的手机,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她居然真的就睡了两个多小时。

    但是陆言深既然叫了她,必定是有情况。

    她连忙掀开被子,翻身下了床,开始穿鞋子。

    “跟着我。”

    他说着,轻声开了门。

    林惜跟着他出去,旅馆的走道阴暗得很,应声灯有些是好的,有些是坏的。

    他们这边的走廊的灯是坏的,人走过灯根本就不亮。

    她一只手拉着陆言深的衣摆,楼下的引擎声十分的明显,看来是纪司嘉的人来了。

    林惜正想着,跟前突然一紧,陆言深按着她靠在墙上。

    楼梯有人上来,还不是一个两个。

    她心跳停了一下,拉着陆言深衣摆的手微微紧了紧。

    他们往楼上走,脚步声一点点地远去,林惜身下的手直接被陆言深牵住。

    “我们走。”

    他压着声音,说完就带着她往楼下跑。

    这楼梯的灯光亮了起来,林惜的心跳有点快。

    旅馆外面有人守着,陆言深看了一眼前台的地方,让她过去那边先躲着。

    她抿了抿唇,还是挺他的话躲在了前台的柜底下。

    陆言深见她躲好,将手上的衣服拉链拉紧,低头走了出去。

    守着门口的两个男人见有人出来,视线落在陆言深的身上,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直接就朝着陆言深走上去:“兄弟,这么晚了,你——”

    陆言深手心拿了一把刀,他出手很快,对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一只手就搂上了对方的脖子,拿着刀的手飞快地从他的脖子走过去。

    另外一个男人的腿刚落下,那个男人已经倒下了,陆言深手一抬,将男人的腿扣住,另外的拿着刀的手往后一刺,刀尖直接就没入男人的喉咙,他一松手,男人就倒了下来。

    前后不过五分钟的事情,陆言深就把两个人给解决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