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15 我这一次绝对不哭

    林惜想着他身上的伤口,吃得有些急,结果不小心被呛到了,呛得眼睛顿时就红了,没几下,眼泪直接就出来了。

    陆言深伸手帮她把手上吃到一半的饺子拿了下来,递了被水给她。

    “急什么,有人跟你抢吗?”

    林惜觑了他一眼,有些心虚,不敢说什么,就着他的手喝了大半杯水,才慢慢地缓下来。

    “还吃吗?”

    陆言深看了一眼还剩几个的饺子,才抬头看向她。

    林惜抹了一下眼角,摇了摇头,“我饱了。”

    他没说什么,几下就把她剩下的几个饺子吃了。

    林惜看着他的动作,笑了笑,侧身把他买回来装着消毒水和棉签等的袋子勾到手上,然后转头看着他,扬了扬手上的袋子:“陆总。”

    “等一会儿,刚吃饱。”

    他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楼下。

    林惜见他确实不过来,抿了一下唇,只好打算去洗澡:“现在有热水吗?”

    这些小旅馆跟大酒店不一样,这么冷的天气,白天的时候不一定会提供热水。

    “嗯。”

    陆言深应了一声,回头看着她:“水不是很热,你不要洗太久。”

    她连连点头,翻陆言深的购物袋,从里面找出洗漱用品,抱着进了浴室。

    她两天没洗澡了,这两天又都是跑来跑去,天气虽然冷,却还是出了一身的汗。

    这么冷的天,水最多算是温的,但是她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开了水就洗了起来。

    林惜没洁癖,但是在这样奔波的情况下,两天不洗澡,也还是有点受不了。结果洗着洗着就忘了时间了,门突然之间被敲响,惊得她手抖了抖。

    “五分钟了,出来。”

    陆总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没有半分的情面可讲。

    挣扎了一下,林惜还是把水关了。

    推开门出去的时候人抖了一下,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坐在床边招着:“过来。”

    林惜确实是冷,抬腿就跑了过去。

    他直接就把被子往她的身上裹了上去,头发十几天没洗了,她实在是忍不住,把头发给洗了。

    陆言深摸了一把,脸色微微一沉:“这么冷你洗头?”

    “我差不多十天没洗头了陆总!”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从一旁的购物袋拿出毛巾给她把头发抱住,然后又拉着她的手按住,“等着!”

    说完,他起身拉开门出去了。

    林惜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门就关上了。

    陆总生气了?

    这不可能啊,虽然说这青天白日的,但是陆言深也不能把她一个人扔在房间里面啊。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追他,门又被推开了,这一次陆言深回来,手上多了一个吹风筒。

    看到她从床上站了起来,黑眸一沉,过去直接就将人扛了起来:“乱跑什么,不冷?”

    林惜见他没生气,还带了个吹风筒回来,抬手就抱着他的脖子,低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冷。”

    他睨了她一眼,一把就将人塞回被子里面去。

    “过来。”

    陆言深插了插头,坐在床边看着她。

    林惜连忙带着被子窝进他的怀里面,但想着他身上的伤,也不敢乱动。

    昨天晚上已经裂开了,要是再被她蹭出点什么,这伤口就算不大,也麻烦了。

    “陆总。”

    指腹从长发穿过去,划过她的头皮。

    林惜缩在被子下的手忍不住动了动,落在他的腰侧上,“是不是很疼?”

    她微微碰了一下纱布的边沿,低着头翻着他的衣服。

    陆言深拍了她一下:“别乱动。”

    说着,把人拽了回去摁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林惜抿了抿唇,楼下的菜市场喧闹得很,这个点了,全部都是出来赶集的家庭主妇,热热闹闹的。

    她和陆言深好像都没有去逛过一次市场,她们还有好多的事情都没有做过。

    想到这里,林惜忍不住紧了紧拽着陆言深衣摆的手。

    “好了。”

    风筒的声音低了下来,陆言深将风筒放到一旁。

    林惜把头发往身后挪了挪,“陆总,你的伤口,该处理了吧?”

    他没说话,侧头看着她黑眸一动不动的。

    林惜直接就过去,绊住他的头:“躺下躺下,我这一次绝对不哭!”

    她说着,举起手竖起了三个手指做发誓状。

    陆言深冷嗤了一声,倒是没有说什么,顺着她的动作躺了下去。

    黑色的外套里面还有一件毛衣,林惜怕蹭到他的伤口,全程盯着根本就不敢松懈,一只手从中间拉开毛衣,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卷着上去。

    昨天晚上裂开的伤口,渗出来的血已经干了。

    幸好现在是冬天,伤口不容易发脓,昨天晚上渗了血,纱布贴在伤口上,剪开之后紧紧地贴着皮肉,林惜手都是发颤的。

    她看了一眼床上闭着眼睛没什么表情的男人,抽了口气:“黏住了。”

    “嗯。”

    他还是闭着眼,不冷不淡地哼了一声。

    林惜手有些抖,隔着一层布,没有看到皮肉,可是光从干凝的血迹中也能想象那伤口是多么的狰狞。

    她把剪刀放下,闭着眼睛缓和了一会儿,才重新睁开,拿着剪刀从外侧剪开。

    伤口哪里的纱布粘得有些紧,林惜试了一下弄不下来,只好用棉签沾了消毒水,等待会儿纱布和伤口送开来。

    窗开了一半,风吹进来冷飕飕的,林惜把被子从自己的身上拉了下来盖到他的身上。

    陆言深突然睁开眼睛,“不是说要换纱布吗?”

    “粘住了,等松了在弄下来。”

    “嗯。”

    他哼了哼,把被子挪开,抬手就扔到了她的身上:“盖着。”

    她拉着被子的手顿了顿,只好把多出来的地方盖到他的身上。

    等了一会儿,纱布松开来,林惜扯掉,伤口露出来,她眉心一跳,抿着唇拿着棉签重新消毒清洗。

    伤口确实是不深,但是因为动得厉害,好不容易有一点愈合的痕迹,伤口又裂开了。

    林惜将血迹都弄干净,伤口弄出来,大概一厘米深左右。

    她有点看不下去,连忙用药水将伤口处理了,然后拿着纱布重新帮他圈上。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她满头都是汗水。

    她把东西放到一旁,趴到男人的胸膛上,张嘴就咬在了他的下巴上:“疼吗?”

    (今天外出,坐了一整天车,好累,1111网站充值大优惠,大家可以看看,晚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