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21 待着,别乱跑

    路颜色和你一路牵着她往前面走,两个人也没有坐电梯,跑了安全通道。

    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通知其他人的,两个刚走出酒店没多久,其他人也下来了。

    他们的人也不少,从酒店下来之后林惜心倒是踏实了许多。

    不过很快,她就踏实不到哪儿去了。

    “上车!”

    陆言深看了一眼其他人,显然是想赶夜路,对方大半夜派人过来偷袭,指不定还有什么埋伏。

    林惜刚扣好安全带,就听到陆言深的话:“林惜,下车!”

    她愣了一下,他已经推开车门先下了车。

    她连忙把安全带也解开,跟着她下了车。

    “陆总,轮胎都被扎了!”

    林惜刚走到陆言深的身边,其中一个男人就上前告诉他们。

    这显然是那些人的手笔,这大半夜的,车轮都被扎了,人也跑不到哪儿去。

    她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陆言深当机立断:“都到一个房间里面去!“

    对方来的人有多少不知道,车子坏了,他们也跑不远,所以不如集中起来。

    与此同时,楼上那些偷袭的人也发现不对了,破窗而入之后发现人都不见了。

    发现人走了之后,他们也从房间出来集中了起来。

    “赵哥,人都不在。”

    那个被称为赵哥的男人看着跟前的一堆人,眉头皱了一下:“他们车轮被我们扎了,人跑不到哪儿去!现在赶紧下去追人!”

    酒店的房客还是不少的,他们也不想招来警察,声音说得倒是不大。

    陆言深一行人已经从楼梯重新上了四楼,重新回到房间里面。

    这不是陆言深和林惜的房间,她们两个人的房间在三楼,那些人直接破窗而入。

    毫无意外,这个房间的窗户也是被撬开了,玻璃渣子在窗户边上碎了一地。

    陆言深牵着林惜先进去的,房间里面的东西被翻得东倒西斜。

    他松开了林惜,过去把窗帘拉上。

    林惜开了夜灯,夜灯的光并不是很亮,窗帘拉上之后,并不会看到房间里面开了灯。

    算上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他们一共十四个人,真要动手不算是坏事。

    陆言深将房间看了一遍,直接安排人。

    酒店门口一进来就是一个内嵌在墙壁里面的衣柜,他安排了两个人男人躲在里面。

    衣柜的对面是浴室和厕所,他让三个人守在里面。

    房间是家庭套间,里面有两个房间,外面还有个小客厅。

    小客厅不好藏人,眼就看到了。

    主卧里面倒是有门,还有衣柜,陆言深安排了五个人过去。

    其他的两个人就在客厅,他牵着林惜进了次卧,只是把门半关了,没有关紧,还漏出一大半的空间。

    他们两个人就在门后,客厅的夜灯被关了,陆言深黏了一下她的手心,低头在她的耳侧吩咐:“待会儿保护好自己。”

    他的声音有些清冷,在黑暗中,一切都是紧绷着的。

    林惜没有说话,只是紧了紧自己被牵着的手算是回应他了。

    酒店楼下。

    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从酒店里面走出来,看到还停在门口的越野车,为首的男人微微皱了皱眉。

    “赵哥,要不要派人去追?”

    赵哥看了来人一眼,点了点头:“派几个人去追,看看人在哪儿!”

    现在大半夜,附近的门面店都关了,他们并不好藏。

    男人听到赵哥的话,连忙从身后的人中点了几个人出去。

    “你,你,还有你们两个!先去看看他们在哪里,一切不要轻举妄动,手机联系!”

    “是。”

    四个男人应了一声,跑开了。

    突然之间,赵哥叫了一声:“等等!”

    “赵哥?”

    “让人回来!”

    他们就一上一下的时间,陆言深他们不可能跑这么快的。

    酒店的外面就是一条大马路,马路两边虽然有些商铺,但是关了门,也藏不住人。

    不管他们怎么跑,这一眼看不到头的大马路,他们一看过去就知道有没有人了。

    就那么几分钟的时间,没了车子,跑再快,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了。

    可是他站在路边上,真的就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大半夜的,就连一辆路过的车子都没有。

    很显然,他们也没有跑多远!

    赵哥能混到这地方,自然不仅仅是靠着发达的四肢这么简单了。

    他不是傻的,一想就知道人还在酒店里面了。

    陆言深他们人生地不熟的,在这个小破地方到处跑,到处都是危险,就陆言深的性格,不会干这事情的,跟别说了他手上还牵了个女人。

    赵哥想明白,带着人又往酒店里面进去:“一间间地搜!”

    房间里。

    林惜抿着唇,跟前是陆言深,他站得很直,两个人在门后面。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还有三个多小时才能够天亮。

    黑夜总是容易掩藏罪恶的,纪司嘉的人一直都是晚上动手,显然他们也还没有嚣张到大白天地丧心病狂。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她听不到外面的声响,这酒店的隔音不差不坏,但是两个人在房间里面,隔了两堵墙,自然是不可能知道外面的动静的。

    十五分钟过去,林惜松了一下腿。

    陆言深牵着她的手突然之间紧了一下,她意识到危险来了,连忙绷直了身体。

    很快,林惜也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密集的脚步声,尽管是故意放得很轻,但还是听得到。

    外面马上就传来打斗的声音了,陆言深松开了牵着她的手,将她往墙上一按:“待着,别乱跑!”

    他说着,伸手就捉住了先进来的男人的脖子,用力一扭,他手一松,男人就倒在了门边上了。

    林惜看着他走了出去,屋子里面黑漆漆一片,她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外面肉搏的声音,偶尔有男人的闷哼抽气声。

    微弱的灯光传来,不知道谁开了灯。

    门缝突然一按,有人进来,林惜摸出小刀,在对方刚从门口露出脸,她就对着他刺了过去。

    男人的反应也很快,刀尖划过男人的脸,他伸手要捉林惜。

    林惜往右一躲,没被捉住,又快速地抬腿对着男人踢过去。

    脚打在男人的小腿上,男人动作慢了一下,林惜将借着门一躲,逃开了他的拳头,手拿着刀在他的手腕上狠狠地划了一下。
Back to Top