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17 陆总你任性的样子也不可爱

    陆总的这份甜点吃得有些久,林惜怕他继续下去会把伤口又一次扯开,混混沌沌中伸手推着他的肩膀:“陆总——”

    他闷哼了一声,攻势缓和了下来,薄唇还扣在她的双唇上面,有一下没一下地吻着她。

    林惜被他吻得整个人都有些发软,热烘烘的脸有点发红。

    她闭着眼,气息不稳地喘着,过了半响,她才算是缓过来,睁开眼看着他:“我想吃饭。”

    说着,她张嘴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

    没多大的力气,就跟挠痒痒一样。

    陆言深扣着她的腰将她放了回去:“我下去。”

    刚从差点不能收拾的动情中缓过来,他的声音难得比平日少了几分清冷,多了几分喑哑的性感。

    林惜眼睛眨了眨,闷在枕头上哼了一声:“我想吃辣的。”

    “不行。”

    陆言深直接就回她了,林惜侧过头,看他已经起身穿鞋子了,抿了抿唇,到底还是算了。

    她最近的肠胃不是很好,如果吃辣的,到时候如果犯肠胃炎就不好了。

    吃了饭之后已经三点多了,这个时候楼下的街道才静了一会儿。

    林惜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陆言深已经挂了电话看向她:“走了。”

    她点了点头,收回视线,过去把手放进他掌心,两个人下楼退房离开。

    闹市的有一个好处就是容易打车,林惜不知道陆言深安排,全程都是跟着他走的。

    倒是没想到两个人直接到的是机场,刚到机场没多久,林惜就看到有人过来叫陆言深了:“陆总。”

    她侧头一看,身后还跟了不少的男人。

    这些日子都是两个人一起的,林惜已经十多天没见过陆言深身后跟着人了,现在看到人这么明目张胆地跟着他们,她有些疑惑,但是机场是个公众场合,不适合说正事,她还是忍住了。

    飞机几乎是被他们这一批人全部包了,坐在头等舱上,林惜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她侧头看了一眼正在看电脑的陆言深,伸手拉了一下他的衣摆:“这些人都是跟着我们的?”

    他侧头看了她一眼,在电脑上打了几个字,才开口:“嗯。”

    听到他的话,林惜不禁皱起了眉:“可是——”

    他倒是知道她疑惑的是什么,把电脑关了,伸手捏了一下她的手:“纪司嘉昨天晚上没出现,他们已经有戒心了。”

    不过一句话,她就明白了,林惜点了点头,也没有再问了。

    飞机降落K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K市四季如春,夜里面却也还是有些冷。

    林惜出机场的时候手微微缩了缩,很快就被身旁的男人牵住了。

    几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陆言深牵着她先上了开头的那一辆,身后的十几个男人陆续上后面的车。

    车子一辆一辆地往外开,林惜看着后视镜,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但是又说不出来。

    她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他微微闭着眼靠在椅子上假寐,想了想,她还是打消问他的打算。

    前些天都过得有点糙,住了几天的小旅馆,突然之间重新住五星级的大酒店,林惜的对酒店的认知强烈了许多。

    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一米八的大床,晚上洗完澡出来,帮陆言深换了药之后两个人就开始休息了。

    这几天都是日夜颠倒的,作息好不容易恢复过来,林惜却有些失眠了。

    房间里面没有开夜灯,她睁着眼,看到的都是黑。

    躺了半响,她终于忍不住动了一下,腰上突然一紧,旁边的陆言深扣住她:“别乱动。”

    黑暗中,人的其他感官十分的明显,两个人靠得近,他一开口,气息全都打在了她的上方,有点湿热。

    林惜觉得自己的头皮也跟着烫了起来,抬手把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开,“我睡不着。”

    她转了个身,和他面对面。

    “啪嗒”的一声,陆言深突然之间把夜灯开了,暗黄的灯光打过来,林惜眯了一下眼,就看到他骨骼分明的一张脸。

    “十二点。”

    陆言深看了一眼手机,侧头深深地看着她。

    林惜不以为意,对着他笑了一下:“白天的时候睡太多了。”

    “嗯。”

    他应了一声,原本只是随意搭在她腰上的手动了动,顺着她的腰线上移,最后停在她脑后,“做点事,嗯?”

    后面的音节被他压低,林惜看着那双黑眸,心口莫名地动了动,不等她开口,陆言深低头就吻了下来了。

    微凉的薄唇落在她的双唇上,林惜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挡在胸前:“陆总!你的伤!”

    “小伤。”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应着,显然对她的话不以为意。

    “不行——”

    她很少会在这件事情上面拒绝他,但是他的伤口确实是不太适合再裂开了。

    但是两个人将近时间的时间没有做,又不是相隔两地,人就躺在自己的身边,林惜理智上拒绝,可是她身体却和理智有点不太一样。

    陆言深在这个方面,向来都是强硬有手段的,不过一会儿,她就撑不住了,哼着还是说不行,但是手却有些发颤。

    房间里面的气氛节节攀升,陆言深抬起头,看着身下的人,嘴角微微一勾,在她唇上咬了一下,哑着声音在她的耳边问道:“林惜,你撒谎的样子一点都不可爱。”

    说着,他的手顺进了她诚实的地方。

    “嗯——”林惜忍不住叫了一下,嘴被咬疼了,她有半分的清醒,抬头看着他的侧脸,手像是在拉着他的手,又像是在按着他的手:“陆总你任性的样子也不可爱,呃——”

    可不可爱,半夜跟自己的男人说睡不着,林惜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了。

    “口是心非!”

    他狠狠地撞了一下,控诉着她的不坦诚。

    林惜知道已经回不了头了,干脆抱着他迎了上去,贴着他的耳边张嘴咬在了他的耳垂上面:“我,这是,担心你的,伤口——啊!”

    “看来你对我的伤口有什么误解。”

    陆言深嗤了一声,身下越发的用力,她溃不成军,紧紧地抱着他整个人都像是被人抛在了云端上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