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20 待会儿跟紧我

    林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陆言深刚好把电脑关了,她刚想走过去,床上的手机突然之间“叮”了一下。

    她眉头皱了皱,想了想,还是到床上把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

    看到又是“周先生”的短信,她脸色有些不好。

    腰上一紧,陆言深已经走到她的身后,将人拢到怀里面,下巴扣在她的肩膀上,“看什么?”

    林惜没说话,抿着唇把短信递给他看:“是周先生。”

    已经半个月没有出现的“周先生”,又来了。

    这一次的短信更加的简便,就只有一个单词:Wecome(欢迎)。

    落款还是大大咧咧的“周先生”,丝毫不掩饰。

    这个“Wecome”的意思太明显了,他们要去L市,显然他就在那儿等着他们。

    这两天过得有点安顺,林惜都快忘了他们现在的处境问题。

    陆言深没有说话,眸色却沉了下来。

    她的手机之前就没有了,这个号是前几天才办的,用的也不是林惜的身份证,是假的身份证。

    之前在A市原本是以为身边的人泄露的,但是这卡才办了没几天的时间,对方就知道了。

    这件事情,细思恐极。

    可想而知,“周先生”的人一直都是在她们的周围,只不过一直没出来。

    林惜抬头看着他,见他一直不说话,不禁叫了一声:“陆总?”

    听到她的声音,陆言深才转了一下眼眸,“不用怕。”

    她“嗯”了一声,抱着他蹭了蹭他的侧脸:“我不怕。”

    又是这样的对话,已经出现过很多次了。

    陆言深拉了一下她的手腕:“我去洗澡。”

    林惜松了手,想把手机拿回来,结果陆言深直接就将手机往垃圾桶上一扔:“不要了。”

    真是土豪!

    第二天的天气很不好,已经十点多了,可是外面还是一片灰蒙蒙的。

    接下来的路并不好走,陆言深显然不想这个时候出发。

    到了正午,阳光猛了一点,天色才稍微亮了一点。

    从酒店出来,林惜才发现比昨天冷多了。

    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看车窗外缓缓路过的景致。

    开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车子进入了一段很不好走的路。

    大概是来往的大货车不少,但是这边的路却很少去休整,所以路况都是很烂的。

    他们开的是越野车,底盘高,但林惜还是能够感觉到颠簸。

    这样的路根本就开不快,一个多小时也不过才走了三十公里左右的路。

    林惜看着车头前,看情况,接下来的路况都差不多。

    等他们过了这一段路,天色已经沉了下来了。

    她的手机被陆言深扔了,只好拿他的手机看时间。

    下午四点多,气温已经开始下降了。

    陆言深将车子的暖气开大,车子出了刚才那一段乡道,现在放眼过去,除了路就只有路。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了,陆言深开了导航,开向镇上。

    只是车子刚绕进乡道,巨大的声音“嘭”的一下传来,林惜只觉得颠了一下。

    车胎被扎了,不过幸好还能坚持一段路。

    一行人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陆言深下车看了一下被扎的车轮,气已经没了很多。

    这镇上看起来很落后,要真的找修车的地方不好找。

    车上带了备用轮胎,陆言深直接就让跟着的人把车轮换了。

    林惜总觉得今天不太对劲,不像前两天,再想到昨天晚上那周先生的短信,她整个人就不是很好。

    因为路上耽搁了许多时间,等他们洗完澡准备睡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晚上的气温都是零度左右,冷得很,酒店的暖气开了就好像没有开一样。

    林惜在床上等陆言深的时候,手脚都是冷的。

    好不容易人出来了,她连忙就贴了过去。

    男人刚从浴室里面出来,浑身都是热的,跟她发凉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

    陆言深摸了一下她的手,伸手就把人搂紧了:“抱紧点。”

    “抱很紧了。”

    她都快粘到他身上了,抱得还不够紧吗?

    他哼了一声,松了手,她在上方的手突然就松了开来,林惜连忙拉住他,从身后绕过去贴在他的后颈,仰头看着他:“陆总,你怎么跟个暖炉似的?”

    “林惜你怎么跟个冰块似的?”

    没讨到好处,她也不多说了,今天折腾了七八个小时,全程都是陆言深一个人在开车,他估计也累了。

    林惜低了低头,闭着眼睛睡了。

    这么冷的天,大半夜起来是很痛苦的。

    但是她却不得不起来,动作还得快。

    陆言深在门口抵着,回头一直看着她。

    窗外的月色并不亮,房间里面不能开灯,不然就什么都暴露了。

    林惜什么都看不清楚,唯独那一双黑眸。

    她把鞋子的拉链一拉,马上过去伸手放到他的手心。

    陆言深把她拉到怀里面,贴着门后靠墙,低头在她的耳侧开口:“待会儿跟紧我。”

    他话音刚落,门突然之间被人急促地敲了起来:“开门!开门!我回来了,赶紧开门!”

    听着就像是醉汉一样,如果是平时,林惜倒不会想那么多,不开门就好了,但是这种境况,大半夜的被人敲门,显然是不同寻常的。

    果然,听不到回答,那敲门的人突然就不再说完了。

    房间的隔音不算好,林惜的耳后是陆言深的心跳声,前方是细细碎碎的声音。

    她微微紧了紧自己的手,下一秒,门就被推开了。

    他们上了防盗,门卡住了,没有立刻被推开。

    陆言深搂着她贴在门后,房间里面很黑,林惜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窗突然就被打开了,两道人影突然窜了进来。

    下一秒,原本牵着她手的陆言深突然之间伸手将门一拉,松开了她,另外一只手从身上拿了把刀,对着门的男人直接就割喉。

    陆言深一只手将男人靠在门边上,拉开门,回头看了一眼林惜,林惜连忙跟上去。

    走廊的灯光被破坏了,她被陆言深牵着往前走,前面到底是什么在迎接他们,她根本就不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