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14 我忍不住,我做不到

    正当她打算挨一刀的时候,后面的男人突然之间倒地,她连忙抬刀挡住了右侧劈过来的刀。

    陆言深从车上跳了下来,上前帮林惜解决了剩下的一个男人。

    “走!”

    他收了手,拉着她往后跑。

    林惜连忙把手上的刀一扔,刚转身,刚才倒下的一个男人死透,挥刀向着她的右手砍过来。

    她下意识地躲,但是前面是陆言深,她除非将他拉上来,不然很难躲开!

    腿没动,但是陆言深却发现了,抱着她转了个身,那刀从他的后背打过,林惜脸色一白:“陆言深!”

    他看了她一眼,松手回身将偷袭的男人的刀卸了下来,摁着他的脖子一转,“哐当”的一下,刀落在地上,男人也摔在了地上。

    “走!”

    完了之后,他回头拉过她将人塞上了车。

    林惜手脚都是冰冷的,脑袋空了一下,直到陆言深上了车,她才回过神来:“你伤了没有?!”

    “系安全带!扶好!”

    陆言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扔了六个字给她之后就死死地盯着前面。

    晚上国道车也不多,车子在路上疾驰,林惜颤着手把安全带系了,视线一直看着身侧的男人。

    刚才那一刀下来,她整颗心都是颤的!

    这个纪司嘉,显然是要他们的命啊!

    大概是注意到她的目光,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身后没有车子追上来了,他伸手捉着她的手:“我没事。”

    虽然他说没事,可是林惜没有亲眼看到那伤口,她根本就不信。

    知道他不信,陆言深也没有多说。

    车子又开了两个多小时,停下来的时候林惜才发现两个人出了T市。

    凌晨五点多,天还是黑漆漆的。

    陆言深把车弃在一个广场的停车场里面,然后带着她找了一家旅馆。

    刚进房间,林惜就将陆言深拉了过去:“你先别说话,我看看!”

    她说得又急又快,根本就没有给陆言深说话的时间,人就已经被她摁到床上。

    林惜将他转过身,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大概是因为衣服穿得多,羽绒服都已经被划破了,但是他后背确实没有伤。

    见没事,她才松了口气,但视线落在他腰侧的伤时,眼睛一下子就热了。

    本来就没有完全好的伤口,现在又被扯开了,纱布已经完全湿了,显然又开始渗血了。

    但是现在这个时间,药店还没有开门,她有些烦躁。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抬手就将人拉了上来,翻身压在床上直接就把她给吻住了。

    林惜想着他的伤口,手在他的胸膛前不断地推着,但是又怕动得厉害让他的伤口裂开得更加的厉害,最后只好任由他亲自己。

    陆言深的这个吻又急又狠,将近五分钟,结束的时候,林惜唇上吃痛,睁开眼看到男人暗沉的双眸。

    她心头微微一跳,陆言深已经开口:“林惜,你就不能听话一点吗?”

    他说着,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脸。

    从前她不听话的时候他都是直接动手就训人了,现在却是抱着她,无奈中又带着几分请求。

    她知道他什么意思,之前明明让她开车走了,她却偏偏不听,非要往回开。

    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忍心真的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

    现在他秋后算账,林惜向来都是懂进退的,他态度放得低,她就放得更低:“我忍不住,我做不到!”

    她不认错了,埋头在他的胸口,声音是哽咽的,让人一句话都训不下去。

    陆言深叹了口气,也不想说了:“我先打个电话。”

    林惜从他的怀里面探出头,松了手,坐到一旁看着他拿出手机拨了号。

    电话是打给沈寒的,今天晚上纪司嘉没有出现,不知道是不是起了防心。

    他很快就挂了电话了,林惜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们已经出了T市了。”

    他看着她点了点头:“他们的大本营在边界,纪司嘉今天晚上没有出现,我们只能送上门了。”

    林惜抿了一下唇,没有说话。

    她看了一下手机,才六点钟,药店还没有开门。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将手机扔到一旁:“先睡会儿,药店起码九点才开门。”

    她不想睡,但是看了一眼陆言深只好乖乖地爬上了床。

    纪司嘉今天晚上没有出现,韩进也没有出现,事情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折腾了一个晚上,林惜也有些困了,她盯着陆言深看了半响,不知不觉眼睛就合上了。

    天微微亮起来的时候,陆言深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想到几个小时前那惊险的一幕,手有些凉,他抬手摸了摸那张脸,再晚一点,事情就不是这样的了。

    林惜做了一个梦,说是梦,也不算是梦。

    她只是把几个小时经历的事情又在脑海里面过了一遍,只是这一次比现实要惊人恐怖。

    陆言深抱着她闪开的时候没有躲过那一刀,她就那样睁着眼睛看着那一刀落在陆言深的脖子上。

    她想伸手阻止,可是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

    “不要——”

    被惊醒的时候,林惜才发现原来是个梦。

    她坐起来,下意识地找陆言深:“陆总?”

    可是窄小的房间里面,却没有人回复她。

    她连忙下床,刚想出去,下了床,才惊觉天已经亮了。

    楼下很热闹,因为是个市场,所有到处都是人声,还有煎饼飘上来的味道。

    她意识到自己饿了,这个时候,陆言深不在房间里面,显然是下楼买吃的了。

    林惜松了口气,进去浴室洗漱。

    出来开了电视,等了不到两分钟,陆言深就回来了。

    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电视上面,看到陆言深回来,林惜直接下了床,走到他的跟前,从身后跳上了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陆总。”

    头在他的脖子间蹭着,有点想讨赏的小猫。

    陆言深将东西放到桌面上,空了一只手将人扣紧,背到床上,他才将人扒了下来,“吃早餐。”

    林惜点了点头,却没有动:“你买药了吗?我先帮你重新包扎吧!”

    她一直惦记着他的伤口,陆言深没有让她如愿:“先吃,待会儿就凉了。”

    她还想说些什么,陆言深侧头凉凉地压了她一眼,林惜只好盘腿坐到床上翻他买回来的袋子,找吃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