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18 林惜,你还小吗?

    视线都是模糊的,呼吸只能大口大口地来,林惜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从海里面跳出来的鱼,被干得有点窒息。

    而陆言深将她放回了海里面,只是还没有等她欢快地畅游多久,他又将她捞了出来,搁在那干热的地面上让她火烧火燎。

    她有些无力地趴在他的身上,这个时候哪里还记得他伤口的事情。

    陆言深一只手稳住了她,另一只手顺了顺她耳边的头发:“不是担心我的伤口吗?那这一次我让你来?”

    他说着,用力往上顶了一下,林惜觉得头皮都在发麻,掐着他的双手忍不住用力摁了下去。

    林惜受不住,摇着头,可是他显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凌晨一点多,睡不着的林惜一沾床就睡过去了。

    凌晨三点多,林惜是被渴醒的。

    她动了动,睁着眼起身坐了起来,眯着眼半响才觉察到不对。

    陆言深不在床上。

    她眉头一皱,下意识地下床走到外面去,那透明的窗纱外,月色打进来,沙发上的人她一眼就看到了。

    大概是注意到她的注视,陆言深抬头看向她,逆着光,一双黑眸里面却是十分的清晰:“怎么了?”

    林惜看了他一下,指了指饮水机:“我口渴。”

    她说着,过去装了一杯温水,仰头一点点地喝完,觉得不够,又装了一杯。

    如此喝了两杯,她才抬腿走向他。

    看到她走过来,陆言深动了动,手垂在身侧,靠在沙发上看着她坐到自己的身上,一边捏着她的手一边问她:“林惜,你还小吗?”

    大半夜起来,也不知道披件外套,明明是刚从被窝里面出来的,现在的手却是冰凉一片。

    林惜缩了缩手,但是却被他扣得更紧。

    这一点上是她理亏,这段时间神经都是紧绷的,身边就只有陆言深一个人,她醒来自然是下意识地找陆言深。

    刚才醒过来没看到他,她自然是下意识就冲出来找人,而且匆忙中,她何止是没有披外套,就连拖鞋都没有穿上就走出来了。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自己的脚。

    见他没有发现,她才抬手碰了碰他的脸,转移了话题:“陆总,你为什么不睡觉?”

    他看了她一眼,在她手心上摁了一下:“睡不着。”

    这自然不是根本原因,但是他不说,她也就不追问了。

    “哦。”

    林惜应了一声,伸手搂着他的脖子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房间里面安静得很。

    半响,陆言深才松开了她的手:“去睡觉。”

    林惜动了动,抬头看着他:“你呢?”

    “嗯。”

    见他不再继续坐下去了,林惜松了口气,松了手连忙从他的怀里面走了下去。

    一只脚刚落下去,手腕就被他扣住,人又重新被拉了回去。

    林惜心下一颤,果然一抬头就看到他有些冷的双眸:“拖鞋呢?”

    她被他看得头皮有些紧,想笑,但是看着他这么一张脸,根本就没有办法笑出来。

    她的身体本来就偏寒,之前下了海就烧起来了,也不是十几岁的人了,这个时候还不注意身体保暖,以后的事情就麻烦大了。

    所以陆言深在这个方面一直都很严,但是她经常一急,就忘记穿鞋带衣服,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之前他就因为这事情生气过,现在看来,也是生气了。

    林惜尝试地伸了一只手,见他始终低头看着自己没说话,又把另外一直手勾了上去,收紧:“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一时没注意。”

    她声音低低的,认错态度十分的好,但每一次都是这样,可是回头还是再犯。

    陆言深冷嗤了一声,刚想开口,薄唇就被怀里面的女人堵住了:“不早了,陆总,我困,你抱我回去睡吧?”

    她倒是知道现在不早了,捉着他心疼她,一开口就把他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

    他板着脸,倒是将人抱了起来。

    陆言深腿长,没几步就将人抱到床上,他松手直接就把人扔了下去,回头就着夜灯的光看着她:“最后一次,下次再看到你大冬天不穿鞋,你柜子里面的高跟鞋我回去就全扔了。”

    林惜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不敢说了,看着他拉着盖到下巴的被子点了点头:“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她到底还是个女人,陆言深在吃穿住行方面向来都是按着她喜欢的来。不要说她就万伦的年分红都足够她自己买买买了,陆言深早之前就给了她一张卡,是无限额的。

    她从少女的时候就喜欢收集高跟鞋,自己很少穿,但是就喜欢收集。

    A市那两百多平米的复式公寓里面,有一个房间是陆言深让人专门给她弄的,里面放满了琳琅满目的高跟鞋,有大牌的,有小众的,她每次和他去商场的时候,都会拎一双回来。

    林惜想到里面几千双的高跟鞋,要真的让陆言深扔了,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惩罚更加严重了。

    她自然不敢再说什么了,应完之后就闭上眼睛假装要睡觉了,免得继续说下去,陆总的火气更大。

    这一次倒是一觉到天亮,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亮了。

    陆言深已经起来了,在前面的小厅那儿讲电话,房间虽然大,但是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他说话的声音不算大,但林惜还是听到了。

    林惜大约听到是说下周见,她也猜出来这自然就是陆言深约的人。

    她穿了鞋,进去洗漱。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挂了电话了,站在沙发的边上看着她:“先吃点东西,午饭之后我们直接开车去L市。”

    因为没有直达的航班,所以只能自驾。

    林惜点了点头,摸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她把衣服换好,走到左侧的小餐桌,上面放了粥和一些小点心。

    林惜伸手摸了一下,粥还是热的,陆言深坐在一旁正看着电脑,估计已经吃过了。

    她看了眼,收回视线,低头吃早餐。

    中午两个人吃得也简单,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林惜就看到跟前的越野车。

    Y省山多,路自然是不好走的。

    林惜自觉地上了车,系好安全带,车子就缓缓启动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